到了第二天清晨的时候,穆川还没醒多久,忽然有一个人跑过来,说是奉了易大学士的命令,传唤他去轻甲署。

    穆川问他什么情况,可那人只是催促穆川赶紧过去,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穆川心里暗叫不好,果真,等他抵达了轻甲署,这里的气氛明显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几人,看向他的脸色都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昨天晚上在哪里?”

    易衡看他过来了,立刻发问。

    穆川没有急着回答,只是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署里的四个护院,都一脸虎视眈眈地看着他,方良则在一旁露出愤怒之色,其他的围观众人,则表情不一,有的幸灾乐祸,有的却表示出同情。

    “回易大学士,我昨天晚上在家睡觉,请问怎么了?”穆川眼珠子微动,答道。

    “睡觉!穆远游,你这觉可睡得可够安稳得啊,睡到把方大人的房间都给失窃了!”护院班头,那位二流高手贝纲,盯着穆川,发出讥讽声。

    “贝班头,你这是什么意思?方良的屋子失窃了?可就算失窃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穆川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,昨天晚上,明明就是你,试图潜入方大人的房间进行破坏,却被我们发现,只恨我们轻功不好,没能将你这贼子抓住!”贝纲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穆川仰头大笑一声,“我昨天晚上来过?还跟你们打了一架,贝班头,我还真不知道,你编故事的能力竟然这么强?你能告诉我,是谁教你这么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别想抵赖!昨天晚上为了拦截你,我还被你打了一拳,就算是化成灰,我也能认出你!”另外一个护院这时用一脸痛恨的表情看着穆川。

    “戴浩,你确信,昨晚你们遇到的,就是穆远游?”易衡问出一声。

    “回易大人,我确信,当时,穆远游虽然经过乔装打扮,又用了黑巾蒙面,但人的眼睛是不会变的,体型也不会变,我非常确信,当时打我一拳的人,就是穆远游!”戴浩捂着肋部,状似痛苦地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口我能看看么?”说着穆川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伪君子,别靠近我!”戴浩脸色一变,往后缩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你们这么颠倒黑白地诬陷我?还不允许我找机会自证?”穆川停下脚步,微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戴浩,把你的伤口给他看看。”易衡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戴浩这才不情不愿地把衣服掀开,露出肋部一个紫黑的拳印。

    穆川走过去检查了一下,作出判断:“这一拳的位置,正好卡在两条肋骨的中间,出拳的力道似重实轻,因此只伤了表面,内里并不严重。你说你们既然要诬陷我,也不舍得多下点本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含血喷人!”戴浩一脸惊怒地道,“明明这一拳就是你打的,现在竟还恶人先告状说我们诬陷你,再说了,就算我看错了,难道我们四个人都看错了吗!”

    “我也肯定是穆远游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那贼人就是穆远游!”

    其他两个护院,也纷纷出言作证。

    “易大人,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昨晚的行窃案找不到凶手了,原来凶手就是穆远游自己,他伪造了一幅自己屋子被行窃的画面,目的就是为了掩盖他今天的真正行动,让别人怀疑不到他身上。可惜啊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穆远游你这奸诈之人,幸亏戴浩昨天晚上比较警觉,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你的行踪,不然的话,你的真面目我们还发现不了呢!”贝纲用手指着穆川,怒斥出声。

    “穆师弟啊,你搞这么一出,难道是嫉妒师兄我的作品入了选?你这可不应该啊,大家都是公平较量,你技不如人,就以私怨泄愤,有没有一点君子之风?这可好,我辛辛苦苦制作的,打算给九王爷过目的无当飞军甲,竟这么被你给盗走了,你知道你这样子一弄,给我,也给我们甲间,带来多大损失么!”方良也在一边痛心疾首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无当飞军甲?方良,你的脸皮还真是到了一个新的厚度,你以为别人不知道,你入选的那白耳精兵甲是侵占了谁的血汗么!”穆川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穆师弟,虽然你一时犯了错,但念在你还有一些才能的份上,我们可以当你年少无知,宽恕你这一次,可若你再这么死不认账,胡乱咬人,可别到时候怪我们无情!”方良色变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昨天晚上在家的时候,可有证人能证明你的清白?”易衡看着穆川,淡淡地发问。

    “回易大人,没有,弟子一向都是自己独居,并没有人能够证明。”穆川回答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个回答,方良和四个护院像是胸口落了一块石头似的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穆川的神色依然很镇定:

    “不过,我还有几个问题,想问问几位护院。

    如果你们确信,昨晚的就是我,那么,

    一,你们是何时,遭遇我,并与我展开战斗?”

    二,你们判断,我当时崭露的修为如何?

    三,你们见我施展了什么武学?

    四,为什么你们四个人,一个二流,三个三流,连我的衣角都没碰到?”

    面对穆川越问越咄咄逼人的态势,四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最终由那贝班头冷哼了一声,回答道:

    “昨晚丑时一刻,你闯入方大人的房间行窃,幸好戴浩发现了你的行踪,我们另外三人急忙去拦阻你,但为时已晚,戴浩被你所伤,我们三个又追不上你,当然摸不到你的衣角。至于交战的细节,戴浩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是三流巅峰的修为,并且,身手非常高明,战了三招后,我就被他一拳打伤。”戴浩连忙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出我当时施展的是什么武功了么?”穆川追问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为了掩藏身份,根本没有施展你平时擅长的武功,只施展了几招古怪的招式,我哪里认得出来。”戴浩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听完这些,穆川崭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