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?那你说说,应该怎么办?”易衡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个态度,穆川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其实事情的真相如何,这位易大人恐怕是再清楚不过了,但很显然,若不是这个大学士的身份,他根本就不想掺和进穆川和方良两人的恩怨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恪尽职守,又敢胡编乱造,肆意诬蔑他人的护院,我认为,应该将他们尽皆逐出!”穆川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四名护院身躯一颤,先是用祈求的目光望向方良,但方良很快把头扭了过去,他们便只好再祈求地望向易衡,但易衡接下来的话很快让他们面露绝望。

    “可以,就这么办。贝纲,你们本身护院不力,又栽赃于穆远游,念在你们以前也有一些苦劳,我就不多作处罚。你们收拾一下,离开这里吧,欠多少薪,自己找账房要。”甩下这句话,易衡就自顾离去了。

    瞄了一眼那垂头丧气的贝纲四人,穆川走到方良面前,发出一声冷笑:“方师兄啊方师兄,你的爪牙都被剪除了,怎么也不替他们说两句?这样会让人齿冷的啊。”

    方良脸色阴翳地靠前几步,在穆川的耳边低声发出一句狠话:“穆远游,这次算你好运,碰巧让你逃过一劫,可是,你以为这就是结束么?咱们走着瞧,只要你还在这甲间一天,我迟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很好,那就走着瞧!”

    穆川不在意地大笑了一声,踏着轻快的步伐出了甲间。

    一直到回到家中,穆川的眉毛却开始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次的危机他是化解了,不过说多高兴却也不至于。

    若非昨天碰巧,与那乌月晴对练了一晚,他今天想脱身,恐怕要多费很多计较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为,在甲间这片场地上,他与方良不在一个量级。

    方良想陷害他,花招可以使出很多,盖因他在轻甲署是学士,地位仅此于易衡这位掌控者,能动用的资源很多。

    像他就不行了,只是个学徒,不仅人微言轻,也没什么根脚,如果要在他和方良之间选一个站队,那不用想都知道,肯定没人站在他这边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这么待在甲间,给方良足够的机会下阴手害他,就太被动了。

    指不定哪天就着了他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得尽快转战武堂,而且还要在武堂混到一定地位,到时候再想对付方良,一定会容易很多。”

    穆川心下计较着。

    一整个上午,他哪都没去,一门心思习练《弱水剑》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时分,按照原定的安排,《民武研发》会有一场课,穆川按时前往。

    榆林苑中,姚义昌看着众位赶来的武生,侃侃而谈:

    “今天我要讲的是,民武的强化。

    其实武学的强化,并不算罕见,比如说像《大力金刚指》,《连环鸳鸯腿》,《佛山无影脚》,《八卦无极剑》等等,原本便是从《金刚指》,《鸳鸯腿》,《无影脚》,《无极剑》演化而来。

    因为改良强化的武学,较原版威力更大,所以在之后的流传中,反倒是这些强化后的武学的名声,取替了初代的武学。

    而在民武中,武学的强化更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现象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民武相对简易,对其进行强化,改良,不论是难度,还是耗费的时间精力,都不为苛刻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时辰的教学之后,姚义昌又给众人布置了作业,

    “你们这次回去的任务,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,以《洗衣指》为模版,改良出强化的民武。

    虽然在平时,你们相互之间进行探讨是很好的学习方式,但这次,我希望你们都能够独立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《洗衣指》?”

    一听是这个武功,在座的众位男生都不由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没有能力完成?”姚义昌扫了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教授,这《洗衣指》的原理,虽然上次你给我们讲过,但是我们男生,平时又不洗衣,想对其进行改良,恐怕有些困难啊。”一个武生直白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洗衣,难道就不会学着去洗?

    以你们的天赋,难道连一个洗衣服都学不会?

    不要把惫懒当作借口。

    一个半月之内,务必都给我完成这个作业!

    下课!”

    姚义昌板着脸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男生虽然有些不情不愿,但也不敢再说什么,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穆川也皱着眉头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洗衣服?”

    虽然他是自己住,但他的衣服却并不自己洗。

    平时他都是把衣服委托给专门前来收衣的一个下舍女生洗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节省一些时间,而上门来洗衣的下舍女生也并无不乐意,因为穆川平时给的小费也蛮多的。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,说实话,摊上这么一个作业,穆川有点不太乐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正铆足了心思,打算早日冲进武堂,这么一个改良《洗衣指》的作业,对他来说,就算能完成,恐怕也要消耗很多精力啊。

    “这可……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一圈,穆川已经忍不住在琢磨一些别的主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晚间的时候。

    穆川又在自宅练剑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远游,在么?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穆川赶紧去开了门,正是李笑,朱豪,许明航三人,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穆川神色一喜。

    他上午还在愁怎么对付方良,如果能找到他的弱点,他当然不介意先狠狠地给他来上一刀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三人的神色似乎都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远游,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李笑到门外,左望望,又望望,见没人这才把大门关好。

    到了里间,四人围桌而坐,都把目光投向李笑,等待他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,我找了一些武院的老生,从他们口中,的确得到了一些方良的黑料,但说实话,这个黑料想利用起来,恐怕有些困难啊。”李笑带着点忧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穆川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方良,曾经在武院里,诱逼过女生卖淫。”李笑低声说着,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止一位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