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!”穆川神色一震,失声道,“你没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开玩笑。”李笑沉声道。

    穆川再看向朱豪和许明航,也都是一脸面沉如水的表情。

    穆川这才惊疑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五年前,武院曾曝出一个丑闻。

    有个叫霞丽的中舍女生,在武院中公然状告一位上舍生强奸自己,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,是那位上舍生被武院革了武籍,逐出了门,但是,那位女生也不好过,仅仅三个月后,她就因无力负担学费,被迫退出了武院,据说后来的结果,亦相当凄惨。”李笑缓缓说出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无力负担学费?是被那个上舍生报复的?”穆川问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李笑摇了摇头,“那位上舍生,曝出这个丑闻之后,在家族中就失了势,本身的处境相当不好过,当时并没有条件实施报复。

    真正报复的,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谁,那些老生也不清楚,但他们也告诉我,武院之中,存在一个贵族团体,参与着全是世家公子,并且,具都性喜渔猎美色。

    当时涉事的那位上舍生,就是这个团体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这个团体,有人私下里称其为,贵渔会。

    当时那件事情发生,贵渔会的人颇为震怒。

    霞丽的下场之所以凄惨,实则就是贵渔会的人在杀鸡儆猴。”

    “贵渔会?这么说,就是一帮世家公子,在武院内有预谋的渔猎女色?”穆川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也并不止武院,其实成丨都府内,一些姿色不错的平民女子,都处于他们的渔猎范围。”李笑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方良难道是这个贵渔会的成员?”穆川又道。

    “方良还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许明航在旁边接话道,“我来说吧,接到李笑的消息后,我们又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调查,总算搞到了一些贵渔会的部分情报。

    贵渔会的人,都是世家贵族的身份,方良不够格,他顶多只能算外围成员。

    因为上舍与中舍、下舍,平时往来不多,中舍、下舍的女生,有什么值得和方便下手的对象,上舍的人又哪里清楚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们就需要一些中舍和下舍的帮手,为他们提供情报,帮助他们作案,让那些贵族公子,在有需要的时候进行享受。

    贵渔会的人,究竟有谁,这是个谜团,老生们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贵渔会的打手,平时里也是在中舍和下舍活动,行为但有所异常,想要瞒过去,可就非常困难了。

    据老生们说,五年前的那桩事件,提供情报的,就是方良。

    但最终让他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因为当时,那位贵渔会的成员兴致起了,想玩强奸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找方良作为帮手,而是自己直接就找上门,但没有想到,他强奸完了,一番威逼利诱,霞丽表面上含愤忍辱,答应就这么忍下来,孰料第二天,她直接将此事给捅破了天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霞丽,大概贵渔会的存在,还不会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所以贵渔会的成员才这么震怒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霞丽,据那些老生说,霞里因此家破人亡,连她自己最后也被贩卖到妓院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穆川一拳捶在桌子中,满面怒容地站了起来:“这帮该死的贵族子弟,老子把他们全给杀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李笑一手捂住穆川的嘴巴,急声道,“你小点声行不行!可别让人听见了!”

    “远游,你冷静一下,这个贵渔会,难道我们就不怒?可是这里边,恐怕牵扯颇深。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先别急,咱们慢慢商量。”

    许明航和朱豪也连忙劝说,穆川这才重新坐好,只是脸上依然余怒未消。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显得很压抑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许明航继续用理智的口吻劝说穆川:“远游,你想过没有?

    既然这个贵渔会一直存在,那么肯定不断得有女生受害,但是为什么,都从来不见她们发声?

    还有,既然一些老生知晓此事,那么,并不排除,其实也有不少人知道他们的存在,包括武院的一些师长们也应该知道,可为什么也同样不见他们发声?”

    穆川紧紧抿着嘴唇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,其实已经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就像霞丽,虽然勇敢,但最后,也只是沦为了更不幸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包括她的家人,都受到她的连累,她自己也要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渡过余生。

    这个代价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是受到了贵渔会的迫害,受害的女生也只会选择含羞忍辱,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至于知情者,为什么不报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也同样承受不起,跟这股势力争斗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远游,时间太短,我们对于那贵渔会的情报,也就止于这个表面,至于更深层次的东西,可能通常也打探不出。而且,我劝你一句话,此事,还是到此为止吧。”许明航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许,你这话什么意思!”闻言,穆川瞪向了许明航,满脸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我觉得明航哥说得也不无道理。”朱豪伸手扯了扯穆川的袖子,劝解道,“如果那贵渔会真的势力庞大,那么,真要斗下去,恐怕我们也得吃不了兜着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远游,真想扳倒那方良,我觉得,还是从别处着手吧,可以另想它法啊。”李笑也劝说道,“至于贵渔会,它不是一个人,而是那些贵族子弟的利益集合体,咱们这些平头百姓,虽然也有一些手段,可真的斗不过他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!”穆川紧握着拳头,想要说什么,可最终,还是把要脱口而出的话咽回了肚中。

    他毕竟也体谅三人的难处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穆川长叹一声,无力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李笑、朱豪、许明航三人对视一眼,又看了看穆川,只好低着头离开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