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清。

    穆川一个人坐在屋顶上,抬头看着深邃而明亮的星空,不觉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自他出山之日起,已有一年半的时光了。

    经历过这许许多多,又形形色色的诸般事,他已成长了很多。

    武道漫漫,侠路虚妄。

    这是他悟出的道理。

    武道太漫长,需要用一生的时光去磨砺,而侠路却如天阶,天阶虽美,不在实地。

    为国,早已为国所弃。

    为民,不过为民出卖。

    仗义出手,更可能是自己身死。

    打抱不平,往往带来更重恶果。

    现在再读“侠”字,他更觉得是一种悲凉。

    所以他已不再追求侠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当他在三丰村,想要杀同村的少女灭口的时候,他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武林人存在的意义,又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踩着月色,穆川步出了武院。

    一路徐徐而行,却似慢实快,过了一会儿,就已经抵达了府城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入夜,但府城里依然很热闹。

    夜市中,不少小贩在摆着摊位,贩卖各种零碎的小物事;两旁的食肆中,不住流出扑鼻的香味;还有那表演杂耍的民间艺人,带来阵阵喧闹的欢笑声。

    穆川也没有什么目地,只是信步逛着,走到哪算哪。

    各种摊位,还有小吃,他也会驻足观看,商贩们见了都很热情地向他推销,然而穆川只是摇了摇头,很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像一条游荡的幽灵,格格不入地在夜市里独行。

    不知走到了哪里,忽然,一阵女子的哭声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热闹,喧嚣,繁华的环境中,突然听到这么一阵哭声,马上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很快走过去。

    原来,是有一个妇人在街角伏地痛哭。

    周围行经的路人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,盖因这女子的旁边,还用茅草盖着一具死状颇惨的小儿尸体。

    “老爷,求求你了,求求你借我点钱吧,我儿死了,可是奴家没有钱为他下葬,老爷只要你借我点钱,来世就算做牛做马,我也一定会回报你的恩情!”

    这妇人看到穆川走过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跪在他脚底下,一边磕头,一边哭泣着拽他的裤管。

    “你且起来说话。如果确有困难,我帮帮你也未尝不可。”穆川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妇人这才哭哭啼啼地坐起身子,然后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这妇人是城中一家贫户,孩子的父亲早亡,由她独自抚养,结果今天晚上,孩子被人纵马撞死,而妇人手里,连下葬的费用都置不出来,无奈之下,只好在这里求助。

    “撞人者是何人你可知晓?冤有头,债有主,于情于理,这下葬费,都应该向撞人者索要才是。”穆川又说着。

    妇人眼中露出仇恨之色,可是咬了咬牙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正当穆川心下奇怪的时候,旁边有一些人过来看热闹,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,说道:“公子,你是外地人么?其实这种事情时有发生,但那撞死人的,可是城里有名的恶霸,还是少提他的名字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平白无故把人撞死,连他的名字还都不能提了?”穆川皱了皱眉,不满地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问,旁边立刻显得有点群情汹涌,只是一时间,众人的言辞还颇有些顾忌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个混蛋,撞死的人还少么!可是有什么办法?我们根本斗不过他的啊!”

    这句痛恨的话语算是揭开了话匣,旁边的人再也忍不住了,纷纷用愤懑的语声,对那撞死人者,进行声讨。

    穆川这才恍然。

    也难怪这妇人根本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提,旁边的人也都讳莫如山了。

    这撞死人的,名声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此人是城中名门张家的公子,名叫张坦,其人惯喜饮酒,已经达到了无酒不欢的地步,而且每逢喝酒必要喝醉,不醉决不休。

    所以这张坦,也得了一个“酒公子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其实爱喝酒本不是什么大问题,自古至今,好酒之人何其多也,多他张坦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也不算少。

    可问题的关键,是这张坦,喝醉了之后,喜欢纵马在城中奔驰。

    醉酒之人,神智不清,视线亦模糊,若是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纵马,很容易就出现事故。

    事实也正是如此,这张坦,每年都要撞死不少人。

    但直到现在,他依然我行我素,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去告他?”穆川看着那妇人,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告他?这位公子,你没开玩笑吧?那知府跟他张家,可是穿一条裤子的啊,告要是有用,估计府衙早就被挤过去的人群踏破了!”

    听到“告”这个词,旁边的人都发出阵阵的冷笑声。

    那妇人垂着头,也低声啜泣道:“老爷,你有所不知,一番诤讼,要花去很多银子,而且官府只要拖下去,我们也完全耗不起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奴家心里也并不想报仇。

    只想着,将我儿好生安葬一番,投个好胎,来世,不要投身在平民家了。”

    恨只恨,没生在帝王家。

    妇人这番话,算是说到了很多人的心坎里,众人都有些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二十两银子,你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叹息一声,拿了二十两银子递给那妇人,自己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爷!谢谢老爷!”

    那妇人喜极而泣,面对穆川远去的背影,在地上砰砰地使劲磕着头。

    人群很快散去。

    对于穆川来说,这也只是一个随手而为的小插曲罢了。

    但他的心里,却委实不平静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了武林人,世界是会变得更好,还是更坏?

    穆川的心里在此刻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就若这成丨都府,因为朝廷的重兵把守,武林人在此绝迹,这也才滋生了,奸佞小人在此地横行的土壤。

    否则但凡有个大侠路过,听闻这张坦醉酒行凶的劣迹,少不得都要一剑砍下,将此獠的首级削去。

    没有了武林人主持正义,律法不过是维护有权有势者的工具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