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朝廷对付他们武林人的时候,往往喜欢把一句话挂在嘴边,叫作“侠以武犯禁”。

    这是法家之言,对于掌权者来说,目无法纪的武林人,无异是眼中钉,肉中刺。

    武林人手中的利刃,会使得他们无法为所欲为,当然不除不快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十年前那一场武林浩劫。

    可浩劫之后,所有的平民百姓,也都陷入了更深层次的压迫。

    像这次的贵渔会,一旦被他们盯上,平民女子根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除了忍受折辱,只有死,甚至死还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像霞丽那样,连累得家人也尽皆沦亡,这才是人间最可怖的惨剧。

    “我们武林人存在的意义,不就在于此么?”

    穆川心中闪过明悟。

    “武林人,乃是法外的监察者,天道的行刑使。

    当公理和正义都被律法的铁条垄断,一旦执法者污浊,世间也就并无公理和正义可言。

    与其将公平的希望寄托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们,还不如举起手中利刃,自行将奸佞处决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世间寄寓我们武林人的使命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,一则要强大,因为不强,就无法对付奸恶。

    二则,决不能丢了一腔的热血。

    普通人可以冷血,因为冰冷的世道让人的血无法不冷。

    可我们武林人若也冷血了,世间怕是再无余温可言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中,默默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一路边思边走,不知不觉间,穆川来到了一条灯红酒绿的街道旁。

    许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,向路人投来勾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第一步,我应该先找到当年的受害者,霞丽。

    看看能不能从她那里打听到更多的情报。

    但是,我不能自己出面。

    若我自己出面,被人所知,之后再有什么计划,很容易被人怀疑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穆川暗暗思忖。

    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,要出手对付那贵渔会。

    但他目前的处境,又不能横冲直撞,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穆川左右看了一会儿,找了一个无人的街角,简单地乔装了一下,去了秀枝坊。

    想打听一个妓女的消息,当然是要从青楼着手。

    而正好,他有一个还算信得过的朋友,就在青楼。

    依着老法子,穆川很快与应红萱接洽。

    听完了穆川的来意,应红萱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看他:“搞不懂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正道中人,要行侠仗义也不看看场合,现在咱们可都是在成丨都府潜伏,见不得光的,你要是真去对付那帮二世祖,惹出什么祸事可别怪奴家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未战而先怯,非武者所为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难度颇大,但我不应该连具体的计划都没思考就直接放弃。”

    说着穆川就站起了身,“既然应姑娘不愿帮我的话,那我自然不会牵连你,只是希望,姑娘不要将此事透与他人知,告辞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眼见穆川要走,应红萱却突然叫住他,很不悦地瞪了他一眼,“什么叫‘自然不会牵连我’,难道本姑娘看起来,像是很怕事的样子?”

    穆川停住脚步,解释道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此事,确实比较凶险,这又是我个人的决定,与姑娘无关,姑娘不帮我是在情理之中,在下并无怪罪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就是这个意思嘛,说得好像我很胆小,很怕被牵连的样子,这么传出去,我应红萱的名声,可不就被你毁了。”应红萱嘟着嘴唇,似幽似怨道。

    穆川嘴唇抽搐了一下,实在是很无语。

    说怕惹事的是你,说自己不怕事的也是你,你到底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“找人的事,我可以帮你,不过,如果真的探听到了什么贵渔会成员的消息,你想过用什么法子惩治他们么?如果没有什么好的法子,我就算帮你打听到了消息不也是徒劳?”应红萱掰着手指,似笑非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正待要开口,不过看到应红萱这样子,顿时心中一动道:“敢问应姑娘,有什么可以教我?”

    “对于惩治这些二世祖么,奴家确实是有一些经验的。”应红萱眯眼看着穆川,一副你很上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川的身子突然一颤,像被一阵冷风吹过似的,汗毛都竖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他强笑一声,说道,

    “这个,还是不用了吧,我的目的,是要将贵渔会连根拔起,是要从势力上,打击他们,而不是从……肉体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应红萱却很无辜地耸了耸肩,捂嘴一笑,“奴家只是想说一些经验之谈罢了。岂不闻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这些二世组,不是喜欢渔猎女子,那我们就可以从这点着手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应红萱细细说了一番话。

    穆川便认真听着,时而点头,也时而皱眉。

    应红萱说得一些法子,有些很不错,有些他又觉得太过,但人家是出于好意,因此他并没有多嘴。

    “公子想说什么么?”应红萱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穆川摇了摇头,“具体到如何行事,等找到霞丽的行踪再说吧,等到后日,我便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后日,你明日来就行,打探别人或许奴家还不敢打包票,可若是打探一个青楼女子的消息,一日时间已嫌多了。”应红萱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麻烦姑娘了。事成之后,我必有重谢。”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,说得好像奴家是为了你的重谢才帮你的,这话我可不爱听。”应红萱说得好好的又突然脸一板。

    穆川深深地一抚额,很抓狂很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魔门妖女,还真是难伺候。

    “好吧,是在下失言了。应姑娘高风亮节,在下佩服。”

    由于是求人帮忙的一方,穆川只好苦笑着赔罪。

    等到再回到武院的时候,天色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他是拖着沉重的步伐回来的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过,让他感觉自己的肩膀突然沉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独是因为贵渔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,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使命感。

    这种使命感,让他沉重,也让他对自己武林人的身份,感受到了更多的认同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