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封讣告信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穆平在前往成丨都府的路途中,由于山路艰险,不幸跌下悬崖,确认已经遇难,乡人们通知穆远游回去奔丧。

    拿着这封信,穆川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早就定下的计议,他一点都不意外,穆平死了,这样他身份破绽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线索就没了,算是免除了不少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不过,他要好好想想,自己该如何表演,才能伪装得像一个失去父亲的儿子。

    足足思索了半个时辰,把各种场合自己应该具备的表现都考虑好了,他这才把信放下,嚎啕大哭了起来:“父亲,父亲,孩儿不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之后,穆川风尘仆仆地回到了三丰村,与他一起的,还有兔生和三儿。

    小灰,二牛,狗子还在下武院挂名,脱不开身,而兔生和三儿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加上也没事,就跟着穆川一块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俩的心情比较忐忑,毕竟他俩已经被下武院除名了,理由还很不光彩。

    等见到乡亲们他俩才算暂时放下了心,消息目前还没有返回到乡里。

    穆川则是哭着跑回来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谁是谁,反正见人就撕心裂肺地痛哭,让乡亲们感慨他真是一个孝子。

    等整个丧事的前前后后都办完,时间已经是一个月后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要继续守孝的穆川,在乡人们“不要耽误武院修行”的劝阻下,“不得已”地踏上了回成丨都府的路。

    “等回到武院,我再请那位老教授指点一下,给你们俩准备的功法应该就能出炉了。”归途的马车上,他对兔生和三儿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这段时间你不是在忙着平叔的丧事,什么时候创出的功法。”两人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家父有灵,我在他跟前守孝,思路竟是特别的清晰,一些难以想通的地方,也总是很快就能得到灵感,因此这些时日,不知不觉间,功法已经完成了大半。”穆川编了个说辞。

    其实是这段时间他也没别的事可干,除了伪装,就是琢磨这功法的事,自然进度颇快。

    “平叔在天有灵。”两人一脸肃穆。

    马车又哒哒地行驶了一会儿后,两人忍不住问:“远游哥,你创出的是一门什么样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我先问问你们,这段时间在村子里面,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”穆川看向他俩,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,兔生先低下头,喃喃道:“是害怕,害怕自己被武院开除的事情传入爹娘耳中,一想到他们痛心和失望的样子,我就会感觉自己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恨,恨那胡小四,也恨那成丨都府的门阀权贵,不是他们仗势欺人,我们几兄弟又何至于落到如今这般田地!”三儿咬牙切齿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看到父母痛心失落,就用自己的努力来使他们开心,恨那成丨都门阀,就拼命练好功,将来报仇雪恨。”穆川鼓励道,“我创造的这门内功,我将之命名为《发奋图强功》,这门内功并没什么稀奇之处,甚至连原本构思的轻盈属性也被我去除了,它只有一个好处,就是你越发奋,它的修炼速度就越快。”

    “《发奋图强功》,越发奋,修炼速度越快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虽然这门功法并不是什么多么高强的内功,只是三流下乘,但对修炼速度的增益,却达到了二流水准。只要你们认真修习,快则三年,慢则五年,足可进阶内家。”穆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!竟然三、五年就能进阶内家?远游哥,这《发奋图强功》怎么效果这么强?它具体是如何修炼的?”两人一副不能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他俩怀疑,因为按照他俩在下院接受的说法,练武要靠个人的天分,如果天分不够,给你一门高级内功也参悟不透,还有机缘,没有机缘,可能卡在一个瓶颈,终生无法完成进阶……总之,普通人家的子弟,想从无到有,修炼成内家高手,是一件颇为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又哪里像他们的远游哥说得这般,似乎只要足够刻苦就可以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练法,回去再说。总之你们对我有点信心。”穆川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当然是有足够自信。功法初步完成了之后,他光是自己模拟修炼就足有几百遍,每一处不合适的地方都通过一次次地修改慢慢完善。

    而且,妹妹穆湄这段时间也没出任务,他就也让妹妹帮他一块琢磨和完善这套功法,另外还有娘亲这个高手也在旁帮忙指点了不少,等于说是合了三人之力。

    这般的情境下诞生的《发奋图强功》,又岂能不强?

    在兔生和三儿憧憬的心绪中,三人经过一番旅途劳顿,终于返回了成丨都府。

    跟两人道了声别,穆川自己先回去了,而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皮辰。

    回去奔丧之前,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七叶碧玉兰,连带着其它的一些盆植,他都先交给了皮辰,代为照顾。

    皮辰在山院,离辰院并不远,穆川很快赶到了他那里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回来了,这段时间……还好吧?”皮辰关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只是暂时有些想不开,其实,尘归尘,土归土,家父生平行善积德,投入轮回的下一世,自然有福报加身,我这个做儿子的倒没必要太过担心。”穆川轻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皮辰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段时间,我确实也有一件事放心不下……”穆川看了看皮辰。

    “碧玉兰么?这……”皮辰苦笑一声,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山院处于乙字域,武生的待遇比甲字域的辰院就差了一些,虽然每人也都分了一座楼,却只有一层,空间有限,皮辰便专门在楼旁弄了个花圃,用来养花。

    当两人来到花圃时,不少花朵正送发清香,在阳光下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彩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这些正开放的花朵美丽异常,穆川却没有心情多看,他走到自己托养的碧玉兰前,蹲下身子,细细地观察了起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