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到了第二天。

    本来昨日,穆川是准备再找妹妹一起研究下功法的完善,不过因为发生了那档子事,他也就没有再提,打算改日再说。

    因为落了一个月的课,再想跟上还是有些吃力的,穆川今天上课就不太顺,有不少地方没听懂,这些都需要他再想办法,比如,找相熟的同学补课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忙,补课的事穆川打算之后再考虑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刚修完屠立农讲师开授的《经脉探究》,穆川就匆匆地去了山院,找到皮辰。

    “远游,下课了?等你多时了,咱们这就走吧。”皮辰正在门外慢慢地踱着步,看到穆川,急忙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,走。”

    穆川点点头,和皮辰一起匆匆往幽林小筑行去,快到目的地的时候,他忽然说,“一会儿动静小点,咱们悄悄进去,争取别被姬老师看见,不然她问起来,你我怎么回答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省得。”皮辰放轻了脚步。

    两人像做贼似的,潜入了幽林小筑外面的那片紫竹林,慢慢向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没走一会儿,忽然,穆川停下了脚步,同时还伸手一只手,拉住了皮辰。

    皮辰诧异地扭头看向他,却见穆川把手竖在嘴角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皮辰眨眨眼,抻起脖子使劲看向四周,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现,他更加疑惑了,再仔细看向穆川的时候,这才发现,穆川的耳朵似乎微不可察地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曼青,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?能在这里邂逅你,是上天对我祁远,最大的眷顾。”

    “祁师兄,我都说过多少次了,咱们两个真的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穆川本意是为了小心起见,这才运转了《希音铁耳》功,却没想到,竟然偷听到祁远正在和柳曼青说话,而谈话的内容,则是让穆川一下子尬在原地。

    不过呢,虽然有心回避,毕竟偷听这种话,好像不太好,但穆川还是忍不住偷听了下去,人的好奇之心总是很难阻挡得住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他跟皮辰在这里习琴,有时候是祁远一个人教,有时候是柳曼青一个人教,不过最有意思的,还是他俩同时教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要是柳曼青在场,祁师兄总会不经意地偷瞄,眼神中的那股子炽热,傻子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柳曼青的反应就比较有意思了,是那种若即若离的样子,似乎不讨厌祁远那般看他,但也没表现得多亲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柳家是成丨都名门,你祖父曾官至礼部侍郎,你父亲也正在朝中任太仆少卿,论起身份,我远远配不上你,但是,我一定会努力的!你也知道老师的身份,只要我在她这里完成修业,出师之后,借着这层背景,我的武官之路肯定会一帆风顺,若能再混几个功劳,说不定我祁远也有封侯拜将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虽然偷听的时候看不到表情,但穆川也足以感受到祁远在说这些话时候的热切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姬幽若的身份?

    穆川早就知道不简单,可惜祁远没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祁师兄,我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曼青,我真的很喜欢你,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么?我祁远在此发誓,在我祁远有生之年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都绝不会辜负了你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祁远的语气已经明显有些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祁师兄,谢谢你的厚爱,不过曼青心不在此。还有些事,我就先回去了,老师这里,麻烦你再照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曼青,曼青!”

    祁远不甘的叫声在林间回荡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穆川却暗叫一声不好,赶紧拉起皮辰,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俩跑出竹林,一道纤秀的身影已经站在了他俩面前,蹙眉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“柳,柳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来者气质沉静,面容姣美,不过那一双眸子此时笼罩的寒意给人的感觉可不太妙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呃,那个,我们……”皮辰连眨了好几下眼,然后把头转向了穆川。

    穆川气得踹了皮辰一脚,这才赔笑着向柳曼青说:“我们本来是来这里找祁师兄和柳师姐的,不过,远远地听到祁师兄似乎心情不太好,所以,就……就打算改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穆川也暗暗惊讶柳曼青武功不错,刚才明显是他俩跑动的声音惊动了她,这才绕到他俩前头来,这份听力和轻功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柳曼青深深看了两人一眼,不过也没再追问下去,而是向幽林小筑的方向看了看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如果穆川和皮辰有事前来请益,她应该带着他们到小筑里面再谈的,不过考虑到祁远目前的状况,加上她自己也暂时不想再见祁远,所以考虑了一下后她说:“有什么事,去我那谈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柳曼青就迈动了步伐。

    穆川和皮辰对视一眼,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远游,咱们这是去上舍区么?我还真没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里都是独栋的庭院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刚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好好走路,别给曼青师姐丢人!”

    皮辰和穆川在后面交头接耳,不过皮辰最后问出的话给穆川吓一跳,赶紧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偷听这种事情毕竟比较尴尬,而且偷听的还是比较隐私的事,他不可想让祁远和柳曼青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别说,上舍区的布局就是不一般。

    不像中舍区和下舍区,武生的宿舍都是鳞次栉比的排列,上舍区明显就随意多了,

    这时他们正走过一片清绿的小湖水,湖上还有一群斑嘴鸭在游弋,平添不少生气,而就在风景美丽的湖边,分散立着三栋庭院,那应该都是上舍生的住所。

    没有在这里多作停留,再往前走,穿过几条林荫道,也经过了几栋坐落各处的上舍庭院之后,柳曼青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穆川和皮辰往柳曼青手指的方向一看,在一处高高的山坡之上,枫林掩映出白色的院墙和一扇朱门。

    “哇,柳师姐,你怎么住这么高的地方?”皮辰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高的地方,才少人打扰。”柳曼青淡淡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