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远游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皮辰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让他自己回去吧,我想,他也不想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。”穆川面色复杂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听说上舍生嚣张霸道,为非作歹,只是平时与他们接触的少,今天亲眼所见,竟比我所想的还要可恨十倍!”皮辰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!但是,小皮,记住,回去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在豪弟面前也不要显露出异常。”穆川冰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其实豪弟真的不容易,武院的开销大,不说别的,光是日常用来补养身体的膳食和药材就所费颇多,我家里也不算富裕,但好歹能为我承担一部分,豪弟就难了,家里不仅不能提供帮助,甚至可能还需要他去补贴。所以,我很能理解他的辛苦,只是这样的付出,真的很让人心酸。”皮辰低声一叹。

    穆川又陷入了沉默中,看似平静,可眼眸中的杀意却愈发冰寒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,茶好了,小姐请你们前去品茗。”这时候,婢女前来传话。

    两人便跟着婢女下去了,一路无言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的时候,虽然两人的心情都不好,但还是不禁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柳曼青似是刚刚沐浴完,换了一身白色便服,一头还挂着水珠的柔顺长发简单地扎着,细嫩的肌肤光彩焕发,正微微俯身在倒茶,专注的神情让她原本就文静秀美的容颜更显得迷人。

    两人都看得有些呆。

    柳曼青倒好茶了,见两人还站立在那里不动,不由白了两人一眼道:“还愣在那干什么,等茶凉了就不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今天真美。”皮辰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是么?那是师姐美还是小玉美?”柳曼青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,当然是师姐美,小玉那丫头哪比得上师姐。”皮辰尴尬了一下,挠头说着。

    自从皮辰入门之后,倒是与那丫环小玉特别地投脾气,两人经常在一起嬉笑打闹,所以众人都喜欢拿这个跟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相比较于皮辰在幽林小筑的受欢迎,穆川就差多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由于别有目的的原因,他与幽林小筑的其他人总有着一层无形的隔阂。

    像柳曼青和姬幽若,平时话虽不多,可有时候也会跟皮辰开开玩笑,但对于他,则从来没有展现出亲近之态。

    这也是,穆川一定要拉上皮辰的原因,由他开口,比穆川自己开口效果要好上数倍。

    “多谢柳师姐招待,这茶水很好喝。”穆川坐下来,泯一口茶,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“是好喝,味道很醇厚,师姐,再给我来一碗。”皮辰则一饮而尽,然后又把空的茶碗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曼青一边给皮辰倒着,一边不经意地道:“对了,刚才听见你们在骂什么上舍生可恨?”

    “师姐,我不是骂你,而是刚刚……”

    皮辰话还没说完,穆川一脚踩在他脚上,将他的话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让柳师姐见笑了,刚刚我俩看见湖边有上舍生在欺负人,一时气愤罢了,没有针对柳师姐的意思。”穆川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“湖边?”柳曼青蹙了蹙眉,道,“那里住着知府的小儿子,此人向来横行霸道,虽然很多人看不惯,可这里毕竟是成丨都地界,谁想对付他,都必须顾忌到他那个知府父亲。你们两个,最好还是不要招惹此人。”

    知府的小儿子?

    穆川早就听说,成丨都上院有四大恶霸公子,分别被人冠之以“酒”、“肉”、“权”、“财”之名。

    财公子,指的便是胡小二的主人胡彦诚。

    胡家,是剑南大财主,不仅坐拥广袤田地,还拥有诸多商号。

    当年浩劫发生之后,武林各门各派的产业名义上说是充公,可有大量产业却被胡家私吞,成为胡家私产,进一步助长了其势力。

    那财公子胡彦诚,在武院之中,有一个他们胡家惯用的拿手好戏,就是放高利贷。

    武院很多武生,家境并不富裕,想在武院顺利完成修业,往往会陷入财力匮乏的窘境。

    穆川他们这些新生还好些,修炼的都是初级武功,而讲师开授的普通课程也不需多少花费,老生就难了。

    中级的武功,日常的花费要多上一个阶梯,而那些教授更狠,不交束脩,想上他们的课程基本是没戏的。

    比如姬幽若的《琴幽》,穆川和皮辰每学一年都要欠下五百两白花花的银子,这对于武生们来说,可是一个天价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为了顺利完成学业,不少武生逼不得已,只得选择借贷一途。

    借钱,还钱,本是常有之事,没什么稀奇,关键是财公子胡彦诚的放贷,不仅利息高到让人吐血,还特别阴损。

    只要是女生,若还不起债,就必须以身体为之肉偿,甚至他玩腻了,还会卖入妓院,不少女生都在他的折磨之下被逼自杀了。

    男性若是还不起债,家中女性,也几乎会沦落到与前者一般无二的结局。

    至于权公子,便是知府的小儿子,也就是刚才侮辱朱豪的男子,名为马斌。

    成丨都为剑南首府,所以成丨都府的知府,远不是普通知府可以比拟的,在成丨都地界,可以说是土皇帝。

    而且,成丨都知府马峰,其岳父,正是朝中某位当职的高官,所以他这个成丨都知府的位置,也坐得非常稳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是身份不输马斌的其他公子,也成丨都府中,也会礼让马斌三分。这也导致了马斌的性格嚣张跋扈,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普通百姓,不管什么身份,只要是马斌心情不好,都会随意地进行侮辱打骂。

    甚至,有中舍生和下舍生在武院之中忤逆了他,竟然被其直接打死。

    武院虽然允许武生之间动武,但那是有严格规定的,像马斌这般,随意致其他武生于死地是严重违规的行为,不仅会被逐出武院,还会被押入府衙大牢,按情节轻重进行处置。

    然而,成丨都知府本就是他马斌的父亲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甚至都不用马峰做什么,武院就把他儿子杀人的事压下来了。

    恶霸公子之恶,之霸,于其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所以武院之中,虽然怨声载道,恨胡彦诚和马斌者甚众,却都只能忍气吞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