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喝了一会儿茶后,穆川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皮辰。

    皮辰放下茶碗,看向柳曼青,说道:“对了,师姐,我们此来,还有一件事想请教你,请问这七叶碧玉兰,究竟要怎么培养成八叶?为什么我们两个的,过了两个月多了,还是没一点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嗯?我不是说过,老师布置的此次考核,由你们自行解决,不要来问我么?”柳曼青说着,又扫了穆川一眼。

    穆川低下头,只是又在桌下轻轻蹬了皮辰一脚。

    “师姐啊,师弟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啊,一想到若不能通过此次的考核,就会被老师逐出门墙,我的心就会痛,因为我以后,就再也不能见到师姐了……呜呜……师姐,师姐!”皮辰抹着眼睛,低声抽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个演技,让穆川严重怀疑,是不是就不应该让他说,你要哭可以,好歹也哭出点眼泪来啊。一个劲干嚎算什么!

    柳曼青则是看得忍俊不禁,噗嗤一笑道:“哦,你就这么舍不得师姐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啊,师姐这么美丽,这么聪慧,这么迷人,这么贤惠,连祁师兄那等人才都对师姐着迷不已,师弟我又岂能例外,自从我第一次见到师姐,我就在想,我愿是师姐身边的一棵草,虽然渺小,但总会在不经意间,瞻仰到师姐的容颜,我愿是……是……唉忘词了!”皮辰一拍脑袋,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穆川很崩溃地把头埋入膝盖,一副不认识此人的模样,柳曼青则是笑岔了气,一边边笑边摇头,还伸出青葱玉指狠狠地点了一下皮辰的额头:“你啊,说!从哪学的,还敢调戏起师姐来了,胆子不小!

    “我哪敢。是宿舍的兄弟教我的,远游说,让我多准备些哄女孩子的好话……”皮辰苦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皮辰!”

    穆川气得抬手就想给这家伙两巴掌,这就把我给卖了?什么叫我让你准备的!再说了,就算让你准备,你准备的就是这话,像样吗!

    皮辰缩缩头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皮啊,你宿舍兄弟教你的这些话,你还是留着回去给小玉说吧,师姐我可承受不起。不过,看你还算诚心的份上,我可以指点你们一下,不过,不要告诉老师。”柳曼青笑完,又训了皮辰一句,但沉吟一下后,还是松口了。

    “师姐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感谢师姐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和皮辰立刻喜上眉梢,忙不迭地道谢。

    “七叶碧玉兰当然是可以培育成八叶碧玉兰的,不过,需要天分。不是师姐泼冷水,若你们天分不够,就算再跟着老师修行下去,也学不会老师琴技的精髓,还不如提早放弃。”柳曼青缓缓说。

    “那师姐的意思是?”皮辰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能通过老师的入门考验,也算是有一定资质,我可以提前教你们一点入门的东西,如果你们学会了这一点入门的东西,还是不能将七叶碧玉兰培育成八叶,那就确实是天分不够,师姐我也爱莫能助了。”柳曼青说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入门的东西?”穆川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简单的行气法,你们在弹奏《春风化雨曲》的时候,将自己的内息按这套行气法运行,就会增强《春风化雨曲》的功效,你们听好了……”柳曼青细细地给两人讲述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两人都掌握了这套行气法,兴奋之下,不禁又向柳曼青再三道谢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天色已晚,你们回去赶紧试试吧,希望到时候你们两个都能通过这个考验,师姐我就不送了。”柳曼青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,师姐再见!”

    两人便迈着轻快的步伐,离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两个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们离去之时,柳曼青凝视着他们两个背影的眼眸,竟倏然显露出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已经走了很久,她才从嘴唇里发出喃喃的冷声: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。穆师弟,希望你不要自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暮色已经深重了。

    穆川和皮辰找了家好酒楼,一番大吃大喝好生庆祝了一番,才分别回去。

    又运转了几遍柳曼青教的这个行气法,完全熟悉之后,穆川坐在琴桌前,一边运行一边抚琴。

    一连演奏了几遍,他停下来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他发现,按照这个行气法运行,指尖在拨弄琴弦的时候,会不由地产生出微微的内力,使得演奏的效果增强了。

    传入人耳中,就是显得曲子比往常更加动听,传达给植物,那么增加植物生长的效果应该也会同样的增加。

    柳曼青传的这套行气法,是真的无疑。

    就是有些太简陋了,增加的效果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也满足了,本来就有着空手而返的准备,没想到在皮辰拙劣的表演下,还真的有了收获。

    离开琴桌,穆川抬头看了看天色,月亮正在高悬,他思忖了一会儿,开始联系妹妹。

    很快,他眼中的景象,蓦然一变。

    轻盈的火光在眼前跳跃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,带给人暖和的温度。

    这是篝火。

    也是在荒野。

    一双素手持着被树枝串起的一只去鳞的蛇,正在篝火上烤着,蛇肉已泛红了,泛出香气。

    “湄儿,怎么今天露宿荒野?”穆川问。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,今天被几个捕快追杀,虽然他们最终都被我设计反杀掉,但这么一番跑路,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只好先在野外过活。”穆湄苦恼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没受伤吧?”穆川关切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你别忘我也修炼了《神象圣皮术》,这可是一流功法,哪有那么容易受伤?”穆湄赶紧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穆川放下心。

    “对了,哥,我感觉到你的心情有些复杂,今天发生什么事了?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,今天算是一好事一坏事。好的是,从柳曼青那里得了一套简单的行气法,能对《春风化雨曲》有所助益。坏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把看见朱豪被欺辱的那一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心里不痛快?”

    “是,总感觉心中有一股不平之气在涌动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