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不痛快,索性就除掉那所谓的四大恶霸公子得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这样想,但是此时的我,只能忍耐。除掉他们容易,但是,以他们的身份地位,必定会吸引朝廷的高手来追查此事,若我一旦暴露,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哥,这个好说,现在不方便除掉他们,也可以等待机会么。比如,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说过,上院会定期举行军事实战训练,让上院生组成军队,去参加一些小型的战事,危险性既不高,还能起到磨炼武生的作用。”穆湄冷冷地一笑,“那时候,可是在野外啊,而且是战场,出点人命不是很正常,只要找准机会,便可以不留痕迹地除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军事实战训练?那倒确实是一个好机会,不过,得遇到有合适的战事发生才行,上一次发生好像是在两年前,我不一定能等到,另外也不排除,他们有缩在武院,不上战场的可能。”穆川思忖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简单,他们要龟缩在武院里不出来,我就帮你除掉他们,而且,因为你那时候已经远赴战场了,朝廷一方就算再怎么怀疑也怀疑不到你头上啊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之后再说吧,希望能等到这个军事实战的机会。另外,我想让你再跟我参详参详,《发奋图强功》还有什么需要完善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想到一点,当内息从志室穴行经育门穴的时候,我觉得运行速度可以再调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你放慢,我放快,咱们两个试着运行几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继续商讨着。

    有《镜花水月功》之助,两人完善功法的速度进行得飞快。

    不过,当《发奋图强功》完善到,两人暂时都提不出可以改进的地点时,穆湄有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湄儿,怎么了?有话就说嘛。”穆川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哥,是这样,我觉得你能创出这《发奋图强功》确实了不起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这功法,就这么传给小灰他们五人,合适么?”穆湄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,他们都是我们的乡人,甚至以前我们水月山庄还在的时候,还为我家的佃户。可是,现在毕竟已经时过境迁了。

    我们不再是武林世家,而他们,现在也不是武林世家的佃户,而只是大炎千千万万普通农家的一员。

    我们念着旧情,照顾他们一下可以,但是,你就这么把强大的《发奋图强功》传给他们,想过后果没有?

    有可能,他们日后会称为捕快,与我们为敌,也有很大可能,这一门功法会被泄漏给朝廷知道,成为对付我们武林的工具。

    这些,哥哥你都想过么?”穆湄娓娓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儿,穆川才在心底苦笑了一声:“还是湄儿你想得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,我只是以局外人的眼光去看而已,哥哥你是扮演穆远游这个角色扮演得太入戏了,所以有些时候,会忽略一些东西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有时候,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成了穆远游,甚至在梦中,会梦到自己变成了穆川。这《发奋图强功》的事,我确实疏忽了,一开始只想创一个功法出来,没想到这一创,弄出的这功法好像还挺了不得。这次我险些酿成大错,还好湄儿你及时点醒了我!”穆川感慨完,又笑了起来,“这回我该怎么谢你?”

    “要谢我?好呀,我听说成丨都府里有不少唱戏的会变脸,人家想看。”穆湄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“变脸?行,等我有空的时候会留意。另外还有个事,”

    穆川答应下来,又说道:“你得帮我再想想,我既然答应三儿和兔生,给他们弄个功法出来,那么,也不能食言。你说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兄长这门《发奋图强功》,其最强大之处,无非是修炼速度快,我觉得,只要把我们反复实验出的,增加修炼速度的珍贵运行之法都删去,转换成轻盈属性,如此一来,这门功法顶多也就是一门还不错的一流下乘内功,不至于引人觊觎。”穆湄想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“好,就按你说的做。虽然有些对不住兔生和三儿,但这也是无奈之举。这几天你就辛苦一下,帮我把这功法再大改一番。”穆川同意道。

    “嗯!蛇肉终于烤熟了,等我吃完再说,哥哥你也一块吃吧。”

    穆湄拿起烤好的蛇肉,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了起来,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冷夜的荒野,这样一顿火热的烤蛇肉,的确已是很不错的享受了。

    武林的子女,本不该有太多的奢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太阳照耀出第二天的时候,穆川也苏醒了。

    功法的事还需要几天来完成,他准备这两天,先完成补课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很珍惜这次前来武院学习的机会,因为以后很可能就再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漏掉的课,他得花费一些精力补上,不然有了断层,之后的课也不好跟上。

    再过不久就要迎来半年考,他得争取个好成绩。

    一番洗漱,出门的时候,他正好遇到朱豪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早啊!”朱豪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看到朱豪的脸,穆川瞳孔微微一缩,假装不经意地说:“脸怎么有点肿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,昨天不小心摔了一跤,我已经抹好药了,过两天就没事了。”朱豪哈哈笑着。

    不过,正细心注意他的穆川,又怎会察觉不出这笑声中的勉强与掩饰呢。

    他轻叹了口气,拍了拍朱豪的肩膀:“以后自己小心些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我肯定小心,远游哥你就放心吧。”朱豪飞快地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事,我落了一个月的课,《炼力法八大要》咱俩是一块上的,你得给我补补课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等今天晚上,我去找你,其实也没多少内容,以远游哥的才智,很快就能补上的,不过其它课我就帮不了你了。”朱豪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也好说,李笑、明航他俩也有几门课是跟我一块上的,这就解决了几门了,其它课我再找别人。”穆川轻松地道。

    “明航哥没问题,不过远游哥,你确定要找笑哥去补课?我怀疑他上课的时候只会盯着人家姑娘看……”朱豪脸色怪异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穆川摇头失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