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天下来,穆川又陆续找了一些人。

    主要集中在辰院武生。

    因为他平时基本在忙自己的事,交际很少,也就对本院的还熟悉一些,现在找人补课自然是优先本院的。

    考虑了一下,他来到了九号院。

    因为八、九号院挨着,十号院也不远,所以他对院里的女生虽然交流不多,但倒是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你怎么来了,我记得好像几个月了,你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呢?”

    院子里,一个梳着双辫,蓝衫黄袄的少女正抱着一个婴儿在逗弄,看见穆川进来,眼睛瞪大,露出讶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,毕竟这里是你们女生的地方,我来的话多有不便。”穆川打了个哈哈。

    这个少女,叫罗予珂,在院子里很受欢迎,不仅是因为人长得可爱,而且她也愿意称呼别人,一口一个“哥哥”、“姐姐”,所以大家平素对她也颇为照顾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不用这么生份么,有什么便不便的,大家都是邻居,有空可以过来玩么。宝儿,来,和叔叔玩玩。”

    罗予珂笑着,举过那婴儿的小胳膊,来到穆川面前,朝他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婴儿圆嘟嘟的脸上,一双眼睛动也不动,好奇地打量着穆川。

    穆川微微一笑,伸手逗弄起婴儿来,还在他粉嫩的脸蛋上轻轻捏了几下,却不知为何,那婴儿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弄得穆川一下子手足无措,还好罗予珂一边“宝儿不哭”,“宝儿不哭”地说着,一边张牙舞爪地逗弄了一会儿,才让宝儿又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这,难道是我刚才捏他的原因?不应该啊,我刚才控制的力道,当不至于让小家伙感觉到疼才对。”穆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罗予珂却“噗嗤”一笑:“远游哥哥,一看你就没抱过婴儿,还不到一岁的小婴儿,要哭哪里需要原因,想哭就会哭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确实没什么经验,狄师姐哪去了?”穆川这才释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上课呢,还没回来,远游哥哥找她有事?”罗予珂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准确地说,是找你们有事。”

    穆川把自己需要补课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还当是什么事呢,不就补点课么,这个简单。《粗略暗器打造》我帮你补就行,其它课程,等玉荷姐姐她们回来,我跟她们说一声就行。”罗予珂轻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你们了。”穆川感谢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珂,小珂!”

    忽然,就在这时候,院子外面,传来热切的呼唤声音。

    听见这个声音,罗予珂面色微微一变,小声道:“远游哥哥,我可能需要躲一下,你先回去吧,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却没有动,只是皱着眉头询问道:“怎么回事,是谁来找你?”

    “是巳院的盛猛,他这段时间,老缠着我,可是我不喜欢他,只好想办法躲开。”罗予珂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在自己家为什么要躲?小珂你别动,看我打发他。”穆川哂笑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那家伙的武力可是在巳院排名第三的,你还是先走吧。”罗予珂却并不领情,反而焦急地去扯穆川的袖子。

    然而,穆川只是笑了笑,依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吱”的一声,院门被推开,走进来一个身材强壮,古铜皮肤,胡子已经初具规模的少年,应该就是罗予珂口中的盛猛,他一看见院中的景象,脸色便倏得大变。

    原来,从他的视角中看,罗予珂扯穆川袖子的举动,好似罗予珂在抱着穆川的手臂亲昵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珂,我说你为什么近来躲着我,原来是因为这家伙,呵呵,”盛猛上下打量了穆川一眼,猛地发出嗤笑声,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你们辰院有名的废物秃驴,小珂,你就这点眼光?”

    “盛猛,你把话放尊重点!”罗予珂立刻脸现不愉之色。

    倒是穆川,还是脸色平静,看不出一点愤怒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难道我说得不对么?开学的时候,武院搞的综合测评,这家伙可是同他们院的那几个废物兄弟一样,名列垫底。据说入院的时候,也是靠一门佛门静坐功才进来的,这种空有修为,不会实战的废物秃驴,我盛猛可以一个打十个!”

    盛猛讥笑连连,一副完全不把穆川放在眼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川手臂一动,把罗予珂拽着他的手轻轻弹开,然后一步一步,走到盛猛面前立定,同时淡淡地道:“我辈出家人,不与人争,不代表可任由人欺,而且,我穆远游现在已经还俗,倒也不用遵守以前的清规戒律。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,你,给我滚出辰院,以后再敢来烦小珂,我见一次打一次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凭你?还见我一次打一次,不给你点教训,你是认不清自己算哪根葱,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说着,那盛猛双腿踹出,化为两道鞭影,踢向了穆川的膝盖。

    穆川眉毛一挑,他立刻认出,这是初级课程《入门腿法》中教授的,《三十一式鞭腿》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不会任何腿法,穆川就选修了这门课,而同样也报了这门课程的盛猛,显然是明知此点,故意要用此功来羞辱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式‘左右分鬃’连三分功力都没到,别出来丢人现眼了!”

    穆川冷笑一声,使出《三十一式鞭腿》中的另一式,“母马踏”迎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双腿交击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,却是盛猛承受不住交击的力量,蹬蹬地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反观穆川,已经自如地收回了双腿,仿佛根本就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你好厉害!”

    伴随着小珂的一声欢呼,盛猛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本想靠着两人都会的腿法来羞辱穆川,却没想到,反倒是他在第一回合的交锋中败了,还是当着小珂的面,一下子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“死秃驴!休要得意,区区腿法,我根本没有认真修炼,才让你小胜一招,现在让你见识见识盛爷真正的本事!”盛猛恼羞成怒,暴吼一声扑了过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