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得意?我什么时候得意了?踹飞一只阿猫阿猫也需要得意?那我的得意也太廉价了!”穆川装作诧异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盛猛的这套《大将拳》刚猛精妙,你要小心!”罗予珂的帮腔更是如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此刻的盛猛,已经快被气炸了肺!

    “勇士当关!”

    “赫赫战威!”

    “铁马冲锋!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《大将拳》的杀招,祭出莫大声势,轰向穆川!

    看出这盛猛的招式不简单,穆川也不敢大意,使出一路《大悲掌》,迎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真气之力,汹涌澎湃,两人拳掌相接,没过一会儿,便激战了三十余合。

    穆川发现,这盛猛的《大将拳》着实不简单,看样子,似乎是一门二流上乘的拳法,而且盛猛已经修炼到大成。

    估计也是倚赖此拳,盛猛才能坐稳巳院第三的位置。

    幸好这盛猛的内功不算高明,穆川才能单凭《大悲掌》支撑下去,不过,也渐渐走向劣势。

    “秃驴,《大将拳》乃是我盛家绝学,甩你这破烂的《大悲掌》十条街,你现在要是求饶,我就看在小珂的面子中,饶你一次!不然,盛爷今天弄死你!”

    盛猛讥诮地说着,眼神闪过恶毒之色,他打定注意,先骗得穆川求饶,然后一脚踩在他脸上,狠狠地折辱于他!

    穆川也打出了火气。

    其实,若是《大悲掌》修炼到大成,倒也不输《大将拳》,然而,因为穆川始终不能领悟慈悲之心,所以,他《大悲掌》的威力一直打着折扣。

    这时候,面对盛猛的拳威,若穆川尝试体会慈悲之心,可能会使掌法更进一步,但他就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面对渣滓,又何必慈悲!

    他今天非得好好教训这盛猛一顿不可!

    “唵!”

    穆川陡然张口一声暴喝!

    佛音灌耳,方才还杀气腾腾的盛猛如被重锤击中,眼冒金星,脚步踉跄,被穆川抓住机会,一掌拍在他胸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巨大的力道,将盛猛击得倒飞而出,落石一般砸在地上,溅出一地尘土!

    《降魔真言》!

    这门音功,乃是当初慈安法师传授于穆川,一直鲜少使用,却没想到,这次陡然使出,威力却是奇大,大到穆川自己也很意外。

    那盛猛竟然连一声真言都扛不住,直接被震慑,被穆川一击而破。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,穆川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当初慈安法师就曾告知于他,这《降魔真言》威力虽不算强,却对内心充盈魔念之人有奇效。

    这盛猛,本就被他和小珂激怒得神智失常,内心充满暴戾和恶念,所以才完全地被《降魔真言》所克制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什么妖法!”

    盛猛这才从地上爬起来,捂着胸口,既惊又惧地望着穆川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记得在穆川那一声吼之下,他仿佛灵魂都被镇压似的,一下子失去了反抗的意识和念头,等清醒时,已经被击败。

    “我佛家武功,博大精深,厉害之处,又岂是你这腌臜之人可以想象的!今日,我就以佛家武功,教教你日后好好做人!”

    穆川冷笑一声,踏前几步,一式《大悲掌》继续轰了下去。

    盛猛刚要出招抵挡,穆川又一声暴喝。

    “吽!”

    这次,虽有了防备,盛猛还是被这真言之力震得头晕眼花,数招之后,又被穆川觑中破绽,一掌击倒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再爬起来,就被穆川趁势骑在他身上,瞄准他嘴巴子就是一阵暴抽!

    “噼噼啪啪!”

    “噼噼啪啪!”

    盛猛被抽得脸肿如猪,嘴角溢血,穆川却还不觉得过瘾,猛地将盛猛举起来,就当做人棍一样,往地上就是一通猛抽。

    盛猛几乎被抽得昏过去,哪还有半点反抗之力,穆川却没有一点放过他的意思,将其高举,如陀螺一般旋转,然后运足力道,向着远处的院墙飞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的数声响,院墙登时塌了一段,而那盛猛,早已经遍体鳞伤地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你不会把那家伙揍死了吧?”

    罗予珂捂着惊讶的嘴巴,一路小跑着走了过来,满是担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只是让他受个难以忘记的教训,还不至于闹出人命。”穆川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何方贼子坏我院墙!给我受……呃,远游?”

    从倒塌的院墙对面,蹿出一个气冲冲的人影来,正待开口喝骂,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,不好意思啊,一时兴起,一时兴起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尴尬地摸着鬓角,汕汕地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随意地一抛,砸的正好是隔开八号院、九号院的墙,等于说他把自家墙给砸了……

    “咦,小珂你也在?你是在跟我家远游练武么?”待看到旁边还站着罗予珂,李笑很快转移了视线,兴致勃勃地问着,院墙倒塌的事已经被他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……远游哥哥是在帮我。”面对李笑灼灼的视线,罗予珂躲入穆川身后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帮你?拆除墙壁?难道……你们两个……”李笑眼睛一亮,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没想到的是,还没走几步,李笑一个脚步不稳,“扑通”跌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妈的,什么东西在绊我!”

    骂了声晦气,李笑忙爬起来,待回头往地上一看,却又吓得“蹬蹬”往后直退两步,惊叫道,“死人了,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罗予珂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,一手抓住穆川的胳膊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穆川也是噙着笑意,无奈地直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李笑,还真是让人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喂,到底怎么回事?这地上不成人形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我还以为是死人呢,你们没事吓我干嘛!”李笑摸着后脑勺,气恼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笑哥哥,没吓你,是……是这样……”罗予珂一边强忍笑意,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喔!原来这家伙是盛猛,胆敢纠缠小珂,我早就想揍他一顿了,没想到这混蛋也有今天,我呸!”李笑走到盛猛的“尸体”旁边,朝他狠狠地唾了个唾沫,旋即又看向穆川,眼睛直发亮,“远游,你啥时候变这么厉害了,竟然连巳院第三的盛猛都被你揍成这副鬼样子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