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不不,厉害的不是我,而是我佛门武功,若是这厮能心境平和一些,估计我就胜不了他了。”穆川连忙谦虚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教训了盛猛一顿,但尽量还是不引人注意的好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跟你说。先把这家伙处理了吧。虽然我也不想管他,但是一直扔这里,万一伤重不治,真死了咱们可兜不住啊?”

    李笑,又看了看盛猛的“尸体”,有些担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把人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带着责备的女声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几人转头望去,一个温婉动人的美丽女子快步走了过来,不过,她脸上的神情此时却沉着。

    “一月姐!”

    看见这女子,罗予珂欣喜地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在入学之际,就明确表示来武院是为了提高自己医术的夏一月。

    “小珂,这盛猛虽然讨厌了些,但到底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,你让远游和李笑联手将他打成这样,也不怕闹出人命?”

    挽住罗予珂的手臂,夏一月责备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这不怪小珂,她是想躲开来着,但是我和李笑觉得,老是躲也不是办法,就索性将这盛猛给揍了一顿,省得他再来烦人。”

    穆川忙帮忙解释。

    至于,刚刚回来的夏一月把揍了盛猛的事情当成是他和李笑联手做的,他也懒得否认。

    毕竟正常人看见在场的情况都会这么想,穆川平素在武院可是很低调的,包括他的几个舍友,都不清楚他的真实修为。

    李笑奇怪地看了穆川一眼,有心说出真相,但在穆川刻意递过来的一个眼神下还是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揍?你们这是揍么?都快杀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一月不满地说了一句,对罗予珂道,“小珂,你去我楼上,把我的医疗工具拿下来,我先给他治疗一下,然后再送交院医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罗予珂不情愿地点了点头,上楼拿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夏一月则蹲在盛猛的“尸体”旁边,纤手搭上去,看样子是在输入内力。

    夏一月,可能也是修炼的某种,具备治疗属性的内功。

    “这混蛋倒是好运气,我都没被夏师妹治过,话说夏师妹你这是在用内力治伤么?”李笑也蹲到旁边,饶有兴致地看着。

    然而夏一月只瞪了李笑一眼,根本没理他。

    显然,作为邻居,她也很清楚李笑这厮是个什么德性。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刚刚是出去了么?我记得你今天下午应该没课啊。”穆川也蹲到了旁边,看着夏一月。

    “嗯,去城里的医馆坐诊了,一方面,增加自己的医疗经验,另一方面,也能挣点钱补贴用度。”夏一月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夏师妹的医者之心,实在是让人佩服,不知夏师妹于哪家医馆坐诊?”李笑眼珠子一转,不知在琢磨什么。

    夏一月瞥了李笑一眼,还是没理他。

    “说到医学,我记得一月师姐也选修了《经脉探究》,我有个不情之请,之前回家奔丧,落了一个月的课,能否请一月师姐帮我补一下?”穆川恳切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请不请的,不就是补个课么,远游你直接来找我就行。”夏一月很痛快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夏师姐了。”穆川笑着道谢。

    不过,另一边的李笑却差点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!

    他连续两次的搭讪,结果一句回应都没得到,反观穆川,连请补课都成功了,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么!

    “夏师妹,你给远游补课的时候,我能旁听么?我对医学也很感兴趣!”

    不过,李笑毕竟是李笑,不是个甘心失败的人,此刻他眼珠再转,又装出一副诚恳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次,夏一月倒还没做出反应,穆川已经忍不住了,白了他一眼,揶揄道:“我的笑哥唉,我知道你对医学感兴趣,不过小弟我这门《经脉探究》真的不涉及,脱衣疗伤,双修解毒……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夏一月羞得脸都红透了,轻啐一口道:“远游,亏你以前还是佛门弟子,怎么竟说这些口无遮拦的话!”

    “呃,我又不懂,只是老听李笑说这些,就记住了,顺口说出来。”穆川装无辜道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穆远游!”李笑却被气得够呛,恶狠狠地瞪着穆川,一副“回去之后收拾你”的样子,同时慌忙辩解道,“我也不懂啊,只是我看的医书上讲道,如果用内力治伤的时候,先把对方的衣服全部脱去,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,另外,世上还有一些奇毒,必须通过男女之间的双修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听得差点笑出声,还医书?亏你好意思说得出口!

    “双修?”这时候,罗予珂也把治疗工具拿过来了,正好听到这句话,不由好奇道,“李笑哥哥,什么是双修?竟然可解世间奇毒?”

    穆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怪怪的,一个纯洁可爱的少女正一脸好奇地追问什么是双修,这一幕实在令人尴尬得紧。

    李笑眨眨眼,正待再说些什么,已经被羞怒交集的夏一月气急败坏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李笑,你给我出去!再敢散播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真的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呃,我走还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一向温柔可亲的夏一月气成这样,李笑也不敢多待,缩缩脖子就灰溜溜地走了,不过,临了还是不忘嘟囔道,“不过我真的没骗你们啊,那都是书上说的,我可以借给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仰着头,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还借给你们看?李笑这厮的脸皮还真是够厚,你那都是些什么破书你自己不知道!

    “一月姐,咱们还是先给盛猛处理一下吧。”知道自己问错了话,罗予珂低下头,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把纱布递给我,我给他的伤口包扎一下,省得他失血过多死了,然后远游你把他送去院医馆。”夏一月平复了一下心情,说。

    “包扎就行了么?一月姐,不用再治疗一下?”罗予珂眨眨眼道。

    “管那么多干嘛,我是怕你们把他给弄死了,刚才检查了一下,出手之人倒有分寸,如此一来我又何必多管闲事?”夏一月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和罗予珂不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本章用了武侠书的两个老梗,不知道有没有看得会心一笑的朋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