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把这《发奋图强功》传授完毕,已经到了入夜时分。

    穆川信步走向了城里。

    成丨都府的夜晚,虽然大街上已完全冷清下来,可有些地方,却更加灯红酒绿。

    秀枝坊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的那次动乱,似乎没有影响到这里的生意,远远就能听到靡靡的丝竹声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穆川自己找了个雅间坐下。

    信手抚弄了一会儿雅间里的琴弦,应红萱的丫头雯儿过来,请他过去。

    这丫头雯儿,听应红萱说,也是他们揽月宗的弟子,不过地位不高,只是外围弟子。

    等见到应红萱的时候,她还是那副红衣红裙的样子,一见到穆川,她展颜一笑道:“黑隙公子,你来了。我还以为,你对我们魔门的任务不感兴趣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怎么会,其实在下本早就该来的,但是实在是有事耽搁了,请见谅。”穆川干咳一声,又关切地说,“对了,上次铲除胡小四的事,还没来得及感谢红萱姑娘呢,听说官府闹得很大,没给你带来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谢公子关心,奴家下手有分寸的,上次的第三个玩具,正是成丨都府中,与胡家为对头的另一世家子嗣,这两家之人,相互狗咬狗,可牵扯不到奴家身上。”应红萱笑吟吟地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个很勾人的动作,不过听到那“玩具”两字,穆川就不禁心底发寒,低下头,赶紧岔开话题道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……对了,任务的事,能给我详细说说么?”

    “公子不用心急,坐下听奴家慢慢说。其实以公子目前的身份,做一些我们魔门的任务还真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呢。”应红萱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此话怎讲?”穆川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公子知不知道,你们上院的讲师和教授,都是什么身份?”应红萱问道。

    “退役的军官、捕快,私塾先生,被贬的文人,官员的夫人,巧匠,名医……林林总总,实在太多,一口气说不完。”穆川想了一下,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其中是不是有些来历不明的讲师和教授?”应红萱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历不明?有,当然有,红萱姑娘指的莫不是……”穆川看向应红萱,止住语声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们正道,还有我们魔门,都有叛徒,就潜藏在成丨都上院,而更无耻的,是他们教授的课程,就是自己原本门派的武学!”应红萱的神色中露出冰冷之色。

    “正道我知道,比如有一门《青城入门剑法》,授课的便是青城派的叛徒,据说之前还曾是青城派负责教导新弟子的一位师叔。”穆川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无论哪门哪派,都不缺少叛徒,而无论哪门哪派,对叛徒的痛恨心理都是一样的。所以黑隙公子,只要你能下手除掉躲藏在武院中的魔门叛徒,我们魔门的奖励可是非常高的,甚至兑换二流的魔功,都不在话下。”应红萱蛊惑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先不说那些人虽为叛徒,实力却高强,我不是对手,再说了,就算我有这实力,一旦真去做了,恐怕也很容易暴露出自己。还有别的任务么?”穆川苦笑一声,理智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倒是明智之人。简单一些的也有,就是收集情报。比如绘制地图,搜集讲师教授们的具体身份,记录有潜力的苗子,拓印有价值的功法……当然,因为难度较低,得的奖励也不高。”应红萱耸耸肩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管奖励高不高,反正是顺便做。”穆川点点头,觉得这个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其实,收集情报也是可以得到高额奖励的,但前提是进入内院,你也知道,朝廷的宗师,就时常出没于内院,我们的高手不敢深入,所以内院的情报,对我们魔门来说,还是一个谜团,公子若是有机会进入内院,不妨留意。”应红萱道。

    “内院?虽然我也有兴趣,可惜的是,大概不会有这个机会。”穆川并不看好。

    “除了武院,成丨都府里也有比较不错的任务,我这里便有一个收集资金的任务,风险低,回报高,公子应该会感兴趣。”应红萱说。

    “收集资金?怎么个收集法?”穆川的确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收集,当然是抢!”应红萱挥了挥拳头,说,“成丨都府,自古以来都是天府之国,富人很多,而我们魔门活动,也需要大量资金,公子只要将成丨都府里的富人掠夺了,将他们的财富交给我,就能折算成大量的功绩,这笔买卖不错吧?”

    穆川听得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难怪风险低,回报还高,原来是做这个无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他轻轻摇了摇头,说:“是不错,但是,我不是你们魔道中人,通过正道致富者,就算财富堆成了金山,我也不会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我们青楼之地,最擅长的就是打探消息,而那些大富大贵之人,光我们秀枝坊每天就不知道要接待多少,想摸清他们的底细再简单不过。不如这样,我给公子提供合适的人选,由公子去动手?”应红萱提议道。

    穆川思考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任务,对于他本身也有好处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在武院的修炼,他手头的财富已经见底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允了那三圣乡的张老,如果能给他提供一株八叶碧玉兰,那可要花费整整五百两。

    当然,问题也有,这种案子,只要做一次,肯定会引起成丨都府里捕快的警惕。

    应红萱不自己动手,反而让他来做,显然也是出于这个考虑。

    那么,要么不动手,如果决定真要动手的话,必须各方面都考虑周详了。

    比如,一个一个地去劫掠就不现实,最好是能做,就做一次大的,然后收手,过一段时间看看风头再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麻烦红萱姑娘了,过段时间,我们武院半年考后,会放假一段时间,我如果出手,大概会在那时候,因为武生会有很多进城去玩,我的嫌疑也比较好洗脱。”穆川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言为定。”应红萱微微一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