辰院后院,有一座小型的练武场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着白色练功服,正在打拳,神情无比的认真。

    他这拳法很慢,慢到过了盏茶功夫,还没使完一招。

    若想用这套拳法,别说打人了,就连个影子都肯定捕不到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的确不是打人的拳法。

    这是《炼力法八大要》课程之中,桓国飞讲师传授的,一门炼力的拳法,叫《培元养力拳》。

    这门拳法的功用,就是打熬力气,半点对敌功用也无。

    等这一套拳法施展完,已经过了三刻钟。

    穆川已经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停歇,习练这个拳法,只是热身罢了,接下来,才是正题。

    他忽然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整个身体,如同一只狸猫,飘忽而前,倏忽向后,而双爪毫无征兆的一次匿击,更带着惊人威势。

    这门武功,叫作《狸猫爪》,三流下乘。

    练了数遍《狸猫爪》后,他身形又变。

    这次,行动起来如一只大狗,短暂蓄势,迅捷扑击,一拳挥出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这是《大狗拳》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穆川再次换了功法,这次是《鞭腿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穆川来回地演练着这段时间自己习练的各种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因为伪装的身份的原因,若是穆川去学习各种刀招剑法,未免太过惹眼。所以,他来武院之后,主要还是以修习拳脚功夫为主。

    这些武功,虽然都是三流下乘,而且还是三流下乘中比较基础的武功,但穆川没有丝毫嫌弃的意思。

    任何武功,都有着他的道。

    虽然,这些武功对敌不强,但是,若是能吃透其中蕴藏的武道,对于自身武学的提升是一个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创造《发奋图强功》的事,给了穆川很大的启发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吃透几十种三流下乘武学,他断然创不出这等奇功。

    内功如此,招式亦然。

    若是有足够的武道理解,他甚至不需要去学习什么上乘武功,自己创出来的肯定更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这点很难。

    对于招式,他的《镜花水月功》可就派不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刻苦努力的研习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我来了,自己一个人打多没意思,我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壮实的人影过来了,看见穆川在演武,远远地就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穆川扭头一看,正是朱豪,不由面色一喜。

    “豪弟,你来了正好,我正有一些疑难得不到排解,你我对练,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他们辰七院的这几人中,朱豪的天分是最高的,出身农家,在十二岁才开始习武,可以说有些晚了,但他愣是在十五岁就进阶了内家。

    穆川认为,朱豪的天分,甚至还要超过他。将来不说别的,步入二流肯定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许明航则悟性最高,毕竟是无师自通修成的内功,也是奇才一枚。

    至于李笑,穆川实在是不想提。

    那家伙来武院,简直是武院的耻辱!

    “远游哥,我最近吃好补好,力气又涨了,你可别撑不住啊!”朱豪憨憨一笑,捋起膀子,走进了场。

    “尽管使出全力,让远游哥看看你最近的进步。”穆川不在意地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咧,接我一招,‘狂牛出山’!”

    朱豪大叫一声,使出《狂牛拳》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狸猫跳涧!”

    穆川使出《狸猫爪》迎击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动用真气,只单用肉体之力,使出在武院中的各种所学,难分难解地交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两人已经斗了五十余招。

    朱豪的鬓角流下汗水,气也有点发喘。

    虽然他已经使出了全力,但是占不到半点优势。

    他势若狂猛的每一击,都如泥牛如海,发挥不出威力。

    他趁隙看了远游哥的脸色,却见时而蹙眉,时而微笑,时而咧嘴,时而出神,却是压根就没把这对练放在心上,而是用了大半心思在揣摩武学。

    朱豪不禁有些气馁,手上的攻势都不由弱了一分。

    远游哥,还是如以往的那般深不可测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才能逼出他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朱豪暗暗叹息着。

    忽然,他神色猛地一变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他的远游哥竟然走神了!招还没使完,身形就这么僵硬住!

    而此时,朱豪正使出《狂牛拳》的绝招,“牛角狂突”轰击过去!

    这招“牛角狂突”讲究一个一往无前,无法变式,但威力也是特别的大,朱豪曾用这一招,轰碎一尺厚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快躲!”

    惊呼声中,朱豪无法收拳,狂猛的力道,就这么笔直地轰在了穆川的胸膛上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穆川的身形连退几步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怎么样!”

    朱豪慌忙地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然而,一只手挡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朱豪一怔。

    却见穆川,坐在地上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那双手,正不自觉地比划着什么。

    朱豪没有再说话,生怕打扰了远游哥领悟武学,但他又担心远游哥的伤势,就蹲下身,细细察看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看,他又怔住。

    远游哥的胸膛,吃他拳力重击的部位,竟然毫发无伤,只衣服上有一道凹痕。

    揉揉眼睛,再三确认远游哥一点事没有后,朱豪才站起身,走到演武场的另一角,开始默默地打起了拳。

    这回,他修炼得格外认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段插曲,穆川还真不清楚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,再创造出一套武功的念头的时候,他就有些魔怔。

    经常性的,会陷入走神状态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清楚,此事急不来,自己目前的底蕴不足,硬要去创,也只能创出末流武学,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想有所建树,还需要一段挺长时间的积累。

    晚间,心底传来一道欢快的声音,是穆湄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过几天有一场好戏看,到时候你可不要错过喔!”

    “好戏?什么好戏?”穆川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接了一个群体任务,大理武林盟有不少人都参加了,这还是我第一次接这种大规模任务,心情有点紧张。”穆湄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“群体任务?”穆川却是一惊,连忙问道,“去干什么?有没有危险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