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哥,不要这么担心嘛,这几个月,我都不知道出色地完成了多少次任务了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这一次,是大理军方委托给我们的,善巨郡最近有一支末些蛮乞乌部很猖獗,到处行掠,民不堪其扰,然而大理军队几次出兵剿灭都铩羽而归,因此向盟里求助,报酬很可观,但至少需要具备抗毒能力才能参加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抗毒能力?”

    “嗯,据说那乞乌部落中,存在擅长用毒的巫师,大理军队几次铩羽,都败在了那些蛮族巫师之手。我不是修炼了《乙木心诀》么,就琢磨着掺和一脚,若能剿灭那乞乌部,也是一件利于百姓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你想去就去吧……不过,《乙木心诀》只是一门疗伤内功,虽然具备抗毒之效,但毕竟不是专门的驱毒术,如果遭遇剧毒,这门功法所起的效果就有限了。所以,你要去可以,但千万不能因为修炼有《乙木心诀》而麻痹大意。”穆川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有不少课程都进入了收尾阶段,而距离交付碧玉兰的日子也没多少天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七叶碧玉兰依然没有成长成八叶。

    在这种焦躁的情绪下,穆川甚至还亲自跑了几趟城里,可惜市面上也没有八叶碧玉兰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天晚上,穆川发动《双生诀》,联通了妹妹那边。

    此时的穆湄,已经到达了九赕。

    九赕位于善巨郡西南部,是离末些蛮乞乌部目前盘踞的罗波山最近的据点。

    赕中央的长老议事厅,一场宴会正在举行。

    “蒙统领,本悟大师,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参于此次战事的我盟豪杰。”

    主位上,正坐着三个人。

    当中一个中年男子,着青袍,方脸修眉,束着头发,面带微笑,正是此次统军的大将,蒙荣。

    蒙氏,也是大理白蛮九大姓之一,虽不如段氏、张氏的显赫,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左首位置,则坐一老僧,低垂着眉毛,面容平静。

    这是本悟大师,乃是蒙荣特意从感通寺请来为此次战役压阵的一流高手。

    说话的,则是右首一个,浓密大胡子,一脸豪爽之色,年约四十左右的魁梧大汉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本次大理武林盟来援队伍的带队,二流巅峰高手,出身蜀山派,善使重剑,人称“铁剑镇山”项啸威。

    此时,这“铁剑镇山”项啸威右手一指,正指向坐在右席第一位的皓首老者,介绍道:“这位,是曾单人独骑,讨灭了西川六寇,巴东四恶的‘金雕掌’马正洪马大侠。”

    “哦?竟然是人称‘单掌平西川,独骑定巴东’的马正洪马大侠,蒙某失敬了,久仰久仰!”主位的蒙荣举起酒杯,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惭愧惭愧,没想到年少时随手做下的一些小事倒传入了蒙统领耳中,那都是江湖上的朋友们抬爱,老夫愧不敢当,这乞乌贼寇,为恶甚众,少不得老夫这次要出手,剿灭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马正洪一边说着惭愧,一边却捋着胡须,满脸得色,口气也大到没边,哪有半分惭愧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马正洪这副口气,也确实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这次的宴会,分两列而坐。

    左首一列,右首一列。

    右列坐着的,都是大理武林盟的人,左列坐着的,则都是统领这支部队的军官。

    听到马正洪的这番话,不少军官们都皱起眉头,露出不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,是风刀门门主,人称‘斩风快刀’的谭森谭门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,是百草门黄琨黄堂主,不仅医术高明,还擅长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,是兽王门‘蛇使’庞升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,是丐帮西南分舵,苗亿苗香主,一手棒法使得出神入化。”

    项啸威首先将在座的这几位二流高手都介绍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蒙荣一直面带微笑,一一地举杯问候,显得非常有礼数。

    等到轮到三流高手的时候,项啸威就停下了话语,在他的眼神示意之下,共计十九名武林盟的三流高手开始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青城许立刚,见过蒙统领,本悟大师,诸位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魔手蝎’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散人谷澍,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白蘑菇’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‘黑隙’见过蒙统领,本悟大师,诸位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轮到穆湄的时候,她也照猫画虎行了下礼。

    因为是在大理境内行事,在座的武林豪客大多没有乔装,使用的是本来面貌。

    不过,有几个三流高手就谨慎一些,只报了自己的代号,虽然没有蒙面,但都经过了乔装打扮。

    穆湄此时就装扮成了一个翩翩公子的形象。

    她也一贯都喜欢这样的装扮,而她最不喜欢的形象就是各种老丑角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甚好,甚好,有诸位大侠和少侠襄助,何愁剿灭不了那乞乌部,蒙某敬诸位一杯!”蒙荣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场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微妙,因为左列的军官们都显得很沉默,并没有加入到这一热烈的欢庆中,与右列的武林豪客行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薛志,尔等怎不饮酒?难道是嫌这酒水不好?”蒙荣看向左列第一席的将领。

    “禀统领,酒水很好,但属下实在没有心情饮。”薛志生硬地答着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宴会顿时一静。

    “嗯?没有心情?”薛志似乎有点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“三次进山剿贼,我军皆无功而返,牺牲数百袍泽,属下日思夜想,乃如何大破乞乌部,以祭兄弟们在天之灵,可没有心情听这些所谓的大侠们互相吹捧。”薛志冷着张脸说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却是那‘金雕掌’马正洪,将手中酒杯砸在几上,发出重重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顿时都投视过来。

    马正洪嗬出一口酒气,带着怒意地说:“这位将军,你这是何意!我们武林盟的高手前来襄助尔等,却只遭到恶言相加,这就是尔等的待客之道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