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波山。

    此时艳阳高照,可再烈的阳光,只要一穿进这山里,就会被耸峙的山头和高茂的乔木阻挡,变得稀疏。

    视线本就不佳,再加上各处林立的奇峰怪石以及生长繁密的灌木丛,此山确实非常地适合隐匿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些天。

    罗波山也有一点非常不对头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就是静,非常的静。

    静得都似乎有杀气,让山中的动物都纷纷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连草丛,似乎都已适应这样安静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可忽然,从一处低矮的,无比寻常的草丛中,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哀嚎声中,三道身影惊恐地钻了出来,束束的鲜血如泉涌,喷洒到半空,再溅到草丛上,瞬间将绿意盎然的草丛染成了一片猩红!

    “嘶嘶”的叫声,不住响起,竟来自那三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三人,竟都被几条五彩斑斓的毒蛇给缠绕了!他们一边嚎叫,一边拼命地去撕扯这些致命的毒蛇,然而这注定只是徒劳无功,已遭了蛇吻的他们,一身的力气正在飞速消散!

    很快,随着三道浑身青黑的尸体倒下去,草丛又回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做得很好,我的宝贝们。”

    一道黑袍人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刚立了功的蛇们,立刻发出欢快的“嘶嘶”声,争先恐后地沿着他的裤腿爬上去,缠在他的肩上、腰上、腿上、臂膀上。

    在幽暗的阳光下,此人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操蛇者。

    这时,他俯下身,检查了一遍这三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三个杂鱼,身上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,不过,多少也是一点功劳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小刀,将这三人的尾指割了下来,收入了囊中。

    “有我的宝贝们在,这些蛮族就算再狡猾,再善于藏匿,也逃不过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那乞乌部,虽然现在衰落了,但早些年,也是末些蛮的一个大支,末些蛮,历来都有在族**奉宝物的传统,所以这乞乌部中,也定有宝物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乞乌部,单以我们大理武林盟之力,肯定是吃不下,这次有大理军队做主力,倒是提供了一个可以混水摸鱼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项啸威,谭森,虽然武功高强,但在此次战役中,他们能起的作用远不如我,用战功来决定战利品分配的话,最好的宝物我庞升拿定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了一会儿,此人继续迈步,在群蛇的环绕下,没入了阴影中。

    罗波山西南,一处山谷。

    一个脸戴青铜面具的高瘦男子,正在缓缓前进。

    谷内熹微的阳光照在他那雕刻着鬼脸的面具上,更显阴森可怖。

    这时,一股淡淡的薄雾从谷内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山谷幽暗的光线下,这样一道薄雾很不起眼,若不注意观察,很容易就会忽略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道薄雾飘到面具男子的身旁时,他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在我唐门面前卖弄毒物,这帮蛮族也真是可笑,我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,倒教别人小瞧了我唐门。”

    笑罢,这男子径直就向着薄雾飘来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令人惊奇的是,他根本就没有管这道雾,而雾却在快要接近他的身体时,像是遇到了天敌似的,纷纷地逃散开。

    面具男子的身形就如一道穿过雾气的流风,只这么一飘,就到达了雾气的尽头。

    一眼看到,十个蛮兵正满目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蛮兵,庞大的身躯上裹着聊胜于无的兽皮,露出一身精壮肌肉,那张凶脸更是如猛虎饿狼,令人望之害怕。

    靠着天生怪力,只消一个这样的蛮兵,就能抵挡三个大炎普通士兵,不可谓不强。

    面具男子的眼神,却并不在意的样子,而是关注了一下中央那个蛮兵面前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蛮兵或许是这行人的头领,身材比其他蛮兵还要大一圈,面前放着一个内冒火星,燃起薄雾的炉子,他正用扇子在扇。

    显然,刚才的薄雾,正是此人作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蛮族巫师的手笔?呵呵,不过如此,也就对外家武者有点作用,比起我唐门的毒术,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嗤笑不已。

    蛮兵们发出叽里呱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然双方语言不通,但蛮兵们似乎也察觉到了面具男子的轻视,齐齐怪吼一声,将这面具男子包围了!

    “十个蛮兵,哈哈,那就是十份功劳,再加上我又不小心破解了毒雾的秘密,此次的战功,我唐京必定稳居第一!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发出大笑,身形却如鬼魅一般,只几个闪烁,就飘出了蛮兵们的包围。

    而后,他双手一展,顿时就射出满天花雨般的细针!

    这些细针无孔不入,蛮兵庞大的身躯面对这些细针,就像大象面对蚂蚁一般的无力。

    没过几瞬,这些蛮兵身上,都各个插满了细针!

    他们的行动,立刻变得迟缓起来!

    不过,那面具男子倒似乎有点意外,喃喃道:“有点意思,这些蛮兵的体质确实异于常人,只是外家武者,但面对我的蝎毒针,竟然硬承受下来了,看来,我还是得使出点真功夫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身形一飘,来到一蛮兵面前,击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不知他使的什么功夫,那只手掌再击出的时候,竟变得乌黑一片,还闪烁诡异光泽!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中了这掌力的蛮兵,在哀嚎声中,又硬是攻击了几下,才终于七窍流血地倒下去。

    面具男子躲过攻击,不住地施展武功,击杀这些蛮兵。

    等最后,那蛮兵头领也倒在了他的掌下时,这面具男子,却发出了气喘声,显得有些疲劳。

    “这些蛮兵,还真不好对付,我的毒功打在他们身上,竟然只能起到一半的作用,不然的话,这场战斗早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不能休息,得继续出发,击杀更多的蛮兵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获得足够的功劳,才能在最后分配的时候,收获更多的物资。”

    “我唐门的毒功虽然强,但修炼起来,耗费也大,刚刚射出的蝎毒针,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”

    “可无论如何,我也一定要修炼得更强!”

    “父亲,母亲,哥哥,还有所有的唐家人,你们的血仇,我唐京永世不会忘!!!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