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波山发生的一幕幕场景,穆川却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他最近太忙了,不可能时时关注妹妹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,他所修的一门,叫作《护具知识》的课,步入了尾声。

    普通的讲师课程一般分为两种,一种一年期,一种半年期。

    半年期的课,在这次半年考后,就正式结束了,武生可以在下半年选修其它的。

    一年期的课,此次半年考,只作一半成绩,下半年还要继续。

    《护具知识》这门课就是个半年期课程。

    讲师李海布置了这门课的最后考核内容,倒也简单,就是去购置一件自己喜欢的护具,然后写一份报告,阐述自己选择这件护具的理由,以及对改进这个护具有哪些方面的意见,然后在五天之后,进行呈交,由李海讲师判定最后的成绩。

    这门课选的人很少,因为实用性不高,大部分武生都没有自己的护具,也没有选择护具的想法。

    穆川之所以选,也是因为一个残念。

    当年,他初之江湖,进入建昌府历练,却机缘巧合之下,从蛮骨洞三洞主,沙马伍且的身上,得了一具藤甲。

    那具藤甲,在之后的数次战斗中,都帮了他很大的忙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次被蒲蛮的贼兵围住,那具藤甲相当于救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自从修炼了《神象圣皮术》后,藤甲对他的作用大副降低,这一次前来大炎,他也没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,那次他还剿获了一封,成丨都兵马统制黄贤,寄给乌戈洞主兀黑齿,求购藤甲的信。

    后来,他不管那么多,直接让兰姨去散布谣言,破坏这件事,可黄贤求购藤甲的原因,始终在他心底是一个谜团。

    所以当课表里出现了《护具知识》这门课的时候,他就鬼使神差地选择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考核内容,穆川马不停蹄,下午时分就赶往了城里。

    在一个老巷子中,穆川找到了李海讲师提到的城中最好的几个甲胄店之一。

    “客官,需要买什么?”掌柜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你们店的盔甲,李海讲师介绍来的。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客官原来是上院的武生,我说怎么这么年少有为,既然是李讲师介绍的,那么不管客官看中了什么,我一定给最低价。”掌柜热情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穆川在店里转悠了一圈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李海讲师介绍的这家店还确实蛮不错,各种盔甲都比较齐全。

    从犀皮甲到步人甲,从鱼鳞铠到明光铠……

    总之,基本上《护具知识》课程中,李海讲师曾提到的常用盔甲,这家店里都有。

    然而,穆川却看得一直在摇头。

    “客官,可是摆在铺面的这些盔甲都不合心意?你想要什么样的盔甲不妨跟我细说一下,我的库房里兴许有。”掌柜说。

    “你,可有藤甲?”穆川开口说着,言下倒也不抱希望。

    果然那掌柜立刻摇头苦笑了起来:“客官你也太抬举我了,那藤甲,可是南蛮乌戈国的宝贝,想当年,武侯进军南蛮,可没少吃藤甲的亏,虽然最后依仗火攻,一举覆灭了乌戈国的藤甲军,可也正因此,乌戈国的后人是彻底恨上了我们炎人,所以,想在大炎境内找到一具藤甲,实在是太难了。小店自然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唉,好吧,我也猜你是没有的,不过除了藤甲,你这里还有什么稀奇一点的盔甲么?摆在店面上这些常规的就算了。”穆川耸耸肩道。

    “稀奇一点?小店做的都是常规的生意啊,如果是类似藤甲那种稀有的宝甲,我这里肯定是没有的。”掌柜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非得要宝甲,总之稀奇一些就可以,我想给《护具知识》这门课得一个好成绩,最好是推陈出新,所以优先比较少见的甲,如果你这里没有,我还得再去其它店跑跑。”穆川又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稀奇?”掌柜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就在穆川打算离开的时候,掌柜忽然一拍大腿,叫道,“客官请留步,我想起一个事来,既然你只要稀奇的甲,那么,现在已经淘汰,派不上用场的甲也行嘛?”

    “已经淘汰?说来看看。”穆川转回身,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考核的要求,除了选择一件护具外,还得对护具提出改进的意见,如果是已经淘汰的甲,改进的难度自然大,不过相对的,只要能提出具备建设性的意见,想收获一个好成绩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这种甲,叫练甲,距今已有两、三千年的历史,我库房里正好有一具,不过我那具练甲可没那么长历史,而是当年我曾祖父,出于兴趣,按照古书彷制的,客官要不要看一看?”掌柜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且拿出来。”穆川立即说。

    练甲之名,穆川也听李海讲师说过,实际上,那就是最原始的布甲。

    用布做成的甲,那能有什么用?面对刀劈斧砍,基本上就是一下子了账的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练甲这东西被淘汰,自然是可以想见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反倒是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等掌柜将那副陈旧的练甲拿过来的时候,穆川一边仔细端详,一边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客官,你既然是为了取得《护具知识》的好成绩,我看还是算了吧,这练甲真的没什么用,我曾祖父做它也是图个乐子。我看,你还是拿一具常规的甲吧,之前不少武生也是在我这里买的普通的甲,也得到了李讲师的肯定。”掌柜劝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练甲怎么卖?”穆川却依然故我。

    “不便宜。”掌柜摇头说,“毕竟这是我曾祖父亲手做的,他老人家早已经故去,卖不出去我也能当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那么多,掌柜的,你开个具体的价。”穆川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,你如果真心想要,至少也得这个数……”掌柜竖起了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最后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穆川以八十两的价格买下了这副练甲。

    另外他还得了一个添头,掌柜曾祖父用来制作练甲的古书资料。

    回到武院之后,又琢磨了一会儿如何改进练甲的事情,时间就不知不觉到了晚间。

    “湄儿,你那边怎么样了?”放下古书,穆川在心底发出声音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