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这边正在汇报情况,大家都陆续回来了。”穆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?我看看。”穆川发动《双生诀》,察看着妹妹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是一个偏厅。

    主座上坐着蒙荣,项啸威。其他还有几位将领,以及今日前去山中侦察的数人,不过苗亿香主和白蘑菇并不在。

    “庞某今日,从罗波山东麓起始,绘制了一部分地图。”

    “蛇使”庞升,取出一张羊皮纸,上面由粗细不一的线条勾勒出轮廓,还有部分小字备注,他递过这地图,使蒙荣和各位将领传阅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庞蛇使果然厉害,这一日的功夫,竟然探查了东麓这么大一片区域,比我军最好的斥侯都要厉害得多!”蒙荣发出赞叹。

    “另外,在绘制地图的过程中,我还发现了不少蛮兵的斥侯,就顺手料理了他们。”庞升又适时地解下腰间的一个行囊,解开了囊口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作呕的气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行囊中,赫然摆放着十多根尾指,不过明显有些粗大,不似常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蛮兵,自以为躲得隐蔽,却不知道,他们根本就瞒不过我宝贝们的热觉。”庞升傲然一笑,动手抚了抚缠在身上的群蛇,群蛇不由都吐出猩红的舌信,发出“嘶嘶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即便在场的众人,都是见惯生死之辈,见到这一幕,也不由心底泛起寒意。

    不过那蒙荣蒙统领却始终神色如常,反而发出大笑:“这次能请庞蛇使来,实在是我军之福啊。”

    “蒙大人过誉了。庞某也不过出点绵薄之力罢了。”

    庞升昂首挺胸地返回了坐位,傲然地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一个面具男子走上前来,默不作声地解开了他呈过来的包裹,打开一看,里面赫然是二十多根尾指。

    庞升的脸顿时有些不自然,不过还是保持着风范。

    “今日,击杀二十六名蛮兵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的声音有些沙哑,又在面前放下一个黑炉子,指着这炉子淡淡说,“另外,我还剿获了,蛮兵用来释放毒雾的工具,此毒简单,我可以为大军配置一种香,用香气来驱散毒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蝎少侠竟然已经破解了毒气的源头!”

    蒙荣和几位将领激动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一次围剿,那蛮族释放的毒气不仅隐蔽,毒性还大,直接导致他们铩羽而归,这印象不可谓不深。

    “蝎少侠此功大矣!若我军能不畏那毒雾,这胜算至少能增上三成!”蒙容大声赞叹着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由对这“魔手蝎”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只有庞升,脸色却不太好。看向那“魔手蝎”的眼神,闪过一丝阴沉。

    他的风头,竟完全被一个后辈盖住了,这让他的面子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魔手蝎”拱拱手,下场了。

    两个参加侦察的青年同时站了起来,走向了中央。

    大家一看,这两人却是行猎宗的一对兄弟,丁盛,丁越。

    行猎宗只是个小门派,门派中人却个个是猎人高手,难怪会参加此次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启禀蒙大人,我们两兄弟,使用陷阱,捕捉了一个蛮人俘虏,现正扣押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哥哥丁盛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两位少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蒙荣却并没有显出高兴之色,也没有让丁氏兄弟把俘虏献上来的意思,只是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丁盛、丁越,正等待着属于自己的赞赏,没想到竟然只得了这个结果,脸色不由一沉。

    “两位少侠不知,其实蛮族俘虏,对我军来说并无大用,主要有两个原因。”薛志在旁解释道,“首先是语言不通,蛮族语言与我等大相径庭,而且各个部落的语言也存在较大差异,想审问蛮族俘虏,语言问题是个绕不过去的槛。其次则是审问难度,就算能找到译者,可蛮族嘴硬,想要他们出卖自己的部落实在是难之有难,而且也无法保证他们说出口的信息的真实性。”

    丁氏兄弟露出不甘之色,丁越忍不住说:“薛将军,请问这九赕之中,可有懂得乞乌部语言的人,我想尝试着拷问那俘虏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,九赕之中,有一些生意人,曾与乞乌部做过交易,他们就懂得部分乞乌语,或许可以帮到你们。”薛志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审问那俘虏的事就交给两位少侠,若能获得有用的信息,蒙某自会记两位之功。”蒙荣同意道。

    丁氏兄弟下场之后,没有武林人再上前。

    蒙荣显得有些失望,他沉吟了一会儿说:

    “如今,蝎少侠已经破解了毒气的秘密,现在还有两个难点,一个是地图,若有完善的山中地图,我大军行进,才不至于如盲人摸象。另一个则是敌军的主力位置,如今我军兵力已有所不足,无法进行搜山,所以只能依靠各位大侠和少侠。”

    “地图的话,庞某倒是可以进行绘制,只要给我二十天的时间,我有把握将这罗波中的一草一木,都摸清楚。”庞升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天?”蒙荣露出了苦笑,摇头道,“我在这里给各位大侠和少侠交个底吧,别说二十天了,最迟两天后,我大军就必须得开拨,无论有没有足够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两天后就要进山?”众武林人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两天,这个时间,也未过太过短促了,毕竟罗波山很大,山势又险,加上还有蛮兵埋伏,给侦察带来很大困难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粮草不足,我军每在此处驻扎一日,都要消耗大量粮草,加上前三次围剿又费了不少时间,所以我军两天之后就必须得出发,若这次再失败,也只能先撤军了。”蒙荣长长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苗香主在山上过夜没回来,或许也绘制了部分地图,庞某这两日再加紧绘制,争取两日之后,我军能有足够详细的地图使用。”庞升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辛苦庞蛇使了。”蒙荣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余武林人士,在表示会加快进度后,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是不会知道,在他们全部走后,蒙荣那温和亲切的眼神中,竟蓦然闪过一道刀锋一般的冷芒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