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道人影正在山林中踉跄地奔跑。

    此人膀大腰圆,鼻孔上还穿着环,却是一名蛮族。

    不过,此蛮族这时的状况却不太妙。

    脸色一片青黑,口鼻溢出鲜血,像是中了毒。

    可此人意志实在坚定,虽然蹒跚,脚步却始终是朝着一个方向,似乎那里存在着救星。

    忽然,几道人影从树林中冒了出来,蛮人一看到他们,立刻撑不住了,软软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几道人影尽皆是蛮族,见状立刻大惊,忙将他救起,同时叽里呱啦地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等蛮族语言,不论发音和腔调,都非常怪僻,旁人就算听到了也是听不懂。

    当然,事无绝对。

    “哈骨,你这是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死了,都死了,撒麦,奇古……他们都中了一个怪女人的毒,只有哈骨,没死。”蛮人哈骨,在那里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骨,你别哭,我们先把你送回去,让咯尔夸大人救命。”其他蛮族忙安慰。

    “报仇,报仇,杀怪女人,帮撒麦和奇古报仇!”哈骨哭喊着。

    几个蛮族,分出了两人,抬着哈骨往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,则重新返回了岗位,继续警戒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是不知道,他们这几个人的商谈,都落入了远处某个人的耳中,并且,这个人居然还听懂了。

    当年,慈安法师深入各蛮族传播佛学,虽然成效不大,但是,对各族的语言,他却是非常精通,乞乌部的语言虽偏,但到底也是脱胎于末些语,对慈安法师这个语言大师来说,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而穆川作为慈安法师的俗家弟子,也有幸得传了这门学问。

    所以穆湄也就顺便学会了,因为《双生诀》的缘故,她想从哥哥身上学东西,效率奇高,比穆川向慈安法师学习要省事无数倍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琢磨出来一个计策。

    先让白蘑菇,毒杀蛮兵,却故意削弱毒性,让其中一个蛮兵逃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蛮兵想要活命,必定得向族中的巫师求救。

    而巫师所在的位置,也必定就是乞乌部主力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就可以顺藤摸瓜,完成找到蛮族主力位置这一大功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也有一个难点,就是沿途肯定岗哨不断,想跟踪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穆湄还会一门《希音铁耳》。

    那两个蛮族抬着哈骨往族中去,沿途的岗哨肯定会拦下盘查。

    她只要远远地缀在后面,用耳力监听,岗哨在哪个位置,她便一清二楚,想躲过侦察,也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让白蘑菇在一个地方等她,穆湄施展《灵蛇潜息诀》,一路潜藏隐匿,尾随而去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因为常潜入大炎执行任务,她的潜藏能力也在锻炼中得到了很大提高,并没有被蛮人发现。

    这时,她趴伏在一处草丛中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跟踪目标也在此时停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哈骨中了毒,我们两护送他给咯尔夸大人救治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正在检查似的,过了一会儿,有人说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是一阵杂音响起。

    穆湄匍匐过去,等找到了一处视角好的位置,她探出脑袋一看,顿时露出讶异之色。

    刚才说话声音传来的位置,竟在一处山隙中,有数溜巨大的藤蔓从上垂下,把山隙盖住,即便是有人从此处经过,也绝不会想到这里竟然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穆湄确信,刚才抬着那哈骨的两人,应该是从此处消失的,之前听到的杂音,现在回想起来,有一部分确实很像拨动藤蔓的声音。

    现在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之前拦路盘问的人,此时已经又重新藏起来了,但是之前的声音已经露了马脚,穆川有把握找到藏在暗处的蛮人杀掉,但她思忖了一会儿后,并没有行动。

    如果她打算潜入山隙之中进行下一步的侦察,那么,杀掉暗哨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打算,反而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“山隙太狭窄,贸然潜入危险太大,我只是来侦察的,没有必要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是一个很关键的位置,不如,我就躲在此时,进行监视,或许也能获得有用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计议已定后,穆湄重新潜伏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,有脚步声传来,却是从穆湄来时的方向过来的。

    等那脚步声逐渐接进的时候,刚才盘问哈骨一行人的声音又再次响起:

    “两位勇士大人,这是?”

    “昨天,有不少族人遇害,我和斟郭今日便在山中巡视,正好遇到这小崽子在行凶,就把他擒下来,献给咯尔夸大人拷问。”来者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太好了,这两日山中,白蛮派来不少奇怪的人,杀害我们族人,刚才哈骨也被一个怪女人毒倒了,正送给咯尔夸大人救治。现在有俘虏,咯尔夸大人就可以拷问出他们的底细。”这个声音很兴奋。

    穆湄却听得大惊。

    她赶忙悄悄地冒头,却看见,山隙前方,除了正在盘问的蛮人,还有两个拎着一个年轻男子的高大蛮人。

    被拎着的那个年轻男子此时已经昏厥过去,但穆湄还是认出,此人正是同来侦察的武林同道,无门无派,身手却不低,被人称作“烈刀”甘宏。

    “甘宏竟然被抓了?不过也难怪,这两个蛮子,竟然是二流高手!”

    察觉到那两个高大蛮人的修为,穆湄心中暗凛,埋下头,全力运起了《灵蛇潜息诀》。

    等到拨开藤蔓的声音响起,穆湄悄悄探出头又瞄了一眼,发现果然如此,藤蔓的掩藏处,露出了狭窄的通道,大概可容两个常人通过,蛮族却因为体大,只能一人通行。

    穆湄继续潜伏。

    之后,又有几拨人,从山隙中进去了。

    有送伤者去治伤的,有汇报情况的,还有抬来一具死尸的,却是另一个武林人,叫作薛彬。

    这短短的一日功夫,武林前来山中侦察的,竟然一俘一死,这可不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到太阳落山的时候,前来这里的蛮子一下子更密集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几十人一起的,前前后后,这小小的一处山隙,加起来得经过了几百个蛮族。

    眼见没有更多信息可以获得,穆湄悄悄地返回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