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着乌鸦面具的女子,一双眼眸立刻变得冰寒起来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,薛将军,这都是误会。”项啸威连忙走上前,抢先接过了那张地图,打圆场道,“这位,是羽鸦,乃是我们武林盟这次接了任务前来的高手之一,她不喜热闹,所以蒙大人举办宴会的时候并未前来,这幅地图,我敢担保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项大侠,你也糊涂了?这位女侠既然是前日才来,那么两日时间,如何能绘得罗波山全图?哦,我知道了,难道是一副轮廓图?可那有什么用?我们这次行军,地图必须详尽,否则很容易被蛮族埋伏。”薛志冷声道。

    项啸威一句话没说,只是把手中的羊皮地图展开了。

    众将带着不屑的目光审视地去看,这一看,却不由尽皆惊住。

    这幅地图,不仅不是轮廓,反而还异常的详尽,显示出绘制地图之人的高超手段。

    从地势起伏,到水流走向,从植被覆盖,到山峰高度,通过这幅地图,都能一览无余地看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从军多年,自然也清楚这样一幅地图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一定是假的!庞蛇使,你不是绘制了一部分东麓的地图么,你看看,跟这幅图可对得上。”薛志还是兀自不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得上,而且比我绘制的高明多了,此图当是真的无疑。”庞升的脸色有些奇怪,却还是认可了。

    薛志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这一回,他是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羽鸦女侠,不知你是如何将这地图绘制出来的,你也别怪薛志出言不训,因为包括蒙某在内也是难以置信啊。”蒙容看着羽鸦,面露惊容。

    羽鸦轻轻摇了摇头,似乎不想回答的样子。

    苗亿拱手说道:“蒙大人,我们武林人,哪个不是有着自己的一身技艺,羽鸦擅长绘图,这也不用大惊小怪吧?总之,羽鸦绘上地图,应该是大功一件吧?”

    蒙荣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可苗亿已经揭过了话茬,他也不便再问,点点头道:“当然,绘制全图,这自然是一件大功,这下子,我军就可以放心进山了,接下来,只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忽然,薛志似乎想到了什么,大叫道,“不对!不对!蒙大人且等等,我想问羽鸦,这幅地图,可是你亲手所绘?”

    虽然对这薛志不喜,羽鸦还是淡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蛮族的主力现在何处?”薛志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羽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简直是天下间最可笑的事情,罗波山地图既然是你亲手所绘,那么,蛮族的主力你告诉我不知道在哪?敢问,乞乌部上上下下数千人,难道全不翼而飞了不成!”薛志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众将不由恍然,这才联想到此幅地图最大的一个破绽。

    顿时,他们看向羽鸦的眼神变得不善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看向其他武林人的眼神都变得怀疑起来,特别是苗亿、项啸威、庞升这三个人,刚才还在为羽鸦担保,更是让他们泛起警惕。

    场面,一下子变得充满了火药味。

    “哼,蛮族藏得好,羽鸦正好没发现,这很正常,你们凭什么怀疑这地图的真实性!”脾气火爆的马正洪马大侠刷的站了起来,不满地一捶桌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或许这幅地图,羽鸦有遗漏的地方,正好是蛮族的藏身地,不能就因此否定这幅地图,而且你们之前也曾三进罗波山,这幅地图是真是假,难道不会自己对照一下?”黄琨也说着。

    “羽鸦姑娘,轻功是出奇的高明,我有幸见过一次,自愧远远不如,若说她能在两日之内绘制罗波山地图,我许立刚是信的。”青城许立刚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谷澍也相信。”散人谷澍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武林众人纷纷帮腔,这才让局势平缓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众将又陷入迟疑的时候,一道身影无奈地站了起来,朝着两边摆摆手,说:“都别吵了,蛮族主力,我知道在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把视线集中在了穆湄身上。

    蒙荣更是惊道:“黑隙少侠,此话当真?你已经察出了蛮族的主力位置?”

    “本来只有八九分把握,不过,羽鸦姐姐拿出了那幅地图后,我现在有十成的把握。”穆湄肯定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请问黑隙少侠,蛮族主力,究竟在哪?”蒙荣忙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,羽鸦姐姐找遍全山都没找到蛮族主力,因为她是从上空看的,若是蛮族藏在山腹里,她又如何能发现得了?”穆湄胸有成竹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山腹中?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在惊人之余,倒也确实存在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将领第一个表示同意,说道,“无论你们炎族人,还是我们白族人,都无法适应山洞的环境,但蛮族人不一样。虽然,末些蛮主要分布在我们大理和吐蕃的边界,临江而居,也没有在山洞居住的习惯,但是,他们的体质摆在那,乞乌部害怕我大军,便躲入山腹藏匿,以他们的体质,至少短时间内居住毫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黑隙少侠,能否说说,你是如何找到蛮族主力的么?”蒙荣看着穆湄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通过跟踪,发现他们晚上会在同一个山隙处消失,才能出结论的,那处山隙,应该是在此处。”穆湄走上前,端详了一会儿那幅地图,然后在其中一个地方点了点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怎么发现的,她才不会细说,底牌,当然是要藏着才是底牌。

    即便是昨日,那丁盛丁越两兄弟,拷问俘虏无果,一怒之下将俘虏杀了,她也没有去掺和,就是不想把她会蛮语的事情泄漏出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,蛮族主力位置,如今也被黑隙少侠找到,如此进军之路,再无障碍。我宣布,前期的侦察到此结束,不过,羽鸦女侠绘制出全图,也是奇功一件,那么这次的首功……”

    蒙荣看看穆湄,又看看羽鸦,似乎很矛盾的样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