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有黑隙公子在,我这究竟是不是功还说不定,所以首功就算在黑隙公子身上吧。”羽鸦看了穆湄一眼,淡然说着。

    这话倒听得那些将领又是一尬。

    “羽鸦姐姐太客气了,我也只是凑巧才发现的,你这两天跑遍全山绘制地图,无论功劳和苦劳,都应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。”穆湄谦让道。

    庞升和魔手蝎的脸色都不太好,昨天,他俩还是主角,今天,却已经彻底沦为配角,好不尴尬。

    蒙荣眼中异色一闪,哈哈一笑道:“既然两位都不愿争这首功,我看就先这样吧,等明日攻破了乞乌部,再一起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穆湄又说道:“对了,蒙大人,项前辈,还有一个坏消息我没说呢,在侦察的时候,我还发现薛彬已经战死,而甘宏……则不幸被蛮族俘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薛彬战死,甘宏被俘虏?”

    在场的武林人,都不由神色一震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每一个人,都是久经生死之辈,但就算死,也应该死在与朝廷轰轰烈烈的战斗中,死在蛮族手中,未免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“那位甘少侠被俘虏的话,看来,蛮族已经掌握了我方的部分情报,明天的攻击,估计会平添不少阻挠。”薛志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项啸威却在摇头,说道,“甘宏号称‘烈刀’,个性刚烈,就算被蛮族俘虏,也决不会轻易透露我方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明天要小心一些。”蒙荣又看向穆湄,问道,“黑隙少侠,你可否详细说说,蛮族藏身点的详细情报?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一处山隙,垂下的藤蔓遮住入口,最多可供两个体型正常的人通过……”穆湄比划了一下入口的大小。

    众将进入了军议之中。

    武林人士也时不时地提出些意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终于散会,穆湄伸了个懒腰,拉着白蘑菇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看见羽鸦,她打招呼道:“羽鸦姐姐,你这两天一直在山中绘制地图,肯定饿了,我带你去饱餐一顿吧,听说赕里有一家人的手艺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羽鸦的眼神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青城许立刚,正好也在旁边,听见了这句话,他顿时双手抱胸,等着看起穆湄的笑话。

    毕竟,他曾在一次任务中,与羽鸦有过短暂的交集。

    他可是非常清楚,这个羽鸦,是多么高傲的一个人,平时也都是独来独往,以他青城派杰出弟子的身份,也没能跟这羽鸦说上几句话,更别提交朋友了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羽鸦竟然微微一笑,点头答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许立刚的嘴巴立刻张成了鸭蛋。

    等到三个人结伴远去了,他才往地上啐了一口,恨恨地道:“妈的,小白脸就是占便宜,当初,老子向那羽鸦百般示好,都没得到她正眼看一眼,这个黑隙,不就是仗着生了一副好皮囊么,还有那羽鸦,只知道以貌取人,哼,肤浅!”

    穆湄带领着,找到了赕里一家小食铺,大剌剌地坐下,吩咐店家做菜。

    白蘑菇看得“噗嗤”一笑,说道,“贪吃猫,你不是刚吃过么,怎么又来吃啊?”

    “这都过了多久了,一个军议,硬是拖了一个时辰,之前是晚饭,现在啊,是夜宵。再说了,现在是陪羽鸦姐姐吃,就算吃过了,也可以再吃一顿么。”穆湄看向羽鸦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黑隙公子,说起来,咱们可是第二次见面了。”羽鸦善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穆湄却听得吓一跳,第二次见面?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她反应却是极快,一边深以为然地点头说:“是啊,上次跟姐姐一别,却已经是过了很久了,不知道姐姐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边,她赶紧在心底呼喊穆川:“喂,哥,你快点出来,再不出来我要穿帮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穆川正在屋里研究练甲,一听妹妹这话,也顾不上了,立刻开启了双生灵觉。

    待得看到视线中的羽鸦,他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之前,他和兰姨前往功绩堂,倒也确实与这羽鸦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因为,双方甚至都没说话,所以他并未把这件事跟妹妹提过。

    “上次跟姐姐一别”,穆湄这个万金油的说话,其实是有破绽的,因为上次根本谈不上别不别的,不过,羽鸦也没有细究,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还能怎么样?这段时间,接了不少任务,杀了不少人,然后把修为提升到了二流,其它也没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姐姐已经是二流高手了?怎么不早点说,大家还都以为你停留在三流境界呢。”穆湄讶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可说的,武道无止境,二流,也不过只是一个起点罢了。”羽鸦很随意地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饭菜陆续地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穆湄吃得最欢,羽鸦则把面具往上提了一点,一小口一小口地吃,白蘑菇则是浅尝了几下,就放下了碗筷,双手撑着腮帮子,在看穆湄吃。

    “小蘑菇,你怎么不吃了?”穆湄说。

    “蘑菇大人吃饱了,贪吃猫你把我的那份也吃了吧。”白蘑菇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勉为其难,多吃一点,毕竟浪费不好。”穆湄叹气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贪吃猫?”听到这个称呼,羽鸦看向穆湄,嘴角噙出笑意。

    穆湄脸一红,说:“羽鸦姐姐,别听小蘑菇乱讲,我是这两天进山侦察,有些过度劳累,所以吃得才比平时多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这两天侦察,确实辛苦。”羽鸦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羽鸦姐姐,听说你修炼了一门顶级轻功,还真的是厉害,竟然在两天之内,就完成了全部的侦察,之前那个庞蛇使,可是需要整整二十天的功夫呢,真等那么久,黄花菜都凉了。”穆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然是轻功的问题。二十天,其实也不算久,毕竟罗波山不小。”羽鸦言下之意,倒也没否认她拥有一部顶级轻功。

    穆湄看着羽鸦,眼睛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神功浩渺不可求。

    顶级武功,代表的就是世间至高之绝学。

    但凡武人中,有掌握顶级武功者,必为当世之人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