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,前方传来蛮族惨嚎的声音,一股股的血腥味也在弥散,穆湄和白蘑菇急忙往那里赶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这是仍然是漆黑一片,看不清周遭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只不断传来蛮族死亡倒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举着火把的蛮族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借着火把的微光才看见,一道飘逸而优美的身影在山洞中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根本捕捉不到她的身影,然而她每次掠过,都必定会有一个蛮族捂着溅血的喉咙倒下。

    原来,羽鸦每次攻击,竟然都是直接扼断蛮族的喉咙。

    很难以想象,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,她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么精准的?

    恐怕绝不只是一个习惯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蛮族却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穆湄这才发现,这个山洞,竟然开凿了七条通道通往别的位置,本身只摆放了一些杂物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七条通道不时的有蛮族冲过来,有几个还持着火把,似乎他们也见识到了羽鸦的厉害,打算将其合围,缩小羽鸦施展轻功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湄儿,快,将所有的火把都打灭!”

    穆川急忙出声。

    穆湄闻言,立刻从挂在腰间的百宝囊中取出了一些飞镖,使用《蝴蝶手》将蛮族手中的火把都给打灭了。

    没了视线,想进行合围的蛮兵如没头的苍蝇,不仅没合围成功,还自己跟自己人撞倒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做得好!”羽鸦赞赏了一声,伸着手中利爪,不断收割着蛮族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羽鸦姐姐,我来帮你!”

    穆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贪吃猫,你快回来,你看不见!”白蘑菇立刻着急出声。

    “没事,虽然我看不见,但我可以盲战!”

    穆湄干脆闭上了双眼,全力催动《希音铁耳》功。

    一道劲风声在身旁响起,她灵活地一个闪避,躲过了,然后凭着感觉,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一道闷哼声响起,似乎是一个蛮族受了伤,穆湄一喜,赶紧又是三记蕴含《打洞劲》的拳头击出,拳拳到肉,那蛮族终于支撑不下去,软软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蛮族肉身强壮,相当于天生自带炼体术。

    想直接击毙他们很难,所以羽鸦采用的是找要害的方法,直接攻击喉咙这个致命却薄弱的点。

    穆湄不会瞳术,黑夜中不可能找到要害,所以只能靠笨方法,强行击杀。

    也好在《打洞劲》具备穿透性,使她省了很多力气。

    就这样,没过一会儿,死在她手里的蛮族就有了好几位。

    “小黑,没想到你还挺有两把刷子的。”羽鸦赞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正在躲避蛮族的穆湄一个趔趄,差点没摔到在地,她气急败坏地叫道:“羽鸦姐姐,你叫我什么!!!”

    “小黑啊,你不是叫黑隙么?”羽鸦无辜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!管我叫什么都不能管我叫小黑,谁这么叫我我就跟谁急!”穆湄抻着脖子,严正声明。

    心里却在可劲地埋怨穆川:“哥!!!你说你起得这叫什么破名,被人叫作小黑,我不活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,不能这么说啊,要都按你这么想,那姓苟,姓白,姓黄的,是不是都不用活了……”穆川尴尬地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管,反正这个都怪你,当初就不应该听你的!”穆湄气呼呼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还不行么,你先对付敌人好不。”穆川只得求饶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那边,羽鸦也传来很无奈的声音:“好吧好吧,那我不叫你小黑,叫你小猫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穆湄刚想回应,正好又听到某人捂嘴偷笑的声音,她顿时又急了,怒声道:

    “小蘑菇!!!你有笑的时间,还不赶紧想想现在应该怎么办,蛮兵越来越多了!”

    “蘑菇大人——哈哈——嗯——可以用毒蘑菇。”白蘑菇边忍住笑边说着。

    “先等等吧,如果用了毒,这毒气在通道中弥漫,虽然能遏制蛮兵,但一会儿大理的士兵过不来的话,我们不就白忙活了。”羽鸦否决道。

    “羽鸦姐姐,咱们还要抵抗多久?我的真气损耗很大。”穆湄说。

    一直催动《打洞劲》伤敌,对内力的消耗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“两刻钟,再支撑两刻钟,大理的士兵应该就能抵达,这处是要道,我们三个能守就尽量守着。”羽鸦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来帮忙!贪吃猫,羽鸦姐姐,你们两个离我远点,我怕误伤了你们。”白蘑菇也挥舞着伞加入了战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“吃老夫一掌!”

    马正洪左手持火把,右手如被金沙覆盖,在闪亮的光辉中,猛然挥出一道道雕形真气,轰向蛮兵,威势极为的不凡。

    若换成旁人,腾出一只手用火把照明必定影响战力。

    但马正洪却不然。

    他这一身金雕掌力,全练在了右手之上,而金雕掌法,向来也只有单手的招式。

    即便当年,他独自面对西川六大寇,也仅仅是以单掌之力,就获得了战胜,也因此获封了一个“单掌平西川”的美名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马正洪威风不减当年,但是,他推进的速度却并不快。

    他身后只有寥寥三个帮手。

    另外,虽然手持火把,他战力得到了增强,但蛮族却也有了更明显的攻击目标。

    因此,战况在此时倒是陷入了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“贼子受死!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响亮的喝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个白衣鹤发老者,从后方冲过来,挥动着手中的拐杖,加入了战团。

    “黄堂主!”几人惊讶地出声。

    “先杀敌!”

    没有解释,黄琨冲到最前面,一拐下去,将一个蛮兵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有他这个二流高手生力军的加入,敌方的蛮兵虽然有几个三流高手,也很快被他们全部击杀。

    马正洪松了一口气,擦擦汗说:“黄老弟,这次是多谢了,不过,你不是镇守在后面么,怎么跑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”黄琨解释道,“我原本想镇守在那里,但是,我们一分兵后,往左边来的人太少了,我琢磨着,他们反正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返回,就先跑来这里帮你们一把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