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,阴冷,潮湿。

    在两片倒挂的钟乳石之间的空隙,穆湄双手双脚像壁虎一样黏在上面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把头微微一歪,便能够看到,在火把的微光下,一个个的蛮族战士潮水般向前涌去。

    不过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本就藏在顶部,还有钟乳石遮住视线,使用了《灵蛇潜息诀》隐匿之法的她,确实不虞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羽鸦姐姐和小蘑菇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穆湄心里暗暗发愁。

    之前,她们三个在蘑菇毒气的掩护下,选择一个通道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条通道的尽头,似乎是蛮族的一个兵士驻扎点,里面有不少蛮兵,其中还有勇士。

    激战之下,她们三人还是服用了小蘑菇的白蘑菇和黄蘑菇,才万分艰辛地闯过了这道关碍。

    可是,激战之中,穆湄却和羽鸦及白蘑菇失散了。

    这种环境之下,到处是蛮兵,而且她真气和体力也不足,完全没有办法寻找,只能先找到一个地方藏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她正模拟着《归真功》回复真气。

    这《归真功》与《木生功》虽都能回复真气,不过侧重点不同,一个是非战斗状态,快速恢复,另一个则是战斗中慢速恢复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全力运转《归真功》的穆湄终于恢复了大半真气。

    她暗暗思忖道:

    现在天应该亮了吧,也不知道大理军队杀到哪里了?不过,在这种狭小的地形中,就算大理军队攻了进来,一时半会儿肯定也杀不到这里,甚至,就算打到明天也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羽鸦姐姐和小蘑菇到底在哪里呢?安不安全?不行,我不能待在这里,得去寻找她们。

    动念之下,穆湄手脚并动,在山洞顶上,爬行了一会儿,然后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坠了下来。

    借着各种石头和钟乳的掩护,她小心地躲过不时在眼前经过的蛮族,一路往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发出一道微光,她凝目看过去,原来是一丛绿色的蘑菇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小蘑菇不在,不然,她倒是可以采走,嗯?旁边还有一个洞穴,我进去看看……啊!好臭!”

    往蘑菇的方向潜行过去,却发现了一座洞穴,可是一股刺鼻的臭味很快让穆湄捏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她往里看了一眼后,见里面有一些生活杂物,似乎是蛮人用来居住的洞穴,便没了兴致,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避着蛮兵,又一路进入各个无人的洞穴侦察,穆湄就这样颇费了不少时间,然而,始终没找到羽鸦和白蘑菇的踪影。

    不甘放弃的穆湄继续前行,不过没走多远,却不由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前方的地面,竟然出现了断层。

    一座由蛮人搭建的吊桥,连通了这一头和那一头。

    而这桥的两头,都有几个高大的蛮族在守着,观其气息,都步入了三流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这里竟然有一座桥!

    穆湄暗暗震惊。

    没想到,经过了一路七扭八歪,忽上忽下的山内隧道,在摸索之中,她竟然来到了一座桥的面前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座桥在,如果乞乌部万一不敌,就可以把吊桥放下,从容撤走,而大理军队,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“管它呢,是胜是败,我现在已经不关心了,还是尽快找到羽鸦姐姐和小蘑菇要紧。”

    穆湄再靠近一些,查看了一遍断层和吊桥周遭的情况后,不由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换成旁人,肯定是不可能,在不惊动吊桥守卫的情况下,通过此一断层的,但羽鸦绝对不在此列,甚至,就算她带着白蘑菇,穆湄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能够横渡这里。

    毕竟,羽鸦可是两天就侦察完整个罗波山的顶级轻功高手!

    “说不定,羽鸦姐姐和小蘑菇已经到了桥的那一边,我如果想找到她们,也必须渡过此桥不可,不过以我的轻功,肯定没法直接过去,那么,我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穆湄沉思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好有一队增援的蛮兵从深处走来,通过了吊桥,注意到这一幕的穆湄,不由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这些吊桥的看守,根本连盘问都没有,就放了蛮兵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是可以……

    穆湄返身回去,这次,在经过那些蛮族居住的洞穴时,她捏着鼻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寻找衣物。

    蛮族虽然大多只穿着简单的兽皮条子,可有时候,一些打猎时获得的完整皮毛,他们也不会破坏,而是直接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寻找了一会儿后,穆湄还真发现了一件比较完整的豹皮衣服。

    不过,她没有直接穿。

    而是先去找了一些兽皮条子缠在身上垫着,里一层,外一层的,直到把她整个身躯都涨大了好几圈,她才把那件完整的豹皮衣穿上。

    这下子,她除了矮一些,体型倒也跟普通的蛮族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接着,她又来到洞**一处发光的蘑菇旁边,坐了下来,然后借着微光,取出自己的易容工具,对面部做了一些处理。

    一切都准备妥当后,她走出洞穴,佝偻着腰,低头喘着粗气,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,缓缓向吊桥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吊桥守卫,发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要不行了,我要回去,在临死前,见她最后一面……”穆湄动用了《魔言术》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一个悲伤的蛮族勇士,在用生命跟敌人作战之后,却拼尽全力拖起垂死的残躯,赶回去见妻子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如此悲情的一幕,让蛮人守卫们感同身受,差点就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唉,你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那些该死的白蛮!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帮你报仇的!”

    “用不用送你一程?”

    痛心的蛮人守卫们,你一言我一语地安慰起穆湄,甚至还有一个人提出要送她一程。

    “不,谢谢,不用……我自己就可以,你们还有任务,防守……重要。”

    穆湄连忙拒绝,继续蹒跚着走上了桥面。

    蛮人守卫叹息了一声后,也没再关注她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快要不行的蛮人一直低着头,个头也稍微有点矮,但是她说的却是乞乌语,这导致蛮人守卫根本没有多想,直接就将其放行了。

    还是同样的说辞和表演,穆湄顺利地通过了吊桥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“哥,我厉不厉害!”在得意的笑声中,她继续前进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