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确实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穆川正在上课。

    感觉那场战事可能短时间内结束不了,加上妹妹此刻已经脱离危险并有了一个伪装身份,穆川也就暂时放下了担心,关注起自己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今日又有一门课《粗略暗器打造》步入了尾声,这也是一门半年期的课程。

    穆川之所以选这门课,也是有考究的。

    暗器这东西,简直是刺客必备,不管是远程打击,群攻,还是袭击单体,暗器都能够胜任,而暗器还有一大好处就是轻便,方便刺客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但暗器使用有一个常识,越威力大的暗器,越不可轻动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珍贵的暗器往往打造困难,除非必要,不值得浪费。

    而即便是普通暗器,打造也是不容易的,因为掌握此道的工匠本就不多,而且就算下了委托,往往也得等待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刺客往往会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,就是身上的暗器用完了,得不到补充可怎么办?

    这门《粗略暗器打造》,讲解的就是如何利用环境中各种常见的材料,亲手制作简易暗器。

    比如,如何将路边的石头打磨成,一个形状合格的飞蝗石;

    如何用一把捶子,将厨房的铁锅砸开,捶成各种飞刀;

    如何将屋梁拆下,削成一柄柄木制的尖头标枪……

    生活是一门大学问。

    懂得了这一点,暗器的打造,将不再是困难。

    当然,学习的时候也要注意,不要把自己的家当成了实验的对象就行……

    下课的时候,穆川和罗予珂两个人肩并肩走在一起,一块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珂,多谢你了,上次没有你给我补课,我缺席的那一段,如何打造飞针光我自己可没法学会。”穆川看着罗予珂,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小事,不用谢我啦。”罗予珂轻声说了一句,却又皱起眉头,说道,“远游哥哥,这门课的终考有些烦人,居然是让我们在五日之后,于课堂上,在一个时辰内,用一样的材料打造暗器,最后看打造出的质量和数量来评价成绩。我怕到时候紧张,影响发挥。”

    “紧张什么?一起打造也有一起打造的好处么,这样,你到时候如果紧张了,就看向我,我会放慢动作给你演示。”穆川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这门课的终考,他还真没放在眼里,毕竟,他们水月山庄家传的《蝴蝶手》他可是修炼了好几年,虽然这只是一门三流功法,但也把他手指的灵活度锻炼得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现场打造暗器罢了,他完全没一点压力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远游哥哥你当时从我这里学会的打造飞针,结果刚学会就比我打造的还好,速度还是我的双倍,实在太打击人了!如果到时候有你照应,我想这个终考我就没压力了。”罗予珂欢喜地说。

    “小意思。”穆川微笑道,“对了,那个什么盛猛最近没来找你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他被你打得现在还伤势未愈,哪有闲心再来骚扰我,不过,远游哥哥你得小心一件事……”罗予珂露出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,巳院的人对于此事很愤慨,他们好像在策划,如何针对你进行报复……这都怪我,要不是我,也不会给远游哥哥你惹来这些麻烦。”罗予珂自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还当什么事呢。巳院的人要报复我,就让他们报复去,你远游哥哥会教他们好好做人的。”穆川哂然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,他在这武院确实有不少顾忌,但主要是针对于上舍生和武院高层这种能够借势压他的。

    对于同样来求学的普通武生,顶多是浪费一顿拳脚罢了,他又哪里在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屋,他又观摩了一下妹妹,见她还在黑暗的山洞中摸索,也就暂时没管她。

    取出上回从甲胄店购得的练甲,他又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这些课程的终考,有些简单,有些困难,简单的穆川都不用费神,而困难的,确实很折磨人。

    这两天,他对于练甲的改造,倒也构思了几个方案。

    比如,设计成十层厚的练甲,抗击能力便有了显著提升。

    又比如,设计出一套可以外镶的甲片,在需要的时候,可以披在练甲上,不需要的时候再卸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思前想后,他又把自己设计的几个方案都否决了。

    练甲若叠十层,失之于笨重,反而把其轻便的优势给抵消了,这种练甲有什么用?

    可拆卸甲片,想法不错,能使练甲具备不同情况下的两用功能,但是,这相当于随身要携带着一个重物,而且穿戴和拆卸繁琐的问题不好解决。

    难道,真要放弃改造练甲的方案,弄一个改造扎甲的?

    改造扎甲容易,因为扎甲本就是最原始的一种铁甲,有很多方法可以进行改进,但那样恐怕也无法获得一个好成绩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,还不如把“可拆卸甲片”的想法提交上去,反正李海讲师要的也只是一个构思,穿戴和拆卸繁琐的问题可以不用管。

    但想了想,又觉得不甘心,心烦意乱的他,干脆走下了楼,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。

    他站在窗户前,凝望着远方天空上,飘荡的彩云,不由思续连篇。

    “任何一种甲,都有它的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就比如藤甲,那可实在是一个好东西,刀枪不入,弓弩不破,若能装备一支藤甲军,那简直就是一支怪物军队,可以所向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即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穆川的思续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朱豪看到他露在阁窗前的半个身子,打招呼道:“远游哥,想什么呢,这么出神?有空帮我个忙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啊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有一门《防御远攻》的课,有个半年考,考核的内容,是要在三天后,当场防御讲师使出的远攻手段,远游哥,你不是报过暗器相关的课么,我想请你给我陪练一下。”朱豪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小事一桩,等我取暗器,你在演武场等我。”穆川答应下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