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爹,那些白蛮子为什么要来杀我们?”

    一个蛮人小孩儿,仰头望着一个高大的蛮族男性,用稚嫩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些可恶的白蛮,想抢夺我族圣物,我族绝不会让他们得逞的!”那蛮族男性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“阿爹,我族的圣物是什么,在哪里?为什么白蛮子要抢。”蛮人小孩又在问着。

    “圣物就是圣物,在我族禁地,如果一旦被夺,我族崛起的机会就没了,所以,无论如何,就算拼尽性命,我们也一定要守护住我们的圣物!”蛮族男性肃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休佳知道了,守护圣物!”蛮人小孩竖起胳臂,使劲握紧拳头,大声应和。

    这一对蛮人父子却不知道,他们这一番对话,却都一字不差的,落入了他们头上某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圣物?什么东西?”穆湄像壁虎一样爬在洞顶,此话听得她耳朵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自过了那桥后,她一路往里,好过的地方就直接潜行,若是遇到不好过的地方,就装扮成蛮人,骗过守卫。

    一路都没出什么差错,这不知不觉的,似乎是到了乞乌部的核心居住地。

    这里不仅宽敞的洞穴密集分布,而且蛮人的服饰、装扮,都明显比外圈的好上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就比如这蛮人小孩休佳,穿的就是一套完整的羊皮衣。

    而在外圈,别说小孩了,大人也大多没有完整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,到底什么鬼东西是圣物,这家伙说一半就不说了,可真恼人!”穆湄很不满地服诽着。

    不过,人似乎都有一种共性,越不容易知道的东西,越想知道。

    在暗自服诽的同时,穆湄也不由生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那大理军队,害人不浅,说好的,让我们武林人先打个前锋,他们立刻就跟来,结果我们武林人都浴血厮杀了这么长一段时间,他们却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,我觉着,他们说不定心怀鬼胎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若是攻破了这乞乌部,那什么鬼圣物肯定是被他们所得,虽然他们答应分给我们一部分战利品,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,那珍贵的圣物肯定是没有我们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攻不攻得破还另一说呢,这等地形,可是绝对的易守难攻啊,更何况,还有那吊桥,一旦被蛮族毁了,大理军队就会很难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要是能知晓那圣物藏在那里,不如我就索性去谋夺一番,这样本姑娘也不算白来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人多,干脆,我就藏在上面,偷听他们都说些什么,就算他们不谈论圣物,万一有谈到羽鸦姐姐和小蘑菇的消息,我也好及时赶去相救,否则在这黑乎乎的环境中找两个人,实在是如大海捞针一般。”

    计议已定,穆湄也就不打算乱走了。

    她找到附近一个隐蔽的地点,藏匿起来,竖起希音铁耳,监听蛮族的谈话。

    倒也确实听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好好休息一下,白蛮的军队,又打过来一段,一会儿,我们去增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些白蛮请的武林高手,当真可恶,杀了我们好多兄弟,不过,我们也杀了他们很多人!”

    听到这条信息,让湄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武林同道们,竟然死了很多人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虽然被派作了先锋,但是也不傻,早已经预留了退路,如果万一坚持不下去,自然会往回退,怎么可能会出现很大伤亡?

    难道,后方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?

    比如,被蛮族通过另一条通道,夹击了谭森和庞生把守的入口,那样的话,武林人士确实危险。

    “难怪哥哥会跟我示警,算了,现在想之无益,我既然已经深入敌营,就做好自己目前该做的事情就好。其他的武林同道,希望他们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穆湄抛开胡思乱想,继续监听。

    “这批伤药,你们几个,快拿过去,给兄弟们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勇士大人,这些兄弟都中了那些武林高手的毒,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毒轻一些的,抬去希牙和其思那里,严重的,就直接去找咯尔夸大人,用宝珠来救命。”

    这一批的声音,却似乎是来自,一个专门处理伤兵的洞穴。

    从前线,不时有伤兵被运来,送到那里,哀嚎的声音此起彼伏,时刻没有停歇。

    “宝珠,什么宝珠?中了毒,不用药或者内功逼,区区一个珠子,难不成比他们族中的草药师还厉害?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圣物,难道就是那宝珠?不管了,先去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被勾起兴趣的穆湄,重新蹿入洞顶,手脚并动,飞快地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她就发现,果然是有几个中毒严重的,被从地上那一群伤兵中拣出来,被几个蛮兵抬着,往别处去了。

    穆湄立刻远远地吊了上去,不过没跟太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看到那些人进入一个有守卫把守的洞穴后,她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这里,难道就是那宝珠的所在地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本姑娘可没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蛮族的二流高手,以他们那笨重的样子,以本姑娘的轻功,也可以安然逃脱,不过,若那个什么咯尔夸是一流高手,本姑娘贸然进去,岂不是会遭殃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外面等着好了,除非什么时候,大理军队杀过来,那个咯尔夸亲自去迎战了,我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就算没有宝珠,想必也有不少好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穆湄选了一个隐蔽,又方便观察那处洞穴的位置,小心地藏匿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两刻钟,有一批蛮族,从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穆湄一看,不由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除了刚才抬伤兵的那几个蛮族,其他几人,赫然正是刚才的严重中毒者?

    可现在再瞧他们的样子,除了虚弱一些,又哪里有半点中毒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宝珠,竟然如此神奇?短短时间,就将这几个蛮族身上的剧毒完全祛除了?绝对是一件异宝啊!”

    穆湄眼中,亮光直闪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