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的洞穴中,没有日升日落。

    穆湄潜伏着,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。

    直到哥哥将视线探过来,她才知道,此时已经到了黄昏时分了。

    “湄儿,怎么样,饿不饿……”穆川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!!!都怪你!你要是不说,我还真没发现自己有点饿了!”穆湄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呃,好吧,我的错,不过你身上带没带干粮?”穆川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带了,一早就做好了准备,只是……干粮不好吃。”穆湄消沉地说。

    “先忍耐一下吧,回头再过些天,武院放假,我就去城里,请你吃好吃的。”穆川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,一定要最好吃的!另外你还欠我一次看变脸,不许忘了!”穆湄立刻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放心,肯定不会忘。”

    穆川再保证了一句,就关闭了心灵链接。

    正打算再温习一下功课,一道声音在楼底下传来:“远游,在么?”

    是许明航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呢,老许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坐在那,该干嘛干嘛,没有下楼去迎接。

    这将近半年过去,同院的这几个兄弟,早已经混得非常熟,相互之间,不须客套。

    许明航上来了,却抱着一卷画纸及笔和颜料。

    “嗯,老许你这是要画画?不过我这里你也常来,闭着眼睛也知道怎么画吧,还用亲自过来?”穆川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啊不一样,角度不一样。”许明航摇头晃脑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意思?”穆川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许明航没有答话,把一张桌子搬到窗前,铺上画纸,放好道具,然后先没有动笔,而是走到东边的窗户前,朝外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发现许明航站的正是东边的窗户,穆川在愣神了一下后,不由笑骂了起来:“好你个老许,我当你要干什么,原来兴的是和李笑那厮一样的心思,真是看不出来啊!世风日下啦!”

    “和李笑一样的心思?什么意思?”许明航不解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笑那家伙,刚来的第一天,就要跟我换楼,因为从我这里三楼的窗户往东边看,正好能看到小珂她们院的情况,幸亏那时候我被朋友提醒,才没中了那厮的奸计。否则现在啊,估计小珂她们,得天天打上门来。”想起当年,刚搬进来时的那桩趣事,穆川不由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桩事?对李笑这家伙来说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”许明航耸耸肩,苦笑说,“我报的一门《进阶风景画》的终考,是选取武院中的一处景色,进行绘画,八号院的景色,比咱们七号院要好上很多,所以,我就想到你这里来了,角度好么。”

    “八号院比咱们七号院风景好?”穆川眨眨眼,笑着点了下头,说,“行,你就在这儿绘吧,不介意我旁观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许明航说着,也没动笔,就站在窗户前观察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太阳就完全落山了,还不赶紧画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别出声。我在用心记忆,这夕阳下的美好景色。”许明航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无奈地点了点头,穆川也懒得去管他,做起自己手头的功课。

    到了太阳完全落山,许明航才结束观察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穆川便去多找了些蜡烛,点燃之后,放在许明航画桌的四周,然后又继续做他自己的事,只是偶尔才往许明航那瞅两眼。

    在烛火之中,许明航开始了创作。

    自他开始了第一笔后,那副精气神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无比的专注,无比的认真。

    仿佛天地之中,就只有他,还有他手中的这幅画,再别无他物存在。

    穆川看着这一幕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许明航长呼出一口气,放下手中的画笔,靠坐在椅子上,显得很疲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许才子,大功告成了?我看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穆川站起身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明航画的,正是辰八号院的景色。

    此时夕阳落下,四座主阁楼染上了昏黄的光晕,旁衬的几座低矮厢房门正敞开,能看见杂物,厨具,和冒起的炊烟。

    后院是池塘,假山,和演武场,此时却布满了,风吹来时,洒落到满地的叶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景色,与他们七号院,也并无多大不同。

    顶多,他们七号院是没有炊烟产生的,因为,大家都懒得做饭。

    即便是朱豪,现在手头阔绰了一些后,也基本不自己做饭了。

    还要说不同,那就是,女生们在三楼晒着一些衣物,看上去比较令人尴尬。

    此外,在院中那棵大榕树下,女生们挂了一具秋千,这也是在各个男生院中绝对没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说许才子,虽然你画得很好,可我有些不懂,为什么要选一个武生宿院这种最常见的景物来绘画,大家都司空见惯了,没什么意思吧?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同样的景色,在每个人眼中,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何况,越司空见惯,越平凡之物,往往也寄托着,越深重的感情。”许明航慢慢地说。

    “感情,什么感情?你说说看!”穆川眼睛一亮,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打个比方。”许明航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奇怪一件事,为什么这院中没有人呢?我记得这具榕树下的秋千,还是玉荷师姐搭的,为的是在这上面陪宝儿玩,你看你画的这个秋千,正处于一个荡起的状态,乍看像是被风吹起,可风吹起来的幅度绝没有这么大,上面的人哪去了?请问?”穆川盯着许明航,连珠炮般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画的,本就是一幅风景画,没人不是很正常?”许明航避过了穆川的眼色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正常,说,你究竟是不想画,不愿画,还是——不敢画?”穆川的声音越来越大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,要回去早些休息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许明航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,一把收拾起画作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穆川看着他的背影,脸上闪过一丝笑意,可是很快,又似乎想到了什么,不禁叹息了一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