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当薛志陷入无边的绝望的时候,忽然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几个不知道从哪飞来的蘑菇,猛然在桥头炸开,令这里陷入了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而后,一道奇快无比的身影从黑暗中蹿出来,手爪一捏,就将那挥动石斧的蛮兵的喉咙给捏断了。

    蛮族的勇士们震惊之下,叽里呱噜地喊着话,纷纷抡起各种武器向桥头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战士,因为畏惧蘑菇释放的毒气,没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快,快冲过去,保护桥头!”

    薛志绝处逢生,大喜之下,亲自率领着大理将官,疯狂地冲击过去。

    还守在桥这一边的,都只是些残兵败将,刚才一轮爆发,又消耗了仅存的力气,这一次是完全无能为力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大理高手突破过去,发出不甘的嘶喊声。

    羽鸦这时候也拼尽了全力,爆发出了超越她自己极限的速度,她一个人,竟然化身出了七道残影,以手中一双利爪,到处狙击着蛮族勇士进击的步伐。

    为了躲避她索命的利爪,蛮族勇士们无奈之下,也只得先放慢脚步,避开身形。

    而一道举着伞的纤细身影,也在这时勇敢地冲过来,挥动伞面,奋力阻挡蛮族勇士投掷向桥头桩的飞斧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个刹那,像是黑夜一般漫长。

    在大理高手们焦灼得恨不得背生双翅飞过去的心绪中,桥头竟真的被羽鸦和白蘑菇两人合力守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桥保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羽鸦女侠,蘑菇女侠,你们两个建了一番奇功啊!”

    欢呼声中,大理高手们落在桥头,完全堵死了蛮族勇士们攻击的路线。

    蛮族勇士们见大理高手抵达,知道事不可为,在一声声不甘地咆哮声中,掩护着蛮兵们撤退了。

    大理高手们也没有敢追击,只是停留在原地,鼓起真气挥动衣袖,驱散此处弥漫的毒气。

    “两位女侠,回头我一定禀告蒙大人,此次能破坏蛮族拖延我军进击的阴谋,两位实在是居功至伟啊!”薛志感慨了一句,又问道,“对了,两位怎会知道蛮族的阴谋,而埋伏在此处的?”

    “凑巧发现了这座桥罢了。”

    羽鸦却并没有过多解释的意思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,然后就问道,“有没有看见黑隙少侠?还有我们其他武林同道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看见黑隙少侠,他不是跟你们一起么?至于其他人……”薛志的脸上闪过一道异色,猛然长叹了口气,说道,“唉,此事一言难尽,蛮族奸诈,各位大侠却是损失惨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羽鸦和白蘑菇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说清楚!”羽鸦沉着脸,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在此指挥部队,详情,你们去问薛大人吧,他目前就在洞外的军营中。”薛志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留意,看看有没有黑隙的踪迹,我们问完情况还会回来找他。”羽鸦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会下令士兵们留意黑隙少侠行踪的。”薛志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羽鸦这才拉着白蘑菇,往洞外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薛志看着她们两个的背影,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等到羽鸦和白蘑菇急匆匆地跑到洞外,发现这里已经分散着许多个军营,在山间各个较为平坦的地方驻扎。

    看见有军士抬着伤兵在走,两人一问,果然是前往伤兵营的,便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伤兵营,到处是哀嚎和呻吟的声音,在中间一个较为宽敞的帐篷中,两人找到了其他的武林同道,只是眼前的这一幕景象,却让她们心神巨震。

    找是找到了,可是——

    这宽大的帐篷中,竟赫然只有十多具裹着白布的尸体。

    难道武林同道们,已经全部牺牲了?

    羽鸦一个急步,来到了这些尸体的前面,一个个地去掀盖在他们脸上的白布。

    顾炫,苗路平,伍亚,桓子仓……谷澍?

    他们,都是三流高手,那谷澍更是青年中的翘楚,靠一手《开元手》纵横捭阖,一旦成长起来,定是武林栋梁无疑,没想到,竟然就这么陨落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许立刚?他之前还在跟小猫打赌较量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掀开下一张白布,羽鸦喃喃出声。

    “许立刚是跟我们同样走的右边岔路,如果不是贪吃猫提醒我们别回去,会不会我们也……”白蘑菇捂住嘴,小脸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“小猫的第六感确实是对的,很可能救了我们一命。只是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羽鸦的脸色越来越不对,飞快地去掀其它的白布。

    “嘶嘶”的叫声传来,几条蛇在朝她吐着信,似乎是在责怪羽鸦打扰了它们主人的宁静。

    蛇使庞升?

    他也死了,虽然之前表现得很抢眼,可也是死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这些宝贝们,倒确实忠心,虽然似乎在恶战后只残存了这几条,却依然在忠心耿耿地守护着主人。

    羽鸦又把白布小心地盖好,那些蛇才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苗香主!”

    下一个白布,让羽鸦黯然出声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,她从山上归来,巧遇苗亿,苗亿风趣的语言,爽朗的性格,令她印象颇深,没想到,此次竟也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最后还有两张白布,羽鸦一同掀开。

    “谭门主,项前辈,连你们也!”

    羽鸦的手颤了一颤,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虽然她一向独来独往,可这两位的大名,她也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谭森,作为风刀门门主,一身修为已至二流巅峰,那一手斩风快刀,更曾令无数大炎捕快,成了他刀下亡魂。

    项啸威,更了不得,修为上,他与谭森相当,可是,他却是列入朝廷黑榜的高手!

    一切只因为潜力。

    年方四十的项啸威,已经领悟出了强大的一流剑法《镇山剑》,且隐隐有突破一流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等强者,自然是朝廷的眼中钉,肉中刺,比已经年迈的谭森威胁大得多,才列入了朝廷黑榜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两位大名鼎鼎的强者,已经静静地沉睡在此,永远不会醒来了。

    一切的声名,荣耀,仇恨,都这般消逝了。

    究竟,发生了什么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