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唉,你们两个到哪里去了?倒是幸运,躲过一劫。(书^屋*小}说+网)”

    门口,传来一声叹息的声音。

    羽鸦和白蘑菇霍然转头,却见来者,是一名身子骨硬朗,此时却面带悲戚之色的老者,“金雕掌”马正洪。

    “马前辈,究竟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大家的伤亡会这般惨重,连项大侠这等强者也……”羽鸦急忙问。

    “先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马正洪摆了摆手,领着两人往伤兵营的另一处地方过去了。

    魔手蝎,还有另外两名青年强者,身缠着绷带,或仰躺在地,或斜靠着帐篷,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到羽鸦和白蘑菇,他们几人只是有气无力地点头示意了一下,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羽鸦,白蘑菇,你们两个逃出来了?甚好,甚好,我们武林的伤亡又减少了一分。”

    一个鹤发老者在这时走了过来,看到羽鸦和白蘑菇的时候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就感叹了一句,持着手中的药罐子走了进去,向魔手蝎几人说道:“我煎了一些药,你们几个服用了吧,这等伤势虽重,不过你们放心,老夫定给你们治好。”

    此人,正是百草门黄琨堂主。

    “黄前辈,你当时,是负责镇守在中间要道的,事情的经过应该你最清楚,请问,这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?会牺牲这么多人?”羽鸦看着黄琨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奸诈的蛮族,竟然派兵断了我们的后路!”黄琨愤怒地说道,“为了死保我们的退路,谭门主和庞蛇使力战之下,不幸阵亡了,而我们残留在洞里的这批人,面对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蛮族,只能困守在绝地进行死战,而项大侠、苗香主,为了保护后辈们,承受了太多的压力,于此役不幸战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?可是,为什么蛮兵会偷袭我们的后路,而大理军队又为什么迟迟不来?”羽鸦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来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一身戎装的蒙荣,似乎是听到了两人归来的消息,也在这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脸悲痛地说:“是这样的,在诸位出发之后,我便命先锋急赶,却没想到,竟然遭受了蛮族的埋伏,大战之下,我军的前锋虽然胜了,可也因此耽搁了行军,等赶到山洞的时候,没想到悲剧已经发生,这都是蒙某的错……至于蛮兵为什么会提前察觉,抄了你们的后路,我想,可能是因为,他们拷问了前日被俘的甘宏少侠,从他嘴里得知了消息,从而做了个应急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绘制了整个地图,为什么你们大理军队还能中了埋伏,都是吃干饭的不成?”羽鸦愤怒地质问着蒙荣。

    “怪我,这都怪我,没想到蛮族竟然藏得那么好,而我们的行军又太急促了,是我蒙某对不起各位大侠和少侠,等我军获胜回来,我一定用最高的规格,给项大侠他们举行葬礼,并且,此次获胜剿获的物资,我会腾出很大一部分,用来抚恤他们的家人!”蒙荣一脸自责地低着头,惭愧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唉,人都死了,再高格的葬礼,再优厚的抚恤,又有什么用!”马正洪在一旁恨声说着。

    不仅马正洪,还有魔手蝎等几人,此刻也是一脸冷漠之色,似乎对蒙荣的这番说辞,并不买账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人死不能复生,大家且都冷静一下吧,不管如何,项大侠他们都是死在蛮族手中,当前的第一要务,还是剿灭乞乌部,为他们报仇,蒙大人,你军务繁忙,还是不要在此地多留了。”这时候,正在给几人喂药的黄琨打着圆场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诸位且先安静养伤,蒙某向诸位保证,此次我军一定大破乞乌部,为项大侠他们报仇!”蒙荣又叹息了一声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等蒙荣走了,羽鸦沉默了一会儿,又说道:“以项大侠的身手,就算被困在绝地,也不应该就这样阵亡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言下之意,是连几个三流高手都存活下来,可为什么最强的项啸威反而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“项大侠是为了保护我等,损耗过巨,结果一个不慎,被那蛮族的二流高手击中了要害,不幸牺牲了。”黄琨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两个没有回来,自然不知道那一战我们战斗得有多辛苦,老夫若不是有黄老弟的赠药,恐怕此刻也已经步入了项大侠后尘了。”马正洪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那黄琨听见这话,脸上却闪过一丝不自然之色,他却很快打了个哈哈,掩饰了过去:“老夫的回元丹,能恢复真气,可惜的是,重复服用效果很差,所以每个人我只增了一粒,马老哥能在最后坚持下来,内功一定极为的不凡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夫的内功当然强,可是那又什么用?面对蛮族,老夫还是没那个能耐救得了项大侠他们。”马正洪苦涩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在这养伤吧,黄前辈,麻烦你多照顾他们一下,我和白蘑菇还得回去参加战事,黑隙可能跑到了乞乌部腹地去了,我们得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羽鸦说了一句,便和白蘑菇告辞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老夫的武功虽不高,但治伤绝对不在话下。”黄琨拍着胸脯保证,又说道,“你们两个也务必多杀一些蛮族,为项大侠他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等到两人出了伤兵营,白蘑菇忽然扯了扯羽鸦的衣袖。

    在羽鸦不解的眼神中,白蘑菇拉着她走到了一个军营外的偏僻地点,附耳悄声道:“羽鸦姐姐,蘑菇有一件事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项大侠,谭门主,苗香主,庞蛇使的遗体,都中过毒。”白蘑菇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羽鸦露出惊容。

    “嗯!十分确定!蘑菇修习过一本毒经,那些花蘑菇的毒性,都是蘑菇自己调配的,刚才我观察项大侠他们的遗体,有比较隐蔽的,中毒迹象。不是精擅毒功的人,察觉不出来。”白蘑菇认真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不管是黄堂主,马大侠,都没提到过这个茬儿啊?”羽鸦顿时惊疑不定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