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事,先不要跟任何人说,我们在暗中再进行调查,看看其中有什么隐情。不过当务之急,还是得先找到小猫,也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,我进乞乌部腹地找了几圈都没找着……”羽鸦担忧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,也难怪羽鸦找不到。

    穆湄此时,正躲在一个谁也猜想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离那蛮族腹心居住地不远处,有一座巨大的瀑布。

    雷鸣般的响声中,瀑布的流水直坠而下,化为一股股的清泉,在山内流淌。

    这正是乞乌部人民最重要的水源地,也是他们在此山内安然居住的根本。

    所以这瀑布在乞乌部中有一个很神圣的地位,绝不容许任何人在此地嬉戏。

    穆湄此时,却正躲藏于瀑布的水帘内,举着一把凿子,满头大汗地在凿山。

    原来,自那日见识到乞乌部巫师手中宝珠的厉害,她就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考虑到,这场战事也不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,她就有些坐不住。另外,她也担心,就算那咯尔夸巫师出去迎战,指不定里面还有什么守卫和阻碍,万一不能及时进入,可能会错失良机。

    当她注意到这座乞乌部人赖以生存的水源瀑布的时候,就不免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搜集了几把乞乌部人用来凿洞的工具,她便躲在了这瀑布内,利用水声的掩盖,凿取隧道。

    打算凿通一条,通往那个咯尔夸居所附近的通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等那咯尔夸出去迎战了,她就直接从隧道进入,把最后一段直接凿开,进去取宝。

    当初,穆川跟着地鼠学了一段时间如何打洞,穆湄自然知道,所以她就直接让穆川打开双生灵觉,指导她在此处凿取隧道。

    山中凿洞,非常地困难,就算穆湄会《打洞劲》,也依然很费事,让她这段时间是累得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穆川也劝妹妹,放弃此一行动。

    但是穆湄还是拒绝了哥哥的提议,咬着牙,继续卖力地凿洞。

    “哼,既入宝山,我穆远黛如何能空手而归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日的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李笑把几个兄弟都叫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这次叫你们过来,主要是院里下发了两个通知,第一个,是第二次综合测评将会在后续的几天陆续展开。”李笑陈述道。

    综合测评?

    提起这个东西,在座的几人,脸色都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想当初,武院搞的第一次综合测评,他们几个,由于各自存在短板,成绩处于院中的倒数,可是让他们辰七号院,狠狠地丢了一回脸。

    “笑哥,你放心,这几个月,我时常苦读《论语》,《道德经》,《墨子》,《韩非子》……相信我的成绩,应该,应该……或许不错?”这越说,朱豪的声音是越来越小,脸色,活像是苦瓜脸。

    因为虽然下决心,要弥补他自己的短板,才选了这几门课,可这几门课程却实在太过艰难了,他经常捧着书读,却总不知所云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学问类的测评,他还是没什么信心。

    “你啊,刚开始告诫你不要贪多,知识的学成,不是一朝可蹴,可你倒好,一下子选了这么多不好学的课,这下知道苦处了吧。”穆湄摇摇头说了朱豪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着急么,哪想到,这些书都这么艰涩。等下半年,我还是先选一些简单的好了。”朱豪不好意思地挠着头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还行,估计,拿个中游的水平应该没问题,上游就不用想了,毕竟我的身体素质和武学基础差,不是短短的几个月内就能弥补好的。”许明航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中游也可以了,远游,那你呢?”李笑看向了穆川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穆川想了想,说,“我倒是可以争个上游,但是,作为曾经的佛门弟子,我有必要那般高调么?”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!”

    没想到,李笑、朱豪、许明航一起齐声说是。

    “远游啊,这几个月,我真是受够了其他人的白眼了,尤其是那万流云,看我们几个的时候,完全就是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,我实在忍受不下,你这次可一定要给我们辰七院好好地争上一口气啊!”李笑愤愤不平地说着。

    穆川耸了耸肩,对于李笑的话,他也就听听而已。

    李笑这家伙,是抓住一切机会抹黑他的情敌,如果那万流云也把他当作情敌的话……

    真实性,当然就不用考究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我也觉得你能争上游干嘛要谦让,别的不说,起码武院下发的奖励就不错,不拿白不拿么。”朱豪从实际的角度,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争吧,远游你既然已经还俗了,自然也要适应现世的环境,谦让这个东西,虽然是一种美德,但对武院来说,真的完全没必要。”许明航也劝着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们都这么说,那我就尽量好好表现一下。”穆川终于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第二件事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笑刚想再说话,朱豪举手打断了他:“等等,笑哥,你还没说综合测评你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李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哪来这么多怎么办!区区的一个综合测评,你笑哥自然不放在眼里,又何必特意地说一句?好了,第二件事是,我们中舍区的,甲、乙、丙、丁四域,会在半年考结束之后,举行一场小比,每个人,都必须参加。”

    中舍区小比?

    几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小比,那也是比试。

    那综合测评,花样再多,也只是简单地测试武生的综合素质。

    比试就不一样了,需要真刀真枪地上阵。

    “对了,据说,如果在综合测评和小比中都表现不佳的,会被武院直接淘汰。”李笑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那笑哥你……”朱豪张大嘴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笑顿时脸色都黑了,牙齿咬得咯吱响:“我什么我!你笑哥我再不济,总不至于,比那丁字域的还差吧!哼!”

    “呃,那笑哥,这次小比,还有什么讲究么?”朱豪尴尬地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