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据说规则是这样,按照综合测评中,各人的武学素质,先进行一个排名,然后可以向排名差距不大的对手进行挑战,比如,武学素质在前十的,只能被武学素质在前二十的挑战。从最末开始,每个人只能有一次挑战的机会,另外不能下重手,大概这样。”李笑讲述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这个规则的话,倒也公平,这几天,你们谁抽空陪我对练一下,我的实站经验有些少,对这场小比有些发怵。”许明航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航哥,这个好说,我来陪你,老跟远游哥对练也没啥意思,成天被他虐!”朱豪立刻出声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呃,好吧。”感觉到朱豪的态势有些凶残,但话都说出口了,许明航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小比,还有别的事么?”穆川说着,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了,但是远游,我建议你如果有实力,还是去争一争这个小比的名次。”李笑看着穆川,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穆川不解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能还不知道,这个小比的奖励不一般啊!如果能取得魁首,会奖励一门二流下乘的内功,第二到第三名,奖励二流上乘武功,第四到第十名,奖励二流下乘武功,第十一到第二十名,获得丹药的奖励,第二十一名到第三十名,获得银两的奖励,所以如果有实力的话,就一定要往前三十挺进。”李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魁首居然奖励二流下乘的内功,那可真是好东西啊!”朱豪感慨着,一副很心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笑和许明航也都有些意动,只有穆川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远游,你既然都战胜了巳院排名第三的盛猛,前十肯定是没问题,有把握能第几?”李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但是第一应该没戏。”穆川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唉,那倒也是,第一名的奖励虽然好,但基本上,应该没人能争得过那巳院的……周玉真。”

    提到“周玉真”这个名字,李笑的声音显得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这周玉真,是巳院排名第一的高手,据说其父亲,曾是大炎将领,却在与吐蕃作战的时候中了埋伏,被万箭穿心而死。

    这周玉真,怀着为父亲报仇的想法,从小就苦练武学,加上她本身的天赋和底子也好,在这次的中舍生中,早就盛名远扬,据说武院的高层都在暗暗关注她,将来甚至有机会进入内院。

    因此,穆川说争不过她,在其他三人看来,倒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“笑哥,我记得,你有一次调戏那周玉真,结果被人家揍得脸肿了一夜,现在还有印象不?”朱豪偷笑着。

    “哼,那丫头就是个变态,据说年纪好像也就十五岁,我本着关怀师妹的想法,想多跟她交流交流,结果这丫头一点都不领情,我要是武功比她高,非得出手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!”

    李笑狠声说着。不过他那色厉内荏的样子,看得几兄弟都暗自好笑。

    又闲聊了一会儿后,许明航起身告辞:

    “没别的事,大家就散了吧,这几天都忙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朱豪也随之想起身,不然却被穆川按住了他的肩膀,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朱豪眨巴了一下眼睛,重新坐好。

    “李笑,你再给我讲讲小比还有哪些具体的规则,比如一个人可不可以被多个人轮流挑战……”穆川随意问着。

    “可以,这个在比赛规则上,是没有被禁止的。因为即使武生被车轮战挑落,他的选择次序还是按照原来的顺序,所以完全可以休息一阵后再反挑回来,当然,如果被太多人针对,不好受是肯定的。”李笑解答着,注意到穆川小动作的他投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穆川却先没有说话,等到许明航的背影消失了,他才清了清嗓子,低声说道:“有一件事跟你们商量一下,你们感觉老许这阵子不太对劲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劲?”

    面对李笑和朱豪疑惑的眼神,穆川把那天许明航绘制风景画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还当你说什么呢,就这个事情谁不知道,天天看见老许在那边晃悠,傻子都知道他怀的是什么心了。”李笑头一甩,一副早就知道此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,对此事你们怎么看呢?”穆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持否定态度。那狄玉荷伤风败俗,还没结婚就带着孩子,而且出身也一般,反观咱们老许,长得一表人才,悟性又高,还是出身书香世家,无论从哪点来说,那狄玉荷都完全配不上咱们家老许好不?当然,我也承受,那狄玉荷还是有一些姿色的,不然也不至于把老许给蛊惑了……”李笑双手抱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玉荷师姐也蛮好的,但是,她已经为别人生过孩子了,是别人的女人,以明航哥的条件,完全可以找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女人么,比如,雪君姐就不错。”朱豪摸摸脑袋,给了个比较传统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朱豪!!!牧雪君是我李笑的,谁都抢不走,这一点,请你记住!”李笑却不乐意了,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捋了捋衣袖,恶狠狠地盯着朱豪,一副要动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笑哥要打我!”朱豪缩缩脖子,躲到了穆川身后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说正事。”穆川无奈地打着圆场,说道,“既然大家都一样的看法,那就好说了,李笑,此事就交给你,由你负责,破坏掉明航这一段错误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?”李笑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因为,你是斋谕。”穆川立刻道。

    “对,笑哥你是斋谕,当然要由你来负责这件事。”朱豪也一同帮腔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是斋谕,如此说来,此事非得我亲自出马不可了?”李笑摸了摸下巴,在沉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川和朱豪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人生最大的错误,就是喜欢上一个自己本不该喜欢的人。既然老许误入了歧途,就让我来负责拯救他吧!”李笑双手合什,一副神圣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川和朱豪听得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好像这个最大的错误,你李老人家已经犯了不知多少次了吧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