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不提,李笑在琢磨什么坏注意,起码这段时间他是没什么施展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武院的各种事情,全都在这段时间堆积到了一起,任谁都忙碌得没有一点闲功夫,包括平时最闲的李笑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综合测评,分为好多项目,而且每个武生的课表不一样,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,去零散地进行测试。

    穆川也在这一天,抽空去完成了几个项目。

    力量测场。

    穆川静静地站在屋里中央的位置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旁边,一个中年武者走到了他的面前,淡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,请老师出手吧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第一拳的力量,有三百斤,如果你能接下,那么,我第二拳,将会出以三百二十斤的力量,以此类推,直到你接不下为止。此外,就是无论如何不得使用真气,因为这一项,只是用来测试你们肉体力量的,一旦违规,成绩清零。现在你小心,我要出拳了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武者又说了一遍规则,抬起手掌,握拳准备出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老师,我今天还有不少事情要忙,能请你直接从五百斤开始么?”穆川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五百斤,你确定?你要知道,在你们这批刚入院的武生中,纯肉体力量,一般都是在三百斤到四百斤。”中年武者停住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确定,老师你出手吧。”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在中年武者赞赏的眼神中,他得了个六百斤的成绩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心中,却还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“在武院学得的炼力法门,还是太低级了,虽然这几个月勤奋习练,但我现在的极限力量,也顶多只有八百斤。据说那《神象圣力功》中,倒是有高阶的炼力法门,可惜我现在并没有接触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轻功测场。

    这轻功测场,是在一段跑道中,布置各种各样的障碍。

    比如木桩,泥泞路,沙地,高墙,横杠,铁网……

    武生们从起跑点开始,一路施展轻功,通过到达终点的时间来计算成绩。

    穆川没敢使用他所会的《云游步》,只使用了一门在武院中学得的三流下乘轻功进行测试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底子好,他最终还是取得了一个中游的成绩。

    奕棋测场。

    黑白对奕,这个就没什么好掩饰的,毕竟奕棋考验得更多的是思维能力,而不是人的经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武院安排的棋师还是蛮厉害的,穆川虽然使用了浑身解数,但还是输了,不过,那棋师也显得并不轻松,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给穆川记了一个优等的成绩。

    琴艺测场。

    这个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负责给他测试的人,名叫祁远……

    在给了穆川一个“你懂得”的眼神之后,祁远直接给他记了一个满分,而穆川甚至连琴都没摸一下……

    在快踏出门去的时候,穆川还是经受不住良心的拷问,犹犹豫豫地说:

    “祁师兄,咱们这样真的好么?用不用把我的成绩再降低一些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走吧,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祁远很无所谓的样子,耸肩道,“这个综合测评这么多项,你当武院管得过来?实话告诉你吧,这个测评的黑幕很多的,只要不假得过分,武院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谢谢祁师兄了,师弟先告辞了。”穆川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七叶碧玉兰培养得怎么样?”祁远最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穆川的身形一僵,默默地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祁远看着他的背影,神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波山。

    惨烈的撕杀,还在持续着。

    那日,自占领了吊桥后,薛志担心蛮族再派高手来破坏,没有敢直接发动进攻,而是让高手都守在桥头,命令士兵加固了原本的桥后,又多搭了几座。

    准备妥当,又休息了一阵后,大理军才再次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而乞乌部这时候,也早已经把败兵修整,重新恢复了士气。

    因此战局,又进入了新一轮你死我活的较量。

    穆湄却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她还在专心地开凿隧道。

    虽然累得快趴下了,但此时的她,却被一股坚韧的意志环绕着,没有懈怠。

    忽然,在她又凿出了一击后,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前方,竟然出现了朦胧的光亮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里应该距那乞乌部巫师的洞穴位置,还有一段距离啊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中间联通的其它通道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小心点,千万不能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穆湄收回了凿子,使用手去小心地挖掘洞口前方光亮传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样虽然进度慢了,但好在她纯用手,发出的动静被她刻意控制得很小。

    就这样,前方的洞口一点一点地扩张着。

    直到能容下她整个头部了,她才停下了动作,把头从挖掘出的洞口探了进去。

    入目的景象,却让穆湄瞬间心神剧震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个华丽的洞窟,华丽到整座洞窟的四壁,竟到处镶满了夜明珠。

    需知在山洞这等黑暗的环境下,夜明珠是极其珍贵的宝物,可是,穆湄一路潜伏过来,就没见乞乌部人用这夜明珠照明的。

    却为何,在这个不大的洞窟中,安放如此之多的夜明珠?

    不嫌浪费么?

    穆湄的眼眸,很快被一样物事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朵花,一朵奇花。

    她的叶子,就像是幽蓝的琥珀,晶莹流转,冷艳无瑕。

    她的果实,鲜红美丽,娇艳欲滴,像是世间最璀璨的珍宝,让人见之心动。

    穆湄也为她的美丽,深深地迷醉了好一会儿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,这样美而奇异的花朵,正生长于一处天然的水池中,可那池水却让穆湄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这样美丽的花,也只有无比清澈的水才能配得上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这池水,却有些浑浊,还带着猩红之色。

    穆湄抽动鼻子嗅了嗅,却不由蓦然色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洞窟中,竟然充斥着一股子血猩味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