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处洞窟,也太诡异了些。不行,我得把这个洞口开掘得再大一些,然后亲自下去查探一番。”

    被这座华丽的洞窟成功勾起了好奇心,穆湄心痒难耐,立刻把脑袋收回去,进行了新一轮的开掘。

    这次有了干劲,她的动作很快,没一会儿,就开掘好了洞道,随即整个身子都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开掘出的洞口,位于洞窟上方的一个角落,穆湄整个身子都出来后,凌空一个倒翻,稳稳地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股血猩味,没错,就是来自于这个水池,这么说来,这池水中那浑浊的红色,难道来自于血液?”

    穆湄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,发向四周。

    却忽的发现,对面的墙壁上,竟然刻划着什么东西,若不是被那夜明珠的光照着,还真不容易发现。

    穆湄立刻走了近些,细细观看。

    只见那坚硬的墙壁上,有着一道道手指般粗的划痕,显得非常地凌乱,但是粗略看去,却也大致能看出,划痕的主体,似乎构成了一幅幅人像,而这人像似乎是在做着什么动作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那划痕实在太过凌乱,且有一部分似乎完全不具备意义,这些人像是在干什么一时不太好确定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着一个个的小字,零散地分布着,像是在描述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咦,这些字迹,竟然是古滇语?那古滇国,据传是云南之地,最早的一个古国,距今已有至少一千五百年的历史,难道,这里竟是一处,某个古滇国高人的传功地?哈哈,这下我可发达了。”

    穆湄忍不住眉飞色舞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本为了打通一个夺取宝珠的隧道,却意外发现了一个武功传承之地,这可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得赶紧把这套功法记下来,然后撤离。”

    穆湄,站在这些划痕的面前,试图进行记忆。

    “古……元……东……岩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!头好痛!”

    穆湄突然抱头痛叫了一声,跌坐在地,难受地喘息了好一会儿,才渐渐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古怪,实在太古怪了,这上面的每一个字我都认识,但我每次尝试将这些字串连起来的时候,头脑好像要爆炸。这些字,有太多的排列可能,而排列成的每一句话,似乎有意义,又似乎无意义,让我完全无法辨别,又忍不住去深思,结果越思越不得其解,反而伤了大脑,这大概就是俗话所说的‘想破了头’吧……”

    再休息了一会儿,穆湄站起身,看着这墙壁上的道道划痕,陷入了震惊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和哥哥的悟性也不低啊,当初修炼那《神象圣皮术》,一流功法,也很快上手,虽然横练功夫对悟性的要求不高,但它也毕竟是一流;另外,还有《打洞劲》和《乙木心诀》,这可都是二流级别的内功,我和哥哥修炼起来也没见吃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墙壁上刻的东西,不说参悟了,我连想记忆都特别的困难,难道,这竟然是一门,超越一流的,顶级功法?”

    穆湄越想越觉得可能,整个身子都因兴奋而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神功浩渺不可求。

    顶级武功,就是世间至高的绝学。据说,在以前的江湖时代,每有此一等级的武功现世,必定要在江湖上掀起无边的血雨猩风,最终才能决出,那顶级武功的归属。

    如今摆在眼前的,竟然是一次学得顶级武功的机缘,穆湄感觉浑身的鲜血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正当她想,将此一好消息告诉哥哥,一块分享她的喜悦的时候。

    蓦然整个身体如被一盆冷水浇下,立时僵硬住了。

    再好的武功,学不会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当她想到这一点时,整个心脏都痛苦地抽搐了。

    比起入宝山而空手归更让人痛苦的,应该就是入了宝山,也见了金砖,就是搬不动。

    与其那样,还不如直接没入宝山呢。

    “不行,无论再难,我也必须将这功法解读,不然我非得难受一辈子不可!”

    下定决心之后,穆湄忍着还隐隐作痛的头,强行观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这次的结果,更惨,还没坚持一会儿,就又忍不住痛苦地抱住了头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这段时间挖掘隧道挖太累了,导致头脑不好使,我先休息一会儿吧,等休息好了,再行尝试。”

    穆川重新爬上了墙,钻回洞里,在不远处趴着,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,穆湄蓦然被一阵声音惊醒了。

    像是巨石在移动似的,洞窟里边,传来一阵阵轰鸣的声音。

    穆湄立刻小心地探出一双眼睛,朝洞窟里进行观察。

    她在下边的时候就已经确认过了,如果从底下往上看,她挖出的这个洞口,正好处在众多夜明珠照不到的死角,因此不虞被发现。

    此时发出声响的,是一块墙壁。

    那块墙壁,之前与周围的墙壁无缝地连接在一起,因此穆湄并没有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一块墙壁,竟然在向上缓缓地移动,渐渐地,露出了一处通道。

    几道人影,陆续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穆湄立刻使用《灵蛇潜息诀》,将整个身体敛息,一双眼睛也已经眯起,只稍微地露出一条缝在观察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几个三流修为的蛮族战士。

    一身体态异常彪悍,恐怕在蛮族的三流高手中,也是精锐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正一人一手,像提小鸡似的提着人。

    这几个被他们提着的人,似乎是已经饿了很长时间了,正在有气无力地发出呻吟,身体虽然也在挣扎,可那些蛮族战士的手,根本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再看其着装,似乎都是善巨郡的百姓,他们应该就是前不久,乞乌部下山掳掠来的善巨郡百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几个蛮族战士,此时却已经走到了水池的前面。

    穆湄的视线,也不由转到了生有奇花的水池之上,这一看,她不禁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此时的池水,竟然已经变得,无比的清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