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质,这是一道修炼武功迈不过去的坎。

    可能一流及以下功法还好一点,但到了顶级,就是一个分水岭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道难解的谜题,往往就能够困扰世人成百上千年,直到天才出世,迎刃而解,才让所有世人恍然大悟,感慨自己的愚钝。

    所以顶级以上的武功很容易失去传承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天才弟子,实在难求。

    没有能够使用它的人,再强的武功也只能明珠蒙尘。

    就像这面墙壁上的武功。

    “哥,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,我再试试研究研究,如果大理军队打过来了,我还没能破解墙壁上武功的秘密,我就放弃。”穆湄无精打采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嗯,你加油,有事再叫我,另外,多观察观察这座洞窟,说不定能找出一些关于此功的线索。”穆川说了一句就撤回了灵觉。

    穆湄一想也是,但凡高人传功,总归得有个说法,比如此功的来历,自己的生平等等,不可能就只是把功法刻在这里,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穆湄又来了精神,将这洞窟四周,上上下下,都仔细搜索了一遍,可惜的是,没有发现线索。

    “那四个蛮人,还有那个浇花的老头,肯定知道些什么,要不,我将他们俘虏了,试试能不能拷问出什么?”

    此念头一起,穆湄就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她飞身上了墙壁,又顺着自己挖的隧道一路爬了回去。

    从那瀑布的水帘出来,她潜向了乞乌部的腹地,看能不能找到那五个蛮人。

    然而,徒然耗费了几个时辰的时间后,她并没有发现那五个蛮人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倒是听到了一些关于此战事的消息。

    乞乌部现在,可谓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据说,连番的鏖战之下,乞乌部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甚至那乞乌部的大酋长都忍不住出手了,却没想到,被一个老僧人敌住,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那老僧人,自然就是蒙荣请来的压阵强者,本悟大师。

    据穆湄综合得来的消息,可能大理军队打到这里来,也不过一两天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快没时间了,那五个蛮人我也没找到,很可能,他们就是那咯尔夸的亲卫和仆人,专门负责守卫秘密洞窟。所以,很可能不到最后时刻,他们都不会出现,我这个想俘虏他们的想法,看来只能胎死腹中了。”

    正当穆湄心下焦躁的时候,忽然,一道声音在上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猫!”

    “羽鸦姐姐!”穆湄捂住嘴,小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,自洞顶飘了下来,拉起穆湄的胳膊,迅速转移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。

    “羽鸦姐姐,小蘑菇呢?我找遍了整个乞乌部,也没找到你们,小蘑菇哪去了?”穆湄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她没事,正待在大理军的本阵呢,我是特意潜入来找你的。话说你藏得可真好,要不是你刚才似乎心情不佳,踢飞了一颗石头,我还找不到你呢。”羽鸦见穆湄没事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就好,其他人都怎么样了?”穆湄也放下了心,问起其他武林同道的情况。

    羽鸦沉默了下来,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难道,出事了?”穆湄心下感觉有些不妙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苗前辈,庞蛇使,谭门主,项大侠,还有谷澍他们,都死了……”羽鸦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尸体竟然有中毒迹象?”听完了之后,穆湄也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说着手调查此事的,但又放心不下你,现在好了,你便跟我一块回去吧,咱们一块找出事情的真相。若是事情真有隐情,决不能让项大侠他们在地下含冤受屈。”羽鸦凝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穆湄脸上却显出迟疑之色,说道:“羽鸦姐姐,我暂时还不能回去,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羽鸦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发现,乞乌部有一颗神奇的宝珠,能够解毒,我想夺取。”穆湄将宝珠的事情说了一遍,并没有掩饰自己会蛮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会蛮语,藏得倒挺好,行,能发现那宝珠的存在,也是你的一桩机缘,你就留在这里吧,小心一些,我就自己回去了。”羽鸦似乎对那什么宝珠并不上心,这般说着。

    “等等,羽鸦姐姐,你明天这时候,能再过来一趟么?”临别之际,穆湄突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要夺取宝珠,必须抓住时机,想请你给我传递一下战事的进展,然后,我感觉自己一人力有不逮,或许要请你帮忙。”穆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你是怕我把你的宝珠抢走,所以才急着赶我走呢,这个好说,明天我会再过来,你自己一个人不要着急动手,蛮族高手可并不少。”羽鸦转过身,意味深长地看了穆湄一眼。

    “哈哈,怎么会,羽鸦姐姐你若是也对那宝珠感兴趣,我就直接送给你好了,反正都是蛮族的宝物,借花献佛我一点不心疼。”穆湄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啊,说得好像那宝珠已经在你手中了似的,你保重,我先走了。”羽鸦无奈地瞥了穆湄一眼,身形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穆湄看着羽鸦身影消失的地方,脸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说实话。

    什么夺取宝珠,只是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羽鸦姐姐,若是明日,我还不能参悟出那面墙壁上武功的奥秘,明日你来的时候我会带你去,你既然身负顶级武功,资质应该比我强的多,或许你能够破解。今天,就先容我自私一下。如果这是属于我的机缘,我不会分享给别人,但若这份机缘不属于我,我穆远黛也不会吝啬。”

    心中下好了决定后,穆湄原路返回了秘密洞窟,打算最后再尝试一下,看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穆湄再次来到了妖花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咦?这朵花,吸收血液的速度好快!我也没离开太久啊!”

    看到原本一片暗红的血池又回复了部分清澈,穆湄惊讶地低下头,详细观看。

    看着这池面,她蓦然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整个洞窟,她确实是都搜查过了,可也有一处例外,就是这座水池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