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就做,血池虽然恶心,穆湄此时也顾不得了,把头埋入池中,就睁大眼睛,拨开浑浊的池水,往池底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穆湄瞬间陷入了狂喜。

    池底,竟然有字,也是用古滇语所刻,印得很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天不负有心人,我终于找到了线索,且让我看看,里面到底写的什么!”

    把整座池底的字都看了一遍后,穆湄直起身,心潮澎湃,久久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此事的来历,竟然牵扯到了一千五百年前。

    那时,整个云南之地,还是一片蛮荒原始的状态。

    文明不兴,虫兽成灾,人民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一个绝代的强者出世了。

    其年方十岁,就成了部落的第一强者,十五岁,横扫其他部落再无敌手。

    二十岁,斩杀盘踞滇池,为祸四野的赤鳞蟒王,并以滇池为中心,建立滇国。云南百姓,自此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三十岁,天现瑰丽彩云,其仰观彩云有感,创出了一门奇功。

    然而可惜的是,滇王常常遗憾于,他所创的这门奇功并不圆满。因为在创此功的时候,他已经将仅剩的异果全服用掉了,结果还不够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,身在中原,已经功参造化的武帝,心有所感,是夜,梦彩云在南。

    于是,武帝派出使者,博望侯,命其南下,寻找心生此梦的缘由。

    博望侯不负帝命,一路南下,果真找到了滇国。

    这博望侯,却也是一代宗师强者,而滇王在云南,也早已经所向无敌,见到中原来的高手,立刻见猎心喜,请求比试。

    于是,博望侯与滇王进行了一番大战。

    交战的结果,是滇王惜败。

    他发出感叹,若不是这门功法不圆满,胜者必是他。

    博望侯趁机请求滇王归附,却遭到了滇王的拒绝。

    博望侯无奈之下,只得返回洛阳,面见武帝。

    并且,将他与滇王交手的经过,详详细细地禀告了武帝。

    而武帝的修为,早已经超越了宗师,据说已臻至无上的天人之境。

    经过对两人交战的还原,武帝洞悉了滇王武功的不圆满之处。

    最终,武帝命人打造了一件“滇王金印”,命博望侯将其送与滇王。

    这滇王金印中,正蕴藏着武帝对于那门奇功的补足。

    这是武帝的一个阳谋。

    若滇王想完善那门奇功,就必须接受此印,也就代表着滇国的归附。

    而最终的结果,也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滇王还是接受了此印。

    而武帝修为的高强,也让滇王深深折服,立刻谴使往洛阳进行上贡表示臣服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史书中所载的,“滇王受金印,彩云自南归”的由来。

    将脸上沾染的血水擦干净,穆湄望着对面的墙壁,脸上又是惊喜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这墙壁上记载的,难道就是传说之中,埋藏在云南之地的至强绝学,滇王仰观彩云有感而创出的《彩云仙游诀》?所谓仙游者,是滇王以为,那是天上的神仙在驾彩云游历凡间,故以此为名。

    这《彩云仙游诀》,可是能够与《蜀山剑典》相媲美的至高绝学,虽然也不属于神功,但也不差多少,不是一般的顶级武功可比。据说,一旦修成这《彩云仙游诀》,再搭配其上记载的《彩云步》,天地大可逍遥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面墙壁上记载的,是不圆满的《彩云仙游诀》。”

    池底除了那滇王的自述,还有一部分是后人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这座洞窟的来历是这样的:

    原来,滇王在小的时候,喜欢往这山上游玩,有一次无意间,便闯入这一洞窟,发现有一朵奇花,上面正满满地结着几十颗果子。

    小孩子心性哪里忍得住,当即就吃了一颗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一旦吃了这颗果子,滇王瞬间感觉自己聪明了十倍,在部落中学习的武功,他只简单地再修炼了一遍,就完全融会贯通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种聪明十倍的状态是有时限的,过了一段时间后,滇王就回复了正常,不过他也有所感觉,自己比之前还是聪明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的是,这种异果不能带走,摘下后若不立刻服用,就会很快腐烂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滇王有了一个大秘密。

    每次遇到难解的武功,他都会重回此地,服用一颗果子进行参悟,如果一颗果子不够,他就第二颗,第三颗……一直服用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二十岁的时候,他就步入了顶尖高手之列,横扫四方部落,最终斩杀蟒王,建立了滇国。

    在其大寿将近之际,滇王重回这洞窟,将《彩云仙游诀》刻印在了洞壁之上。

    不过滇王也留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他留下的,只是当初他所创的那一最初的《彩云仙游诀》,并不包含武帝补足的部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不管是谁得来了《彩云仙游诀》,都不得不效力于“滇王金印”的持有者,也就是他的子孙后代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滇王想法虽好,可滇国在他死后,却很快衰落,没入了历史的车痕中。

    滇王金印,也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不过,《彩云仙游诀》埋藏的秘密,却辗转被末些蛮的先人所知。

    当末些蛮的先人找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是五百年过去,而此花上的果子,正结着五颗。

    末些蛮的先人便推断,这种悟性果,大概是一百年才一结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一直流传下去。

    而一百年才一结的悟性果,便显得远远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,掌握此一秘密的末些后人,带着自己的部落来到了此山中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秘密,新鲜的人血,可被这他命名为“幽悟花”的奇花所吸收,加快“赤参果”的成长。

    所以,他会定期以献祭的名义,要求族人以鲜血来祭献山神,实则是满足赤参果的成长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据他推测,想完全参悟滇王刻印的《彩云仙游诀》,至少需要十颗赤参果才行。

    穆湄这才明白,为什么到了这一代的乞乌部,竟然已经不满足于从族人处慢慢抽取鲜血,而是直接改成掳掠大理百姓来祭献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第十颗赤参果,已经快要完全成熟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咳,咳……这章是不是槽点满满……

    不过还好吧,被吐槽总比无人问津强。

    另外再补充说明一下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为什么,我在之前的章节中,几番强调,高深武功必须有高深资质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老武侠书的一个漏洞。

    就是,强调高深武功的稀有性,而不考虑其修炼难度。

    好像主角只要得到了高深武功,就一定能修炼。

    咱们举个例子吧。

    比如《降龙十八掌》够高深吧,但在丐帮之中,按照弟子的等级和功劳,能学习到前三掌,前五掌……总之前几掌这样子,而只有帮主,才能学全十八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《降龙十八掌》这般至强的武功,是没有资质要求,或者说没有太多资质要求的,只要学全了十八掌,你就一定厉害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就来了。

    你郭靖,为了抗击蒙古,守襄阳战死,是壮烈,但是,你若是组建一支部队,全部修习《降龙十八掌》(前几掌就行),那管你什么蒙古,女真,算个卵啊?

    或者你说郭靖鲁钝,想不到,但换个主角,以这样的方式进行推演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总之这样的漏洞,在老武侠书中是挺多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