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候,那藏书阁的管理人员也被惊动了,发现是穆川后,顿时有些意外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这个穆远游,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。

    经常能看到他来此看书,所以管理人员,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怒,只是走过去问道:“穆远游,你这是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有一门半年考要查阅武学资料,明天就要交,我非常地着急,只能这时候拼命了,如有失礼之处,还请谅解,我明日再赔罪。”穆川随口编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倒没人说他在哗众取宠了,只是依然没好话。

    “闹半天,敢情是在临时抱佛脚。”

    “早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平时在武院不用功,这时候倒装起勤奋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啊,我看讲师们就应该让他直接不合格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恶形恶相,教别人看见了,还会以为我武院的学习风气是多么不佳呢。”

    倒是那藏书阁的管理,脾气好,只是在那劝说道:“虽然是为了半年考,但你动静也小点,别干扰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穆川应了一声,却连头都没有抬,仍然在不断地掀书。

    “唉,又是一个为考核疯掉的人,大家都别管他了,各看各的书去吧。”

    藏书阁管理摇了摇头,面向众人说着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管理发话,热闹也看完了,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一番骚乱,就此平息。

    穆川却实在忙得很。

    看完了几十本拳法秘籍,他又转战掌法,指法,腿法,剑法,暗器,轻功,横练,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武学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在那生长幽悟花的秘密洞窟,石门又在隆隆地作响。

    又是那几个蛮族战士,提着几个瑟瑟发抖的百姓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放血,一看到那幽悟花上的果子只剩下孤零零的一颗时,这几个蛮族战士,顿时,发出了惊恐的嚎叫。

    “当啷”一声,随后进来的浇花老人,手中的水壶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圣果,圣果!”

    在恐惧的叫声中,浇花老人疯狂地往回跑,而那几个蛮族战士也疯了似的,将手上的人一丢,四处找起了丢失的圣果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惊怒不已的蛮人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衣饰华贵,脖子上还挂着个骷髅头项链,可一看到幽悟花上不翼而飞的赤参果,他整个人如晴天霹雳一般,失魂落魄!

    “贼!贼!该死的恶贼!竟敢抢夺我族看守了一千年的圣果,我决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他气急败坏地咆哮着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那几个还在挣扎的善巨郡百姓,他扭曲着面孔挥出几道气劲,将他们全部斩杀。随后又觉得不够,在暴怒声中,将他们的尸体给剁成了一地碎肉!

    “巫师大人,巫师大人,这里有个洞口!”

    一个蛮族战士,将穆湄挖掘出的洞口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追,给我追!不管是谁抢夺了我族的圣果,都一定要抓住他,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整个乞乌部,都因圣物的丢失,陷入了一片大乱。

    前线还在交战的大理军队瞬间压力大增,因为对面的蛮族瞬间暴虐了数倍,有时就算拼着自己死,也要拉他们大理军队陪葬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大理军队只得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而乞乌部的所有高手,几乎是倾巢而出,以那瀑布为中心点,采取了地毯式的搜索。

    可穆湄他们没找着,却苦了羽鸦。

    原来,昨日穆湄约羽鸦今天再见面,一同夺取宝珠,羽鸦自然是悄悄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蛮族像是集体发了疯,在各个犄角旮旯,到处搜索,似乎在追捕什么人。

    羽鸦不慎之下,露了踪迹,却惹得蛮族一堆高手,拼了命的来追杀她,让她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也得亏她是个轻功高手,换成别人,面对这蛮族的倾巢而出,估计早就被抓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纳闷的是,蛮族一看见她,就会叽里呱啦地一顿吼,双目通红,苦大仇深地追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仇,什么怨?我只是来踩下点,什么都没做呢,至于派出这么多二流高手来追杀我么?甚至,那个人,不是乞乌部的大酋长么,他一个部落首领也来追杀我?简直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羽鸦在叫屈之中,却只能狼狈逃蹿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替某人背了很大一口黑锅。

    不过世事也真是奇妙。

    穆湄跟羽鸦昨日弄了这个约定,是想着,如果她领悟不了墙壁上的武功,就送羽鸦一桩机缘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一饮一啄之间,反倒救了她一命。

    假设今天,没有羽鸦在这时吸引走了大部分蛮族高手的注意力,穆湄藏得位置虽隐蔽,也很可能会在乞乌部的地毯式搜索下,露了行藏,到时候,面对大量的蛮族高手,她很可能会有丧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穆湄还不知道她躲过了一次致命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哥,行了,差不多了,这么多武学足够了,现在,我要开始归纳武功,你把你的灵觉延伸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穆川找到藏书阁一个角落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当他把灵觉附到妹妹身上时,两个人再次化身成了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先从拳法开始。

    这几十部拳法的武学精要,武学义理,他们两个已经深深地领悟在脑中。

    如果这时他们去修炼几十部拳法的任意一部,只要身体适应了,都能极快地修成。

    但仅是归纳整理,进行再创造的话,以他们现在这个绝世天才的能力,已完全胜任,而且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《阴风拳》的‘阴风怒啸’,《雷风拳》的‘狂雷怒风’,《风火拳》的‘风火轮转’,这三式都取风之精义,而各有不同,若将其长处进行融合,威力,可爆增五倍!”

    “《金虎拳》的‘虎王咆哮’,《暴狼拳》的‘饿狼夜嚎’,《蛤蟆拳》的‘蛤蟆疯叫’,这三式,都具现了野兽发狂之时的可怕声势,若将其融合,威力,当是四倍之多!”

    “《虹光拳》《丹阳拳》《满月拳》……”

    “《梨花拳》《落枫拳》……”

    一式一式的强大招数,在兄妹两个的脑中,一一地诞生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门拳法,你说叫什么名好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