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把其它的武功都琢磨完了再说!”

    简单地交流了一下,两人又继续研究掌法,指法,腿法,等等等等……

    等大部分武功都梳理完毕,脑中的赤参药力也消失,穆湄感觉整个脑中都剧痛,一下子倒在地上,捂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着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穆川此时还在双生灵觉状态,所以他也感受到了这种痛苦,可是,远在千里之外的他,除了干着急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湄儿,快取点护神养心和止痛的丹药服下,运功疗伤。”穆川赶紧说着。

    “嗯,嗯……”穆湄勉力坐起,从怀中取出几粒珍贵的丹药,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,她运转《乙木心诀》,让乙木真气沿任脉向上,对自己损耗过度的大脑进行修补。

    连续运转了几个大周天,她这才好过了些。

    “哥,我好多了,你不用管我了,忙你自己的吧。”穆川轻轻说。

    “这番苦了你了。回去之后,别参加什么大战了,好好养伤,知道了么?”穆川怜惜地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好,反正最大的好处都被我得了,作为最大的赢家,我现在无欲无求。”穆湄笑着说。

    她现在,真的是一点战斗的欲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参悟完《彩云仙游诀》,又参悟藏书阁的数百种武学,还进行归纳融合,这短短的一日夜时间,对她来说,就像是过了一年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所以无限疲惫的她,只想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的时候,小心一点,现在过了一天,事情很可能已经暴露,如果搜捕的蛮兵太多,逃不回去,你不妨先躲上一阵,等大理军队剿灭了乞乌部,你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穆川又郑重地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实在不行我就化妆成蛮人,料他们也识破不了。”穆湄应道。

    穆川这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自己的状态也非常的不好。

    以惊人的意志力站起来,穆川拖着疲惫的身躯迈出了藏书阁。

    刚回到辰七院的大门前,还没来得及进去,他却已“噗通”一声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自修成《双生诀》以来,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过度地使用,心神的损耗无比巨大,而他所处的环境并不危机,没舍得用丹药,所以实在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,远游!”

    昏迷之中,他似乎听到了李笑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当穆川悠悠醒转的时候,他的第一反应是干涸。

    “水,水……”

    他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当一杯水真的入腹的时候,他感觉好过了很多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出现的是一张自己非常熟悉的床顶。

    他正躺在自己的床铺上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可终于醒了。”李笑惊喜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昏迷了多久?”

    穆川缓缓坐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也不长,就两天。”

    穆川“噗通”一声又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唉唉,你怎么了。”李笑一把抓住穆川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穆川的嘴角直抽搐,双目无神。

    “多大点事?不就是半年考的时候,一连旷了三天课,至于么?”李笑故作轻松地说着,不过,他话声中的那抹偷笑之意,只要是熟悉他的人,都能够听出来。

    穆川自然是恶狠狠地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担心,后天才开始小比,你还有一天休息的时间。”李笑又说。

    “休息你个头啊!不行,我得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穆川一咕噜起了身,立刻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下?夏师妹说,你的伤势是属于心神损耗过大,需要静养几天,她还给你配了药,你记得每天吃。不过你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?”李笑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回头再说,我得赶紧去找讲师们。另外,多谢照顾!”

    穆川拿起一些东西,就匆匆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自家兄弟,客气什么。”李笑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穆川先去找了李海讲师。

    这门《护具知识》的终考,他虽然早已准备好,可一连三天的旷课,却让他直接错过了李海讲师定下的交付日期。

    这些武院的讲师,在上院之中,都有着自己的住所,且都是独栋。

    当看到登门拜访的,是穆川的时候,李海讲师的脸一下子耷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?你还知道来?知不知道,作为一名在武院求学的武生,你所要做到的第一条准则,是守时!”

    “李讲师,真的不好意思,我的旧疾突然复发,结果这两天,一直在昏迷之中,没想到竟然耽误了事情。”穆川满含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旧疾复发?”

    李海讲师的脸色这才有些缓和,问道,“什么旧疾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学生本是大邑县三丰村人,天生心脉有严重缺陷,活不过十岁,得亏有弥陀寺的智因方丈,带我去寺中修行佛家武功,这才侥幸活到了今天,如今我还俗回来,在武院修行,心思浮躁,放下了以前的修炼,没想到竟然旧疾复发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长叹着。

    这番话,说得他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将这几天的昏迷归咎到自己莫须有的旧疾上,不仅可以得到讲师们的同情和原谅,而且,还增加了他身份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简直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果然,李海讲师的神色立马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说你这孩子,平时也勤奋好学,怎么到了最后这关键时刻,怎么就反而掉了链子呢。好了,先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李海讲师,招呼穆川进屋,还给他沏上了茶。

    “佛家武功,博大精深,在对身体的调理上,也就只有道家武功可堪媲美。你既然有缘能学得佛家武功调养身体,就千万不要怠慢。”李海讲师又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学生谨记。”穆川点了点头,一边拿出他那份改进练甲的课业,一边随口问道:“对了,请问讲师,为什么武院方面,少有看到关于佛道两家的课程?”

    “理由很简单,因为佛道两家的武功,最讲究心境,而进我武院之人,能符合这一点的,实在少之又少。”李海讲师答着,把穆川递过来的终考课业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练甲?”他神色顿时一动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