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,蘑菇肯定不会乱说。”羽鸦也表示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如果要处理尸体,为什么那个人不早点处理,非得等小蘑菇看到了之后,才去掩饰。”穆湄又提出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因为我和蘑菇是很突然地回来的,而且谁也没通知,刚回来就直接奔向了伤兵营,而那个人本来是不急于进行掩饰的。”羽鸦淡淡说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答案就呼之欲出了。在旁人眼中,唯一有可能看破尸体有中毒迹象的魔手蝎,在伤势初步好了的时候,项大侠他们的尸体也已经被掩饰好。这么做的一定就是凶手或是凶手的同党。而在整个罗波山中,有能力对项大侠进行下毒,还需要具备一定的药理知识能对尸身的残毒进行掩饰,符合条件的人,大概有四个。”穆湄缓缓说。

    “竟有四个?是哪四个?”羽鸦面容一诧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,是那蛮族的巫师,咯尔夸,此人精通毒术,还具备可以驱毒的宝珠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个肯定不可能,要真是那巫师做的,巴不得我们都知道,哪需要掩饰什么。”羽鸦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,是黄琨,作为百草门的堂主,我相信他有足够的能力做到这些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黄堂主,确实有嫌疑。今天,我在暗中调查的过程中,得知了一件事。当初,马大侠他们在左边岔路前进的时候,黄琨堂主曾特意过来,进行赠药,这一点比较可疑,而且在最后,他们全部被蛮兵包围进行背水之战的时候,黄琨堂主的药发挥了很大作用,他想下毒的话,机会很多。”羽鸦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,马大侠服用了黄琨堂主赠送的药后,一点事都没有,而且当时,马大侠他们那路人少,黄琨堂主放心不下,前去赠药,也在情理之中,至于下毒的机会多,也不能作为判断,因为黄琨堂主根本没有下毒的动机。所以我认为,黄琨堂主的嫌疑不大。”白蘑菇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小猫,第三个和第四个分别是谁?”羽鸦点了点头,说。

    “第三个,是魔手蝎,作为唐门弟子,他应该也具备这个能力。”穆湄说。

    “魔手蝎的话,确实也有嫌疑。我们今天发现尸体被掩饰好,正好也是他伤势好转的时候,说不定,就是他今天找机会做的。但是跟黄琨堂主一样,他也没有动机。”羽鸦想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第四个呢?”白蘑菇看着穆湄,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第四个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穆湄看着白蘑菇,很严肃地说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后,白蘑菇猛然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穆湄,发出不可置信的尖叫声:“喂!贪吃猫,你不会怀疑是我吧!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嫌疑。”

    穆湄摸着下巴,似模似样地说:“你用蘑菇进行下毒,让人防不防胜,项大侠他们着了你的道也是有可能的,之后,再说出中毒的事情,试图嫁祸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白蘑菇脸色涨得通红,咬紧嘴唇,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穆湄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“喂,小蘑菇,我开个玩笑你不会当真了吧?”

    “蘑菇大人不想再理你了!”这才知道是被穆湄耍了,白蘑菇气得扭过身去,一跺脚,小跑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!我开个玩笑,不要这么小气吧!”穆湄忙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啊!”羽鸦看着她们两个的背影,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现在的嫌疑,也就集中在黄琨和魔手蝎两个人身上,本来我准备一直蹲守停尸间,看看会不会有人来做手脚的,可那蒙荣,突然以探查军情为由,将我调走了,而蘑菇又在照顾受了重伤的小猫,导致这个发现凶手的契机就这么丢失,有些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大理军一方,也很可疑,不排除是他们做手脚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线索不足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昨日,那乞乌部不知是何原因,发了一阵疯,而在今天,他们的斗志却急剧下降,节节败退,明天,大概就会进行最终的决战。”

    “凶手的动机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羽鸦抬头望着月亮,身形一振,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长弧,远去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穆川一大早,就被叫到了辰院的主楼。

    李笑,朱豪、许明航,还有其他的辰院生,一个不少。

    廖院首和王炳轩师兄也在。

    “大家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廖院首朝着众了摆了摆手,在主位讲话,

    “小比,是我们中舍区的一场比试,能被武院选为中舍生的,都是难得的人才,而进到甲字域的,更是其中的精英,我为你们感到自豪。”

    廖院首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鼓掌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们也不能骄傲。武道一途,不进则退,都是中舍生,起步并不会差多少,若是你们在这半年里懈怠了,而丁字域的武生却奋起直追,败的很可能就会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到一年结束,武院还会举办一场大比,到时候,那就不仅仅是中舍区的事了,上舍,下舍,都会参与。面对上舍生,他们起点比你们高太多,你们只要不输得太惨就行,可面对下舍生你们若也败了,丢的就是整个辰院的脸,你们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,我们辰院的人,有人因为不努力,结果到新生的一年期结束的时候,被武院扫地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无论这次的小比如何,你们都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能获取好的名次,武院也会下发很好的奖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廖院首还在讲话,李笑已经在坐位上听得昏昏欲睡,穆川悄悄伸出脚踹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李笑一个激灵,回过神,看到是穆川,露出一个满脸无辜的眼神。

    却又被看到这一幕的罗予珂做了个鄙视的手势。

    这底下的小动作,廖院首自不知情,这时候他看向王炳轩道:“炳轩,你再给他们讲解一下规则,然后我们就出发去赛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王炳轩立刻上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辰院的众人便启程出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