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舍区的一个演武场。

    甲乙丙丁四域今年的新生,全部齐聚在此,加上武院的管理人员,将近四百人。

    场地内,已经摆放了五个擂台。

    “此次的身体素质测评,有五人并未参加,按规定,自动排在最末的三百一十一到三百一十五名,加上排在三百零一名到三百一十名的,共计十五名武生,请到此擂台进行比试,下面我宣读名字,元鹏正,晋威,薛易含,凤腾敏,全辰……”

    中舍区今年总共招了三百一十五名新生。

    在最东侧的一号擂台,充当裁判的武师拿着一份名单在宣读。

    随着他点到名字,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武生走到了那个擂台的前面。

    一点战斗的样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龚纬呢?龚纬哪去了?”

    这时,发生了一件意外,在裁判宣读到一个名字的时候,却迟迟没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他又喊了两声,才终于有一个人磨磨蹭蹭地走了过来,却隔着一段距离立定,低下头禀告道:“启禀老师,龚纬昨晚去青楼了,现在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裁判立刻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武院负责监督此次比试的一个高层,闻言立刻震怒道:“武院早已经下发了通知,此次小比,任何人都务必参加,怎么还敢有人枉顾命令,夜宿青楼不返?还有没有一点学生的样!给我立刻安排,将这名武生清出武院!”

    这场上发生的一幕,也让不少武生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穆川四人也正站在一起,小声聊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在这时候去青楼,这个人是在找死么?”朱豪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这龚纬,我早有所耳闻,是乙字域的,据说,迷上了青楼的一个姑娘,成天沉醉在温柔乡中,很长时间都没上过课了。”李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,笑哥比起他来,要强上一百倍不止啊!”朱豪感慨着。

    “朱豪!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!”李笑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朱豪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除了龚纬,一号擂台还有两个人也没到。

    一个是觉得练武没用,读书去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,因为迷恋上吸食烟草,爬不起床。

    结果无一例外,都被震怒的武院高层给直接开除了。

    一号擂台的人到齐了之后,先在那里等待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号擂台的裁判开始宣读名单,排名二百八十一到三百名的武生,也陆续就位。

    等到五个擂台前面都站好了武生后。

    比试就分别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耿春开,你现在排在三百一十二名,便由你开始,请问你要挑战何人?”

    “不挑战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号擂台引起了不少武生的侧目。

    因为,这排在最后的十多个人,就没有一个选择挑战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懒洋洋地过来,又懒洋洋地回去,就像是走了一个过场。

    穆川不由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叹什么气啊。”朱豪看向他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这些人能被选入中舍,天赋都是不错的,可再高的天赋,自暴自弃又有什么用?平白浪费了天生地养和父母的一片苦心。”穆川惋惜地说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许明航也叹道,“这还只是半年,真不知道,再过个几年,我们这同届的武生,又有多少人,还能记得自己当初步入武院时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梦想”这两个字,几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都没有人再说话。

    比试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一个个武生,在那擂台之上,施展着自己的武学,进行战斗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三号擂台,有裁判在宣读名单。

    “下面,请排名一百六十一到一百八十的武生上前比试,孙志杰,裘缘,卜子凡,李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,李笑苦着脸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笑哥,你可一定要挑战啊,不然我看不起你!”朱豪在后面大叫。

    “是真男人就上!”穆川和许明航也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不过没想到的是,还没轮到李笑挑战别人,他自己先被挑战了。

    “翁学雷,你现在排名第一百八十位,由你第一个开始,请问你要挑战何人?”裁判问道。

    翁学雷目光在擂台前的十九个武生前来回扫了几遍,然后停留在了李笑身上,说道:“我要挑战排名在第一百六十二位的李笑。”

    “李笑这家伙还挺出名。”穆川很无语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出了名的不务正业,难怪会被人当作软柿子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没好气的女声在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穆川转头一看,是夏一月。

    九号院的四个女生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兴许是平常总被李笑骚扰,此时有机会见他出丑,立刻走了过来,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我前几天重伤,还没感谢你给我配药呢。”穆川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倒是你怎么把自己弄成那副心神枯竭的样?这个病状确实很少见。”夏一月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可能是面临半年考,思虑过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打了个哈哈,倒没扯出旧疾复发的理由。

    毕竟夏一月是医师,他怕说太多说错了,索性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一月姐,别聊天了,开始了开始了!”罗予珂一副很激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期待这家伙被揍很久了,要不是一个院的,不方便出手,我早就亲自揍他一顿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叫谷珊,一个脾气火爆的女子,也是九号院的,平常对李笑很是看不过眼。

    这时候,场上的翁学雷已经和李笑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持剑,一个持刀,战斗了数十回合后,却是李笑赢了一招,一刀将那翁学雷的剑劈落,被裁判宣布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“没劲,没劲!”

    九号院的几个女生,露出很是失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包括此时在九号擂前观战的,有不少女生也在可惜那翁学雷太弱,没能给李笑一个好看。

    这家伙有多么不得人心,于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比试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最终,等这轮比试完成,李笑最后的排名在一百七十位。

    然后便到了中午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时分,比试推进到一百名以内的时候,辰院上场的人才开始多了起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