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然,盛猛是怕了穆川的《降魔真言》,打算以言语挤兑,纯以拳法论高低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家传《大将拳》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据说是其祖上,一位官至一品的大将军创出的。

    不过其家世如今也衰落了,不然他进的就应该是上舍,而不是中舍。

    “单以拳法论高低?可惜了,如果放在几天前,或许还要跟你好好较量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确实可惜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几天前,单以拳法而论,他还真不一定是这盛猛的对手,虽然最后的胜利者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单靠身体素质,身怀多种内功的他优势太大了,不是一门二流上乘的拳法能弥补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?

    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了?”盛猛立刻出言相激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可惜,这场小比举办得晚了点,好了,出手吧,别让大家等太久。”穆川缓缓伸出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不许使用歪门邪道!不然我就算输了,也绝对不服你!”盛猛又忍不住重复着。

    “可笑,我佛家真言武功,乃至上法门,你自己没见识,就不要说出来惹人耻笑。”穆川讥讽了一句,不过还是说道,“不过就算不使用我佛家神通,想败你,也并非难事!”

    其实,盛猛是高估了他的《降魔真言》。

    上次之所以奏效,是盛猛自己的心神处于颠狂状态,才让他趁虚而入,其实有了防备的话,只要谨守心神,他这《降魔真言》并不会起到如上次那般大的效果。

    见穆川说了不使用《降魔真言》,盛猛这才心下大定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招,伏波踏马!”

    他暴吼一声,体躯骤然涨大,单拳振出,带着一股马革裹尸的惨烈气势,轰向了穆川。

    “看我绝技,大狗吃肉!”

    穆川也怒嚎一声,以一种一往无回,无比惨烈的气势,轰出了《大狗拳》的绝招。

    “张弓射鹿!”

    “大狗狂吠!”

    “旌旗招展!”

    “大狗扑挠!”

    随着两人激战正酣,此时的战况却有些出人意料,擂台下面,正发出一阵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盛猛居然被压制了?”

    “他那《大将拳》可是二流上乘拳法啊,我吃过他的大亏,怎么竟然不敌穆远游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而且那穆远游使的武功好像叫《大狗拳》,是《从兽戏到武学》课程里教的,冯丁霖讲师开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跟他是同学,但是,《大狗拳》是三流下乘武功,我也修炼了一阵,威力哪有那么大?”

    “三流下乘的拳法,竟然压制了二流上乘拳法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议论和不解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廖院首也听见了,他呵呵一笑,转向武生们说:“你们信不信,如果我下场,使用跟你们一样的力量,只用外家拳法,就可获胜?”

    众武生听得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心说你一个一院之首的强者,就算只用外家拳法,下场打我们这些平均不到二十岁的青年,不是欺负人么……

    不过众武生也明白了廖院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等级的武功,都得看使用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宗师高手,别说外家拳法了,就算乱挥几拳,大部分人也绝对手忙脚乱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场中,传来一声不甘的凄厉吼声。

    盛猛单膝半跪在地,脸色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五十个回合后,节节败退的他终于招架不住穆川凌厉的攻势,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可更大的,却是心理的创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!为什么!为什么我的《大将拳》竟然敌不过你的三流拳法,不可能,不可能啊!!!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为什么,像是心中的信仰被击溃,盛猛重重地跪在地上,久久没有起来,整个身躯都在剧烈颤抖,发出痛苦的嘶声。

    穆川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虽然在藏书阁和妹妹一起领悟的武功还没来得及好好修炼,但是,他的武学见识却早已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包括这套他早已烂熟于胸的《大狗拳》,经过此次超凡的领悟,他施展出来,威力径直翻了几倍。

    “够了,盛猛,我问你,你家传的这套《大将拳》,你修炼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是李院首看不下去了,从观看席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家传的这套《大将拳》,博大精深,我……只掌握了一些皮毛。”盛猛沙哑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还不快起来,穆远游已经将大狗拳法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你不是对手也正常,不回去好好修炼,还留在那里丢人现眼嘛!”李院首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盛猛这才重拾了些信心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无比复杂地看了穆川一眼,说道:“你的大狗拳法修炼得再厉害,也不可能再进步多少了,可我的《大将拳》却还有无限潜力,我会好好修炼,下次,再挑战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等穆川答话,就跳下了擂台,然后直接大踏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穆川却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等下次再见,他的实力又不知道会提升多少了,妹妹这次参加群体任务获得的庞大收益,他还没来得及消化呢。

    “我宣布,盛猛挑战失败,穆远游守擂成功!”裁判这时候才发声。

    下一个,轮到了,水院的向晓,不出所料,他绕过穆川,直接挑战了山院的聂靖。

    就像辰院和巳院会发生斗争一样,山院和水院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的是,那聂靖不愧是山院的第一高手,平稳地守擂成功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轮到穆川挑战了。

    他沉思一下,将目光往前面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首先看到的是周玉真。

    周玉真面对他的眼神,挑了挑眉,似乎是有点兴趣想交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点,让别人知道,估计少不了要惊讶。

    因为周玉真,在中舍是一个超然的存在,因为实力基本碾压,所以也没人跟她动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,刚才穆川的一番表现,倒让她产生了一点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并没理她,看向了下一个的万流云。

    这让周玉真,略有些失望,不过也很快释然了。

    万流云的神情却立刻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因为李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