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笑这厮,在中舍区就没有人不知道的,那绝对是一个挑事儿的主。

    若说他没有鼓动穆川挑战自己,万流云是一百个不信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笑也确实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但穆川的目光还是绕过了万流云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辰院之人,而且,第二和第三的奖励,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当然要——

    “我选择挑战,岑杰。”

    这岑杰,是一个子瘦高,指掌凌厉,行动迅捷的对手。

    此人不愧是巳院的第二高手,穆川在藏拙的情况下,还真不太好对付。

    尽展在武院中学到的各种三流武学,穆川与岑杰大战了五十回合,才将其拿下。

    “我宣布,穆远游挑战成功,晋级第三名!”

    裁判宣布了结果后,岑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深深地看了穆川一眼,说道:“我很奇怪,连番战斗这么多场,你不累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佛家内功气脉悠长,没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《镜花水月功》就是有这个好处。

    他身具的几十门三流内功虽然都不咋地,但也有各自的真气属性。

    刚才,跟盛猛战斗一场,他确实消耗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,趁水院和山院的两人交战之际,他却悄悄模拟《归真功》恢复了部分真气。

    虽然限于时间原因,回复的不多,但战胜岑杰倒也够了。

    不过,穆川很快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选择挑战,穆远游。”

    轮到山院的第一高手,排名第四的聂靖时,他又向穆川发出了挑战。

    “穆师弟,不好意思了,虽然我并不想挑战你,但是,第三和第四的奖励,差一个档次,所以,只好得罪了。”聂靖上来的时候,很客气地抱拳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穆川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想想,这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周玉真和万流云一直没人挑战。

    如果聂靖想获得二流武功,那么,挑战疲惫的穆川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完了,远游这下惨了,这聂靖可是与岑杰相当的高手,他怕是要抵挡不住啊!”李笑在擂台下边,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“怪我,害远游哥哥被盛猛他们针对了,不然以他现在显露的实力,稳居前三肯定没问题的。”罗予珂苦着小脸,自责地说。

    “巳院的阴谋倒是失败了,没想到最后会被山院的摘了桃子。”许明航也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远游哥不一定会败。”朱豪却是唯一一个还抱有希望的人。

    “朱豪,难道你觉得远游哥哥还能获胜?”罗予珂立刻追问,周围的其他人也都转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朱豪煞有其事地点头说,“因为远游哥太坏了,平时比武,他总是藏着掖着,生怕别人知道他厉害似的,所以我猜测,别以为他看起来疲惫,实际上,是装的!”

    “哦?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闻言,众人立刻振奋起精神,满怀期待地看向了擂台上的比武。

    穆川自然是不知道,他已经被朱豪给卖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正陷入了一番苦战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了超凡领悟,他在武院中学到的各种《大狗拳》《狸猫爪》《鞭腿》等等都几近出神入化,但在连番作战之下,身体的疲惫和真气的不足,是硬伤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武功的威力发挥不足五成。

    一百回合后,满头大汗的穆川才抓住聂靖剑式的破绽,一式“狸猫吃梨”将其握在手中的剑柄夺了过来,获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“我宣布,穆远游捍卫第三名,成功!”

    这场比试确实很精彩,裁判的声音,也不由带上了振奋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远游哥哥胜了!”罗予珂跳起脚欢呼!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们别忘了,下一战又轮到原先第三名的岑杰,他要是再挑战远游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欢呼的声音这才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是,岑杰虽然也疲惫,但肯定比穆川好上很多,他要是再挑战,穆川说不定,还真的得将唾手可得的第三名让出。

    “我选择挑战,聂靖。”

    岑杰走了出来,不过出人意料,他却挑战的是聂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挑战我?”诧异之下,穆川忍不住发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。”岑杰摇了摇头,叹道,“换成是我,绝对无法在连战了这么多场的情况下,还守住第三的位子,而且,既然已经败在了你的手中,我这时就算胜了,也不光彩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说得场中一阵喝彩。

    确实,按照规则,岑杰是可以再挑战穆川,但是,作为武人,也是有着自己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好好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释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完全没他什么事,便一边休息,一边观看岑杰和聂靖的战斗。

    最后是岑杰胜出。

    不过他俩争的是第四名和第五名,谁胜谁负倒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接下来轮到万流云了。

    他如果能挑战周玉真成功,就能获得此次小比头名的奖励,一门二流上乘内功。

    内功是武者的根本,修炼越强的内功,未来成就越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所以在场的众武生,就没有不对这头名的奖励眼馋的。

    包括穆川。

    但他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

    人的习性,总是会把所有的目光投注到第一名,而忽视所有其余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穆川是夺得第二还是第三,都无所谓,反正是其余的人,但他若真夺得了第一,太出风头,就会极大增加他暴露身份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周师妹,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,武院既然举办这场小比,就是希望我们能通过更多的战斗,磨炼自身,所以,我还是向你发出挑战,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万流云走上前,一番话说得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擂台下不少人都为之喝彩。

    “万师兄请。”

    周玉真的声音很清脆,她点点头,持着长枪和盾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枪是银杆白缨的长枪。

    盾是蒙皮漆花的铁盾。

    这两者,都是战场的杀器,可现在握着它们的,却是一个个子小小的少女。

    不过,没有人敢小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