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流云的剑法用的挺高明。

    毕竟其祖上是官宦世家,也曾显赫过。

    但结果却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周玉真的铁盾挥舞得密不透风,万流云根本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而周玉真的枪法也异常凌厉,每每给万流云以极大威胁。

    持两把武器,一攻一防,确实非常的不错,尤其适合战场上的发挥,但也有一个问题,就是对体力的消耗大。

    若万流云能撑下去,待到周玉真体力消耗完,他或许能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三十招后,他还是被周玉真捕捉到机会,一枪拍中脊背,被裁判宣布,挑战失败。

    “周师妹,你的枪法又大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万流云毫不着恼的样子,洒脱一笑。

    “万师兄过奖了。”周玉真礼节地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走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如此,这场小比,算是正式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最后,就到了颁发奖励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演武场的一个高台上。

    周玉真独自一人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周玉真,这次中舍区新生的小比,你摘得桂冠,武院有你这样的栋梁之才,我很欣慰,而作为此次小比的奖励,我授于你进入武院藏书阁三层,任选一门内功进行修炼的权益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青衣老者,正含笑望着周玉真,他正是此次负责中舍区新生小比的武院领导,刘志儒。

    “玉真谢过刘老厚爱。”

    周玉真行了一礼,缓缓下了礼台。

    “万流云,穆远游。”

    旁边,刘志儒的助手手捧一副名单,在宣读着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,万流云和穆远游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也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刘志儒看着两人,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“我们中舍区,人才云集,你们两个能在众多英才中,勇夺第二、第三,非常的不错,尤其是你,穆远游,连番大战,这份耐力和坚忍正是我辈武人最难得的品质,希望你能保持。我现在授予你们,进入武院藏书阁第三层,任选一门内功之外的武学进行修炼的权益。”

    “谢刘老。”

    两人也急忙行礼致谢。

    第四到第十名,刘志儒都亲自进行了讲话。

    不过之后他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从十一名开始,接下来的颁奖,交给了诸位院首。

    等到颁奖结束,武生之间立马热闹了起来,并没有急着散场。

    “恭喜啊,远游!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勇夺第三名!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的表现,实在神勇!”

    “佩服,佩服!”

    荣誉这东西虽然是好事,但也有麻烦。

    此时穆川的周围,就围了不少人,全是向他道贺的。

    穆川微笑着,面对众人的恭喜之词一一地谦虚称谢。

    “远游,恭喜恭喜啊!”

    不过,当看到一个人用胖胖的身躯硬挤进这个圈子,向他满脸笑容地祝贺时,穆川所有胜利之后的喜悦和兴致都没了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皮辰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解决碧玉兰的问题,他要这第三名有何用?

    “诸位抱歉,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谁都没管,拉起皮辰,冲出这个圈子,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皮辰不解地说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此时已经来到了一个小酒肆中。

    “小皮,你的碧玉兰培育成功了么?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远游你不是知道么,跟之前一样,完全没有冒出第八叶的迹象。”皮辰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像就剩几天时间了,你不急?”穆川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开了。”皮辰苦笑一声,“老师既然布置了这个考核,自然有她的用意。就如柳师姐所说,如果天赋不够,学不了老师的琴,继续下去也没意义,那又何必勉强呢?所以,顺其自然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却不太甘心,唉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穆川点的几个菜陆续上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壶酒。

    “咦?远游,你不是平时滴酒不沾么?”皮辰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陪我喝两盅。”

    穆川,将两人面前的酒杯都满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碰了几次,几口酒下肚,穆川却又忍不住长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说远游,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么,憋在心里不难受?”皮辰却也忍不住了,直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皮,你平时不是跟小玉关系很好么,能不能去求求她,让她劝劝姬老师,给我们两个再宽限一段时间。”穆川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上次我就找过她了,但是她说肯定不行。姬老师的性子,你也知道,绝对是讲一是二,讲二是二,而且,她对于琴道,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固执,几近神圣,凡是她布置的考核,眼里都容不下半点沙子。所以,我们只有最后这三天的时间来进行尝试,没有宽限可能,一旦失败,肯定就会跟之前的那些师兄师姐一样,失去在老师门下学习的机会。”皮辰苦恼地摇着头。

    姬幽若对学生们的考核,五花八门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比如,用琴声来养鸟,使得群鸟能闻琴齐飞。

    受到这一考核的学生,苦练几个月,还是没能做到,失败。

    还有一次比较有意思,是让两位学生在一个月的时间内,进行辟谷。

    由于无法理解辟谷和学琴有什么关系,这两位学生偷偷吃了些东西,结果考核失败。

    之前的两年时间,姬幽若总共招收了四波学生,但由于她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考核,最终只有祁远和柳曼青两个人顺利通过,成为她的真正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些理解,那些前辈们的心情了,想学个琴太难,又要养鸟,又要辟谷,轮到我们,是成了养花。你说,姬老师这不是为难人么?”穆川烦闷地抱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潜入武院执行偷学琴艺的任务,早就有了面对各种困难的准备,但是没想到,他还是低估了任务的难度。

    前期的潜入任务还算顺利,他穆远游这号人物,如今在武院也混得是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可是,怎么就折在了一个养花上?

    “这个,姬老师不是说过么,琴道,是天地之道,是人伦之道,是生命之道,是自然之道……我说不完,总之,琴道,通百道。姬老师的这个考核,可能也是出于这个考虑。”皮辰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不说了,喝酒。”

    穆川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心中的烦闷苦愁与担忧,却如何也浇之不尽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