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一个个蛮族的尸体堆成了小山,到处是残肢断臂。

    大理士兵们,点着火把和蜡烛,打理着血战了好几日的战场。

    原先,那乞乌部中心,巫师所居的洞穴,一众武林人士和大理军将领正聚集在此。

    “报!我军发现一座洞窟,放满了象牙。”

    “报!发现好多堆满骨器的洞窟。”

    “报!发现大量金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传令兵,前来汇报。

    虽然在此次战事中,无论是武林还是大理军,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但丰厚的战利品,还是能冲淡悲伤的。

    很多人脸上,都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魔手蝎更是喜不自禁,黄琨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幕,都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报!发现一座暗河,蛮族可能有不少人,是从那暗河中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又有传令兵带来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暗河?”

    众人都把视线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连神思不属的黄琨也瞬间全神贯住。

    “可曾侦察到暗河的出口?”

    蒙荣立刻追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暗河很长,越往出口水势越汹涌,而且有多条支流,兄弟们分别去侦察了,但是还没有消息传回来。”传令兵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蛮族的巫师,定是从暗河逃走了,除恶务尽,我们应该多派士兵和高手,去追杀他们。”黄琨立刻说。

    之前的一番大战,乞乌部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就连那乞乌部的大酋长都被本悟大师击毙了,但是那乞乌部的巫师却不见踪影,没想到,竟然是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穷寇莫追,这连番的激战下来,大家都很疲惫,就连本悟大师,也受到了重伤,那暗河我们不熟悉,现在过去了这么久,贸然去追,不一定能追到,还有可能会中埋伏。”蒙荣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想现在大家,都没有体力去追了。”

    “乞乌部就算逃出了几个人,又能成什么大器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是别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。

    包括武林人和大理军,尽皆持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武林人现在是想瓜分战利品,若是分身去追,等瓜分完了,谁知道属于自己的那份还剩多少?

    大理军是纯粹不想追。从军事角度,这次剿灭乞乌部的作战任务已经完成,再追下去,并无多大意义。

    黄琨眼见众口一词,只好闷闷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各位,既然大局已定,不如我们先返回九赕去?也应举办一个庆功宴了,一应的财物,我会让军士们一一地搬回去,到时候,诸位应该能得到多少,绝对一丝一毫都不会少。”蒙荣看向武林众人,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众武林人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黄琨似乎没心思,穆湄是并不想走,但是,出于各自的原因,却都没有出声否决,而是顺着众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众人陆续地走出山洞的时候,穆湄回望了一眼,眼神中露出了丝异色。

    她很关心,秘密洞窟的情况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大理军队发现没有。

    但她若是留下来,反而会引起疑心,所以只能装作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回到九赕之后,这里的百姓喜气洋洋地进行了欢迎。

    铲除了乞乌部这一大祸患,从此之后,他们的生活,就会变得安稳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一部分人强忍着悲伤。

    因为随着大理军队的回归,也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被掳走的亲友,化为了一具具干涸的尸体,被随意地丢弃在山中,是永远无法与他们相见了。

    庆功宴上,蒙荣果然豪爽。

    答应分给武林人士们大量的财物,并且,还会传信给大理武林盟总部,汇报他们此行的情况,除了表示对阵亡武林人的哀悼和自己会进行补偿外,还会提议按照这次的战功,提高本次任务的功绩点。

    只要是活下来的武林人,基本上都会获得丰厚的回报。

    就像对于穆湄来说,获得了本次任务的固定功绩点和战功功绩点,她回去之后,就有足够的功绩兑换白帝坞《蹈浪诀》。

    这门专擅水战的功法,在特定的情形下,会大有帮助。

    比如这次,咯尔夸从暗河逃走。

    如果穆湄会《蹈浪诀》,甚至可以进行追击。

    因为藉着这门功法对水战的增益,她就算追击不利,也可以从容逃走,丝毫不虚。

    而那咯尔夸身上,别的不说,至少那找遍整个乞乌部都不见的所谓宝珠应该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因为现在还不会《蹈浪诀》,穆湄失去了一次可以直接获得那个宝珠的机会。

    大量的财物,也很有作用。

    她可以回去转交给兰姨,作为水月商行活动的资金,或者水月阁进行刺客活动的资金储备。

    想壮大门派,复仇朝廷,重建水月山庄,资金都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是,不论战利品究竟有多丰厚,都无法掩盖此役战死太多武林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夜晚,庆功宴结束的时候,穆湄,羽鸦,白蘑菇又聚集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黄琨今天的行为很可疑,魔手蝎倒好,顶多是在争取战利品的时候,很失风度,其它一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黄琨是很奇怪,好像这次胜利,他不是很开心,而且,在大家都身心俱疲的情况下,他还提议追击蛮族巫师,好像蛮族巫师身上,有什么他志在必追的东西似的。”

    讨论了一会儿,羽鸦忽然心中一动,说道:“小猫,我想起个事来,你不是说,蛮族巫师身上有一个宝珠,具备净化毒性的效果?你们说,会不会黄琨是想得到它?”

    “黄琨自己就是百草堂门主,应该具备不少驱毒的手段,他要那宝珠干什么?”穆湄疑道。

    “兴许是为了研究呢?作为百草堂的人,对那种天生如同奇药的珍宝很感兴趣,也是有可能的。”羽鸦想了想,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是不是想多了,贪吃猫会蛮语,才知道那个巫师身上有宝物的,可黄琨又不知道啊!”白蘑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又讨论了一会儿,穆湄忽然斩钉截铁地说:

    “不用猜了,暗害项大侠他们的人,一定是黄琨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羽鸦和白蘑菇齐齐看向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