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天,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穆川手捧着八叶碧玉兰,满面笑容地踱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远游,早啊,这是要交付八叶碧玉兰完成考核?”许明航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,没想到这两天还真被我培养出来了。”穆川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此花是购买的这一事实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他也用衣服将盆植包裹住了。

    马夫是知情者,但马夫只以为他来买了一朵花回去,究竟是什么花,可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提前恭喜你,真正拜入姬教授门下,学得惊世琴艺!”许明航笑着祝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等我回来,定要在明月楼摆上最好的一顿酒席,我们兄弟好好吃它个一顿!”穆川大笑着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那明月楼,是武院最好的几座酒楼之一,他之前也没去过。

    虽然价格高昂,但只要通过姬幽若的考核,如此喜事,完全值得去那明月楼好好庆祝一番。

    在山院,穆川找到了皮辰。

    皮辰提着一盆七叶碧玉兰,一脸苦涩,待见到穆川和穆川手里的八叶碧玉兰时,他立刻露出羡慕之色,喟然道:“远游,没想到在这最后的两天,你竟然成功了,我要是也有你这般的天赋该多好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老脸有些发红,干咳了一声,安慰道:“这个,运气,运气而已,或许小皮你的七叶碧玉兰再过几天也能成八叶,可惜姬老师给的时限太短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,走吧。”皮辰又长叹了一口气,无精打采地跟在穆川身后。

    在快要抵达幽林小筑的时候,皮辰忽然出声道:“远游,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直说就行,能帮我一定帮你。”穆川停下脚步,看向皮辰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要被姬老师淘汰了,你也知道,我学琴的心愿,是为了藉琴声,回忆我娘,所以,你学得姬老师的琴技之后,能不能请你,为我弹奏一曲,让我再见见我娘的样子……”皮辰低着头,悲伤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给你弹,因为我学这琴,也是为了我的娘亲,所以你的感受,我都懂。”穆川叹息了一声,用手拍着皮辰的肩膀,郑重地许诺。

    这大概也是他跟皮辰交好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有着这一点相似,两人又一直在一起学琴,所以彼此间的友谊增进得很快。

    就连上次去三圣乡,虽然有着别样的心思,但他并没有避讳皮辰。

    他相信,就算现在他告诉皮辰此花是买的,皮辰也肯定不会揭穿他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能渡过姬老师那关就可以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的时候,也将姬老师交给他的那株七叶碧玉兰的花盆跟八叶的互换了,包括土壤。

    不过说实话,他表面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,但实际上还是非常忐忑。

    两朵兰花毕竟不是同一株,肯定有所区别。

    这就要考验他的临机应变能力。

    万一姬幽若质问起来,他必须从容应付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心里越忐忑,就越要在表面装得镇定自若,这样,才有可能骗过姬幽若。

    当脚步再次踏上这片熟悉而美丽的紫竹林时,穆川和皮辰的心情都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就像回到了,他们当初,踏入此地进行入门考核的时候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恍惚间,竟已过半年之久了。

    在这半年的时光里,这竹林间的一草一木,总是在琴声中,做他们最忠实的听众,那每一次的舞动和摇曳,就像是来自知己的陪伴,让他们练琴的时光,不再孤独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今天,却不知道,以后还有没有在这幽幽竹林之中,再次奏响琴弦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穆川和皮辰来到了小筑前。

    似乎早已经知道他们今天会来,姬幽若、祁远、柳曼青正站在门外,小玉侍立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姬幽若一身青色深衣,乌发盘起,面容素雅端丽,娴静的站姿如一幽竹,正散发淡然而清高的气质,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

    穆川和皮辰连忙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姬幽若的美貌与独特气质,让他们两人在面对她时,一向比较拘谨,不敢亵渎。

    “碧玉兰培养好了么?”

    姬幽若看了看两人捧在手里的盆植,神色古井不波。

    祁远、柳曼青、小玉也都注视着两人的盆植,目光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让老师失望了,皮辰,培养……失败。”

    皮辰艰辛地吐出了这句话,低下头,面容落寞。

    “远游幸不辱命,将七叶碧玉兰培养成八叶,请老师过目。”

    穆川则上前几步,将手捧的碧玉兰递了过去,以高兴的语声说。

    姬幽若却并没有接。

    而是看了穆川一眼,平静地问道:“远游,你有没有想过,老师为什么让你培养兰花,而不是其它的花么?”

    “这,学生不知,请老师指点。”穆川的瞳孔缩了一下,声音出现波动。

    “兰,花之君子者也。你的天赋和才情,都是绝佳,只是,心思却太深,总遮遮掩掩,不够坦荡,这些,我都能够从你的琴声中听出来,所以,我才特意让你去培养兰花,希望你能做一个,真正的君子。”姬幽若轻轻说着。

    穆川却听得整个身躯都颤抖起来,面色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我教你的那些本事,根本无法将七叶的碧玉兰培养成八叶啊!”姬幽若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穆川手中的花盆掉到地上,砸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那美丽夺目的碧玉兰王,刹时间被土壤和碎瓦掩埋得一片黯淡。

    “不,不!老师你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!你是骗我的对不对,你一定是骗我的!”

    穆川发出绝望的嘶声。

    “养花,却不能懂花的精神,不管七叶八叶,又有何用?远游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姬幽若失望地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穆川的身躯剧烈摇晃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心口的深处,传来剧烈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痛苦是如此的剧烈,以至于快要将他的整个灵魂和肉体都撕碎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生中,从未经历过的巨大挫折与失败。

    两行眼泪,从他的眼角渗了出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