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,不是,柳师姐曾经教过我一段行气法,可以提升《春风化雨曲》的效果,所以这碧玉兰我才能培养成功!”

    在这绝望之中,穆川强忍痛苦,用乞求的目光看向柳曼青,像是即将溺亡之人,乞求唯一能救自己的那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教过你一段行气法。”

    柳曼青的话,刚刚让穆川浮起希望,却很快将他打入了更深的绝望,“可那种最粗浅的法门,只是聊胜于无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师姐,你!你不是说!只要天分够,就能将八叶碧玉兰培养成功么!”

    穆川死死地盯着柳曼青,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在考验你。不瞒你说,你买的这株八叶兰王,也是我提供给三圣乡的,不然你以为,会那么巧?”

    柳曼青平静地说着。

    可她的话语,却像是最无情的寒冬,直接将穆川打入了地狱!

    穆川整个人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么做!我有哪点对不起你,你要如此的害我!”

    穆川用颤抖的指头,愤怒地指向柳曼青。

    “害你?不,害你的是你自己。若你真是个诚实君子,这些考验形同虚设,可你偏偏愿意做小人,我有什么办法。”柳曼青漠然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人?哈哈,原来这就是我的好师姐对我的看法!”

    穆川惨笑一声,笑声中,带着无尽的自嘲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觉自己像一个可怜虫。

    被人戏弄,被人欺骗,却一头撞入陷阱不自知!

    这何其的愚蠢!

    不,还有最后的机会!

    穆川缓缓地转过头,看向姬幽若,双目中流下泪水,竟蓦然双膝一弯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错了,我不该试图蒙混过关,我只求你饶我这一次!我如今父母双亡,孑然一身,只有琴声是我唯一的慰藉。我发誓,只要你不将我逐出门下,你就是我永远的师父,我会孝敬你,敬重你,保护你,尽我所能,为你做一切事,只求你给我这一次机会!”

    这一声声,如泣如诉。

    姬幽若不由动容。

    她看着穆川,眼眸中出现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皮辰忽然也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远游虽然犯了点小错误,但他也情有可原!我们两个学琴,都是为了自己的父母,并无任何功利之心,只要老师你这次原谅了远游,我相信,他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穆川感激地看了皮辰一眼。

    只有这种危难的时刻,才能知道究竟谁是真对自己好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穆川又把目光投向了祁远,希望他能帮自己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其实……”祁远的眼神波动了一下,上前两步,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柳曼青突然出声打断了:“琴道不容亵渎,错了就是错了,如果犯了错就可以被原谅,那么谁都会随意犯错!”

    祁远的嘴唇蠕动了一下,竟就这么改了口,“确实,远游既然已经犯了错误,那么就应该承受自己犯下错误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穆川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无比失望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祁远竟然是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那柳曼青,却实在可恨!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穆川将最后希望的目光,投向了姬幽若。

    乞盼奇迹能够出现。

    可是,柳曼青也在这时候将眼神投向了姬幽若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目光在穆川和柳曼青的脸上来回扫视了几遍,姬幽若蓦然长叹一声,低下头,挥手道:“远游,你走吧,从此之后,你不再是我姬幽若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!!!”

    穆川发出绝望的哀嚎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觉天好像塌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忍受自己,像一个小丑一样,被人揭穿面目,沦为笑话。

    可他却绝不能接受,回去之后,要面对时日无多却依然会笑着安慰自己的娘亲。

    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失败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真的来临了。

    他终于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穆川双手撑住地面,整个身躯都在冰冷颤抖,仿佛失去了一切。

    他好像感觉到周围人怜悯的目光了。

    他咆哮一声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们的可怜!这所谓的考验,就是个狗屁,你们都是骗子,骗子!”

    咆哮声中,穆川转过身,疯狂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远游,远游!”

    皮辰想去追,可是穆川的速度太快了,还没追出紫竹林,他就已追丢了穆川的身影。

    穆川的身影冲过竹林,冲过小路,冲过浮桥,冲过大道,最终冲出了武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在无垠的旷野中,他漫无目的地奔跑。

    像一头幽灵般的孤狼。

    天忽然下起了雨。

    无数的雨水从阴沉的天空落下,形成一片黑暗的雨幕,落在身上的时候,却冷得像冰。

    是连人心都能够冻住的寒冰。

    有焦急的呼唤声在心底响起,可穆川却连听都没有听。

    他不敢面对自己的失败。

    所有的谋划,所有的布局,所有的心血,所有的付出,在他这可耻的失败之下,都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“穆川啊穆川,你就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!”

    穆川仰起头,发出大笑,一道一闪而过的雷电照亮了他惨白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输了。输给一个并不高明的花招,一个他本可以轻松堪破的伎俩,可笑他还自以为得意。

    几个月的顺风顺水,让他失去了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不过想着想着,他的心中又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“官宦子女,没一个好东西!柳曼青,你对我的欺骗和羞辱,我不会忘!”

    “姬幽若,我才认清你的自以为是和绝情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,祁远,原来也只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!”

    满腔的愤恨,让穆川忍不住在暴雨声中,捶胸发出咆哮。

    雨水顺着他大张的嘴巴渗入了喉咙。

    他吞咽着。

    用雨水来冲刷他内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又疯跑。

    像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希望这样能麻木他失意的心境。

    可是,雨终于会停的。

    当穆川不知道在这雨中迷茫了多久后,天忽然放晴了。

    一缕阳光,照破阴沉的乌云,给大地带来一线光明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着这一线光明。

    涣散的瞳孔重新坚定。

    心中,默默地在发出祷言。

    无论经历多大的失败,他都决不能倒下!

    因为,他是武林的子女,

    是浩劫之后,还活着的最后一批武林人。

    也是他们水月山庄穆家,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学琴的这扇门虽然关了,但是,他还可以去寻找其它的窗户。

    只要还有一丝可以治愈母亲的机会,他都要尝试,哪怕,艰险无比!

    (第三卷终)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