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走一步算一步吧,我想过,直接劫持姬幽若。(书^屋*小}说+网)但是成功率太低了,她是二流高手,而且琴功可怕,别说劫持了,我打不打得过她都是个问题……”穆川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“哥,那就先不想这些好了。你们武院不是放假了么,这段时间反正也没事,不如,咱们两个在成丨都府好好玩玩怎么样,我也只是小时候来过,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穆湄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穆川一口答应,虽然还有一个帮应红萱收集资金的任务还没做,但是,妹妹都来了,肯定还是先陪妹妹重要。

    “嗯,那哥哥你先好好打理一下,咱们便出去玩!”

    穆湄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两人都准备妥当了。

    穆川好好梳洗了一番,虽然面容还是憔悴,不过总比之前那副邋遢的样子强了很多。

    穆湄也洗澡换了身衣服,褪去之前那风尘仆仆的样,显得精神焕发。

    “哥,咱们先去干什么?”来到大街上,穆湄抖着手中的折扇,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,我记得你小时候,不是很喜欢吃,麻婆豆腐。我们就一家一家地去吃,看看哪家做得最好。”穆川看了妹妹一眼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哥哥懂我,不过,光麻婆豆腐还不够,我还要吃蒜泥白肉、夫妻肺片、樟茶仔鸭、椒麻鸡片、麻酱凤尾、宫保田鸡、清蒸江团、东坡肘子、水煮牛肉、钵钵鸡……”穆湄掰开手指头,一个一个地数着。

    “你啊,还真成贪吃猫了,点这么多你吃得下么……”穆川听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!不还有哥哥一起么,反正这三天咱俩都没怎么吃东西,今天我一定要坚决地战斗下去。”穆湄举起胳膊,像是要赶赴战场似的,一脸的壮烈之色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就开始了在成丨都府的吃东西之旅。

    从中午一直转到下午,一直在吃着各家馆子,不过,看见好玩的好看的,也会驻足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晚间,当两人不知跑了多少家食肆的时候,穆川的手上也多了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这段时间在武院勤奋炼力,拥有八百斤的力量,换成普通人估计还真拿不动。

    “哥,我吃饱了,咱们去看戏吧。”

    从最后一家食肆走出来,穆湄伸了个懒腰,一脸满足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要吃到明天……那边好像有唱戏的,走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好笑地摇了摇头,拉着妹妹,往一个似乎正在唱戏的地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十年寒窗苦在学,

    九载熬油受折磨,

    铁砚磨穿曾几个,

    盼只盼皇王开了科……”

    这地方,正搭着一个刷着红漆的精致戏台。

    有一小生,作书生打扮,此时正于台上唱词。

    戏台下面,一大堆人正挤在那里看戏。

    穆川拉着妹妹,挤到了一个视野较好的位置,也凑热闹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剧,在一个饰演烟花女子的小旦出场之后,开始变得有点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猛观见一佳人花容月貌,

    好一似天仙女降下凡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欲要去恐旁人笑咱轻佻,

    莫奈何纵纵缰心似火烧。”

    原来,此剧讲的是一书生,进京赶考,却迷恋上风尘女子,不仅散尽资财,还误了科举,最终被老鸨赶出,沦为乞丐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这个剧,讲得倒是挺真实。”穆川忽然颔首道。

    “嗯?哥哥你怎么这么说,难道你见过?”穆湄转过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前几天啊,我们武院不是举行了一场小比么,有一个人缺席,好像叫什么龚纬,据说是因为夜宿青楼没赶回来……然后直接被武院的高层给当场开除了,与这台上演的那书生有一拼……”穆川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个风尘女子也蛮可怜的啊,她刚才还在唱,‘一身误落烟花,受尽折磨。每日迎新送旧,实觉烦恼!’”

    两人边看边讨论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台上的剧又到了下一个阶段,穆川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不是说唱戏的,会变脸么,我怎么没见着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想看,我想看!”穆湄立刻跟着道。

    旁边有一老者瞅了两人一眼,出声道,“年轻人,孤陋寡闻就不要乱说话,这幕戏本身就没有变脸的环节,变什么脸?再说了,就算你想看,这个戏班子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?这个戏班子不会?”

    两人看向了这老者。

    “当然,变脸是一门绝活,我们成丨都府中也没有几个人会,你们两个要是想看的话,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两人指点一个去处。”老者说。

    “那麻烦老人家给指个路吧,我们两个想看。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走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指点了一下路途,只是,指点完路,他却叹了一口气,说,“我还得提醒你们两个一句,李师傅虽然会,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进行过变脸的表演了,你们两个不要强求。如果其它戏还演得不错,就多给点赏钱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既然会,干嘛不表演?”两人顿时一奇。

    老者却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压下这个疑惑,穆川和穆湄顺着老者的指点一路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终于,在成丨都府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,两人找到了目标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破落的小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里用木桩搭了一个戏台。

    隐约看到上面有几道人影正在表演。

    不过奇怪的是,台下的观众却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只有零星的几个人,搬着小板凳,坐在下面。

    穆川也找了个长的板凳,和妹妹一块坐下了,开始观看。

    “最爱西湖三月天,斜风细雨送游船。十世修来同船渡,百世修来共枕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剧,讲的是一个人妖相恋的故事,非常的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不过,越是惊世骇俗,倒也越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戏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院子外响起。

    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,大踏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,不许演!李松,别忘了,你这个月的钱还没交!”

    戏曲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台下的观众,一个个的立刻跑没了影。

    只剩穆川和穆湄还坐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