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情况这是?”

    穆川和穆湄对视了一眼,却没有急着干什么,而是先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“我前天不是交过了,你们怎么又来!”

    戏台上,传了一个饱含怒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刚才饰演法海的净角,穿着一身戏服,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后边,还跟着刚才饰演白素贞的旦角,一身戏妆,却更显得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角色,却已经各自躲了起来,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月,我们老大要庆祝自己的四十寿辰,所以,这个月的钱,要多加一倍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那个肩膀上刺着豹纹,肌肉虬结的男性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交完钱,距离现在还没几天,我这戏班子,还没挣够,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饰演法海的,应该就是那个李松,李师傅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虽然怒,却还是忍气吞声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交?你这戏班子既然挣不到钱,那我就好心,帮你拆了它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为首的恶汉嘲弄地一笑,说着,就似乎要奔向那戏台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没说不交!只是,你得给我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松声音一颤,却是立刻服了软。那戏台似乎对他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呵呵,给你一段时间?就你这破戏班子,就算给你一段时间,你又能挣几个钱?不过呢,我们老大发话了,”为首的恶汉转而看向那饰演白素贞的女子,发出淫秽的笑声,“他四十寿辰,正缺一美人服侍。恰好你女儿就不错,这样好了,你把你女儿献出来,从此以后啊,咱们就是一家人,你再也不用交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你们给我滚,就凭你们这些畜生,也敢打我女儿的主意!”

    李松终于忍无可忍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李松,敬酒不吃吃罚酒,今天我告诉你,你就算不献,也得献!兄弟们,给我动手!”

    为首的恶汉狞笑一声,挥动了一下手臂。

    顿时,四个大汉就从他身后冲了出来,向着那女子扑去!

    眼见这幕情景,穆湄立刻大怒,正准备要动手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那李松陡然发出一声叱喝: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然后只听“嗡”的一声轻响,仿佛是干柴燃烧了,从那李松的嘴里骤然喷出一道硕大的火焰,袭向了那四个大汉!

    “啊!妖怪,妖怪!”

    被这股口吐的火焰袭击,四个大汉惊骇之下,连滚带爬,慌不择路地跑了。

    就连那为首的恶汉,也恐惧得一哆嗦,像丧家之犬一样夹着尾巴逃了。

    穆川霍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正往嘴中收回火焰的李松,目光中,浮现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民间,竟也有此绝学!

    须知道,想口吐火焰,首先必须是二流修为,还得修炼一门上乘的火属性内功才可以,没想到,这个李松居然也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民间,还真是藏龙卧虎啊!

    “李师傅好高的修为!晚辈佩服!”

    穆川走上前,拱手见礼。

    穆湄也跟了过来,好奇地打量着那李松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位是?”

    李松有些意外,刚才情势紧急,他还真没注意到有两个人竟然没走。

    “在下穆远游,目前是上院的学生,见过李师傅,这位,是我的好友……”穆川看向了妹妹。

    “我姓梅,叫梅沐,见过李师傅。”穆湄也报上了自己的假名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是来看戏的么?”李松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李师傅有一门绝活,叫作变脸,所以我们两个才特意赶来观看,不过没想到,变脸还没见着,倒是先见李师傅施展了一绝技,实在令我大开眼界。”穆川佩服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变脸?我不会!”

    李松却一小子变得很暴躁似的,挥手道,“如果两位想看变脸,还是另寻高明吧,李某人并不会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李松的这个态度,让两人一愕。

    穆川却哪里肯罢休。

    他自己倒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妹妹是好不容易才来这成丨都府一趟,她既然想看变脸,穆川自然不能让妹妹失望。

    “李师傅,这样你看如何。”穆川心中一动,说道,“我们两个专程而来,不想白跑一趟,如果李师傅能给我们表演一次变脸,那么,这个月你还要交多少钱,我就全数帮你缴纳了如何?”

    穆川的主意,其实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不仅能达成妹妹的愿望,而且,还能帮助李松的戏班子解决困境,算是一箭双雕。

    可是令穆川意外的是,李松竟然没有丝毫迟疑地否决了:“我说了,我不会变脸,你就算给我再多的银子,我还是不会,两位,请回吧!”

    说着,那李松就踏着倔强的步伐,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留下穆川和穆湄两个人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,家父心情有些不好,才有些失礼,请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那个饰演白素贞的女子,走了过来,用她好听的嗓音盈盈说着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是李师傅的女儿?请问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穆川问。

    “我叫竹芸,自幼随家父学习唱戏,现在我们戏班子,每天都会唱《白蛇传》的段,如果两位公子有兴趣,不妨明晚再过来看。”那姑娘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明晚再来。”

    穆湄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竹芸姑娘,立刻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对了,竹芸姑娘,请问你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刚想开口再问些什么,穆湄却猛地拉了一下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竹芸妹妹,今日天色已晚,我们两个就先回去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说着,穆湄就拖着哥哥走出了这院子。

    “湄儿,你干嘛不让我问?我还没问清楚呢?”穆川不解地道。

    “再问又有什么用?那个李师傅摆明了就是不配合。”穆湄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穆川点了点头,说道,“这事却也奇怪,那李松的戏班子都快维持不下去了,却就是不肯表演变脸。难道,他是由于某种原因,再也无法施展这门绝活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那样,就可惜了,明天再来看看情况吧,我感觉那些流氓还会再过来,就算真的看不成戏,也可以帮李师傅和竹芸妹妹一把么。”穆湄表示道。

    这样,两个人就先回了客栈。

    玩了一天,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