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。

    穆川又带着妹妹继续游览成丨都府。

    此地毕竟是剑南首府,名迹颇多,两人一合计,便在上下午时分,分别去文殊院和青羊宫上了香火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两地,在浩劫发生之前,也是剑南道能数得上名字的二流武林势力。

    那青羊宫的掌教和文殊院的首座,也都是身怀绝技的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兄妹两人没法去拜会,只能用一番香火,默默地表示了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信仰的原因,这两座佛庙和道观没有被朝廷所灭,但是,因为朝廷派驻了官员进行严密的监视,僧人和道士们的日子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时分,两人又是一番胡吃海喝,然后准备去李松的戏班子再行看戏。

    路上,穆川跟妹妹小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话说,昨天看到那李师傅,竟然口吐火焰,还真是吓我一大跳。不知道他施展的是什么绝学?”

    “我也奇怪,可昨天我特意观察了那李师傅,感觉他不像是二流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民间多奇人,小时候听的故事你忘了,少年人因为一时好心,给予了落魄老人接济,却得传绝世武功,从而纵横江湖,所以,那李师傅没准就是这样看似平平无奇,实则大隐于市的奇人。”

    “哥,老实说,你是不是在琢磨着什么坏主意?”

    “被你看出来了。确实,我对那李师傅的火焰气功很感兴趣,不说别的,就是自己用来取火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比如我在野外的时候,想吃烧烤,如果自己能取火,就方便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吃!不过,说定了,那李师傅的火焰气功既然这么厉害,我们不如试着讨教讨教,就算他不愿意传,只要能给我们讲讲这门气功的一些皮毛,也算不虚此行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两人再次来到了那李松的院子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两人的心情是更加的好奇和期待。

    不过,李松父女的心情可就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日,他们依旧按照原计划,登台表演《白蛇传》,但是,没有观众。

    昨天那零星的几个观众,受那一吓,今天竟然都没有来。

    当穆川兄妹来到戏台下的时候,看到的是这样一幕景象。

    台上,李松的戏班子,个个作了精心的梳妆,穿一身华美戏服,正在唱“水漫金山”的段子,将白素贞的痴情勇敢,法海的恶厉欺人,表现得淋漓尽致,但是,台下的几排板凳,却空荡荡的,没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是何等凄凉?

    再精心、再动人的表演,无人观赏,又有何用?

    当穆川和穆湄在板凳上坐下的时候,台上的伶人们,当目光扫过他们的时候,已带上了感激。

    就算只有两个人,也至少代表着,他们已有观众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的表演便更加用心了。

    法海:

    “人世间哪容得害人孽障,

    这也是菩提心保卫善良。”

    白素贞:

    “白素贞救贫病千百以上,

    江南人都歌颂白氏娘娘。

    也不知谁是那害人孽障,

    害得我夫妻们两下分张!”

    法海:

    “岂不知老僧有青龙禅杖,

    怎能让妖魔女妄逞刁强?”

    白素贞:

    “老禅师纵有那青龙禅杖,

    怎敌得宇宙间情理昭彰?”

    “好!好一个‘怎敌得宇宙间情理昭彰!’说得太妙了!”

    穆川和穆湄看得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这个段子本身就经典,加上李松和李竹芸父女又演技高超,这便带来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戏剧享受,两兄妹看得聚精会神,沉浸在剧中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院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还伴随着一声叱喝:

    “李松,你好大胆!”

    戏台上的演出不得不再次终止。

    依然如昨日那般,只有李松和李竹芸父女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两个的脚步声,却沉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一次,那些恶汉竟然足足来了二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人,一张肥胖如黑猪一般的脸,将眼睛挤成了一条缝,张嘴的时候,却又露出一口参差的爆牙,显得丑陋无比。

    而当他的目光扫到李竹芸身上时,那股子淫邪的样子直让人感觉反胃。

    “刘老大,你带这么多人来,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松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还能是干什么!昨天,我派四个兄弟来收租,你竟然敢不交,还敢玩火吓我几个兄弟,可真是好大胆!今天,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你当真以为你李松是个人物,区区的一个戏子,也敢嚣张!”

    刘老大用手指着李松,狂笑着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的那些恶汉,纷纷提着木桶,向李松包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木桶里,盛的是水?”

    注意到那些恶汉手中的木桶,都盛着水,穆川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色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些人,以为靠着水桶,就能对付李松的火焰气功?

    这有些开玩笑了吧!

    不过没想到的是,李松看到这些水桶,目光中却浮现一丝慌乱之色。

    “等等,刘老大,你的钱我一定交,昨天是我的不对,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动干戈?我只是一个唱戏的,哪敢跟兄弟们过不去。”李松低声下气地求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想交,我告诉你,晚了!”

    刘老大一挥手,狰狞一笑,“兄弟们,给我烧了他这戏台,我看看他以后在哪演,不过注意,不要伤了李小娘子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眼见那些恶汉冲向了戏台,李松顿时又急了,口一张,一口剧烈的火焰便喷薄而出,袭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恶汉们这次已经有了防备。

    纷纷拎着水桶,朝着那火焰泼了过去!

    穆川的眼睛瞪得鸡蛋般大。

    只因,李松口吐的那火焰……竟……竟然灭了!

    “不是吧!这门火焰气功,这么弱?”

    穆川完全转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还等待李松大展高人的神威,将这批流氓全部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他这门火焰气功的绝学刚刚施展出来,竟然就被破了!

    而且他自己,还淋成了一身落汤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李松已经施展外家拳法,跟恶汉们战成了一团,穆川却张大了嘴,没想起上前帮忙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