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红萱那么一说,穆川倒是来了点兴趣。

    本身,这龚纬不管夜宿青楼也好,被逐出武院也罢,都是跟他毫无交集的一个人,他顶多感慨一句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,前几天看戏,看到了那一出《刺目劝学》,这龚纬倒是跟那主人公蛮相似的,一个是进京赶考,一个是武院求学,一个没去赴试,一个没去比武,一个沦为乞丐,一个也相差不远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戏剧人物的翻版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前天没看那出戏,又或者红萱姑娘你没提醒我,大概我都会错过此事,如此说来,这大概就是命运的指引,我得去看看那人。”

    穆川摸了摸下巴,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戏?什么戏?”应红萱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《刺目劝学》。”

    “那出戏啊,我明白公子的打算了。”应红萱露出恍然之色,不过又欲言又止,“只不过你得做好准备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雯儿,你进来。”应红萱却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把丫环雯儿叫了过来,让她领穆川去看龚纬。

    当穆川走进龚纬所在的房间时,看到的是这样一幕景象。

    一个面色苍白,酒色过度,形容虽枯槁却依旧能看出往日俊美脸庞的年轻人,正躺在床上,将头枕在一个姑娘的怀里,那姑娘的姿色虽只中上,却有一双富有冲击力的大胸。

    此刻,这龚纬正迷醉地躺在那对大胸上,嘴唇翕动,流出口水舔舐着,一副猪哥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看到穆川进来,那大胸女立刻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盖因这青楼里的规矩,是很忌讳擅闯别人房间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里面的人交配达到浓烈的程度之时,一旦受此惊吓,可能会造成不举。

    当这大胸女正想跟穆川重申一遍这个规矩时,她却又看到了跟着走进来的雯儿。

    这下子,她将要出口的话硬生生憋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身在这秀枝坊,她可是清楚地知道,得罪谁,都不能得罪那位主。

    “我是龚纬的师兄,姑娘,麻烦你先出去一想,我有话想跟龚纬说。”穆川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请便。”

    大胸女想离开,那龚纬却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别走!不许走!公子我,有……有的是钱!”龚纬紧紧抱着那大胸女不放手,狂叫着。

    他虽然纵欲过度,但到底是上院的武生,有着力气的底子。

    所以大胸女硬是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穆川眉毛一皱,大踏步走过去,伸出手去,直接将拎小鸡一样,将这龚纬拎起来,重重往地上一砸。

    “啊!”龚纬发出一声痛叫。

    大胸女却如释重负,趁着这机会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雯儿也出去了,还顺带把门给带好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中,还剩下穆川和龚纬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龚纬躺在地上,愤怒地看着穆川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穆川走到他跟前,低头看着他,嘴角挂着嘲弄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不就是来取笑我的么!我告诉你,你给我滚,我龚纬就算被逐出了武院,也用不着任何人的可怜!”龚纬状若疯狂地嘶叫着,想起身,却由于太虚弱,刚刚挺起了半个腰,就又重重摔回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,一个上院的武生,也算是英杰之才,可被我这么一摔,半天都起不来身,你不觉得羞愧么?”穆川嘲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你什么都不懂!要不是……要不是……我龚纬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!你滚那,你给我滚!”龚纬痛苦万端的样子,双目之中,眼泪竟如泉水一般涌出。

    这却给穆川弄得一怔。

    他原先是以为,这龚纬是单纯因为沉迷女色,才堕落至如今这个地步,现在看来,这其中好像还有隐情?

    “要不是什么?你把话说清楚么。”

    穆川蹲下身,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!滚!你休想羞辱我!”

    龚纬愤怒地举起手,想去扇穆川的巴掌。

    可穆川却只伸出两根手指,就将他的整个手掌给夹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龚纬,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,就是好奇,你今天要是不说,我就将你拎出青楼,然后打听到你家在那,直接将你给送回去,我倒要看看,你父母看见你如今这副模样,有何感想。”穆川沉下脸,冷冷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父母”两个字,却似乎正中龚纬的软肋,他一下子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,虚脱地躺着,只眼神中露出祈求之色:“算我求你,别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不告诉,但你倒是说说,你究竟遭遇了什么?”穆川看着龚纬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恶魔,一个浑身长着肥肉的恶魔……”龚纬面露无比的憎恨之色,痛苦地回忆道,“我家是小富之家,我苦练多年武功,终于不负父母所望,进入了上院,并且因为资质不错,我被选入中舍。那时,我意气风发,幻想着,出人头地,光宗耀祖。

    没想到,却遇到了那个恶魔……

    我生来长相俊美,在家乡的时候,就被贯之以‘金童’的称谓,来到武院之后,很多女生都对我抱有好感,可我只喜欢雪君师姐,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将雪君师姐从万师兄手里抢过来。

    可一切都毁了!

    我的俊美,竟然遭到了那个恶魔的觊觎。

    我受到了我生平从未曾想象过的折辱!

    那种痛苦,让我回想起来,几度就想这么死去!

    我想遗忘它,所以我来到青楼,醉生梦死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已经永远站不起来了!”

    龚纬的眼泪越流越多,用牙齿死命咬着嘴唇,咬出了猩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龚纬竟然还有过这种可怕的遭遇。

    一个本来有着无限前途的青年俊杰,竟然就这么毁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恶魔,究竟是谁?你有没有想过上报武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上报武院?”龚纬的嘴角露出无比讥讽的惨笑,“如果上报武院有用,什么四大公子,早就成了笑话!否则,我就算拼着丢尽所有脸面,也定要拉着那恶魔一起去死,去死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