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已经不用再问了。

    四大公子。

    浑身长着肥肉。

    那无疑说的就是,四大恶霸公子中的肉公子——熊涛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也不能就这么自暴自弃啊?”穆川惋惜地一叹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该怎么办!论势力,熊家在成丨都府根深蒂固,我一个平民如何斗得过他?论武功,那恶魔是上舍生,修炼的武功和获得的资源强过我十倍,我拿什么去报仇!”龚纬显得绝望而无助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还是想报仇的?”穆川定定地看着龚纬。

    “当然想,做梦都想!就算舍弃我的一切,只要能报仇,我也愿意!”龚纬激动地大叫一声,可旋即又把头扭到一旁,用脸颊去接触冰冷的地面,发出无力的呼吸,“可是,我真的看不到一点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你只要苦练武功,那熊涛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,那时,就是你报仇的机会!”穆川继续鼓励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已经练不了了……”龚纬嘴唇蠕动,发出消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练不了?什么意思?”穆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在青楼的生活,已经让我离不开肉体的享受……换句话说,我现在,只是一个,废物……”犹豫半晌,龚纬还是长叹一声,闭上了眼睛,羞惭无地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穆川紧紧抿着嘴唇,一时间,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等于说,这龚纬现在是完全失去了意志力。

    属于心里想报仇,却又完全无法付诸行动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就算想帮他一把,也无从帮起啊。

    练武之道,终究是要靠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还有多少银子?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大概还能在这里待几天。”龚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被老鸨赶出门的话,会去做什么?”穆川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龚纬一副难以起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后,穆川站起了身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还会再来的,这段时间,我会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,如果你能自己振作起来那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叫什么名字?不管有没有用,我都感谢你!”龚纬望着穆川的背影,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姓穆。”

    出去之后,穆川又回到了应红萱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啧啧,没想到那龚纬,还有着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。”应红萱舔了舔嘴唇,兴致勃勃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川的浑身立刻冒起恶寒。

    想起这应红萱的恶趣味,他赶紧干咳一声,转移了话题:“红萱姑娘,我想救救这龚纬,你有什么法子没有?”

    “黑隙公子想救他?一个废人而已,请问你救他干什么?”应红萱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命运的指引吧,虽然龚纬堕落了,但他也只是一个受害者,我能帮的话,就帮他一把,不管有没有用,也是聊表我的心意。”穆川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公子的侠义之心倒是浓厚,但恕奴家直言,一个沉迷肉欲之中的废人,你再怎么帮,也是没用的!”应红萱却一点也不看好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应红萱说得也没错,龚纬的这一情况,确实比较棘手。

    “红萱姑娘,你说,我如果教龚纬修佛,有没有可能帮助他,克制自己的欲望?”穆川想了一个主意,说道。

    “黑隙公子,你没看玩笑吧?修佛?如果那龚纬能修得进去,他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,再说了,他身负大仇,能放下来去修佛吗?”应红萱翻了个白眼,说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无奈地点了点头,在房间中踱起了步。

    应红萱却看得有些不耐,说道:“黑隙公子,你若是没办法,就先回去吧,别忘了,你还要做我们魔门的任务呢。”

    “魔门!对啊,红萱姑娘,你们魔门有没有什么武功,能帮助龚纬克制自身的欲望,报得大仇?”

    穆川却似是被应红萱的话提醒了,猛一拍大腿,说着。

    “克制自身欲望,报得大仇?你这么一问,我倒是想起一个传说来……”应红萱沉吟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传说?”

    “传说在数百年前,有一镖局,主家姓林,却因武功受人觊觎,被灭了满门,仅剩一男丁还活在世上。

    话说这位林姓前辈,却是一位有大毅力,大果敢之人,为报血海深仇,他竟毅然挥刀自宫,练就无上《辟邪剑法》,最终,戮尽仇敌,纵横江湖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《辟邪剑法》的负作用,他自此,却也成了一个断情绝欲之人。”

    应红萱说着说着,脸上浮现一丝古怪。

    “江湖的传说,真令人神往,这位林前辈,为报大仇,不惜自宫,可当真是我辈楷模!若我能早生数百年,当举酒杯,与其共饮一大白,不醉不休!”

    穆川却露出神往之色,击节赞叹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欣喜地说:“而且,这《辟邪剑法》虽会让人断情绝欲,可对龚纬来说,它非但不是负作用,反而是一剂良药啊!红萱姑娘,请问你可有此,《辟邪剑法》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别说我了,恐怕这世上任何一个人,都不会《辟邪剑法》。因为,随着那林前辈的退隐江湖,这《辟邪剑法》,已经失传!”应红萱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?那就太可惜了。”穆川也表示非常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不过,《辟邪剑法》虽然失传了,但是,我们揽月宗倒是有一门武功,叫作《残月阴缺功》,有类似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《残月阴缺功》?红萱姑娘,请你详细说说!”穆川立刻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揽月宗,历代都只收女子门人,但也有一桩例外。”

    应红萱缓缓说,

    “那是很多年以前了,我们揽月宗第十六代中,有一位杰出的弟子,叫周婉灵,她在下山历练的过程中,竟然与正道弟子康敬云相恋,私相结为夫妻。

    须知道,我们揽月宗的弟子,是不允许嫁人的,祖师震怒之下,将周师姐拘回了宗门,并将其幽禁,终生不得迈出宗门一步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